◈ 第四章 可能會有點疼

第五章 掌摑傅國權

夏星榆回到房間,便關上門找醫藥箱。

這裡是夏星榆在盛世集團的備用房間,房間雖然是酒店式的,日需用品備得卻很齊全。

「去二十四樓的人是你吧?」

夏星榆一邊翻箱倒櫃,漫不經心的問了這麼一句

「……」

沈沛安臉色一黑,已然來到了夏星榆的身邊,伸手扼住了她的喉嚨。

夏星榆手裡剛拿到醫藥箱,好心的想為沈沛安處理一下傷口。

沒想到,自己反而被鉗制住了。

沈沛安血流不止,黑色的西裝已經遮掩不了他的傷勢。

夏星榆看他戒備的樣子,舉了舉自己手中的藥箱:「我沒想傷害你,我只是想幫你上藥,如果我要對你不利,會選擇在外面人多的時候,而不是,現在……」

「我倆之間的差距,即使你受傷,我也奈何不了你!」

看着她真摯的眼神,沈沛安微微有些動容,緩緩鬆開了手,但是神情依然緊繃。

因為受傷的關係,他身子有些發軟,如今的情形,不是他強撐就能瞞過去的。

「咔嚓!」

是門把手轉動的聲音。

夏星榆急忙將醫藥箱扔在一角,轉身直接將沈沛安撲倒在了床上。

男人的頭有些發暈,他面色紅潤,像是有些發燒。

「夏……」

沈沛安剛發出聲,唇就被堵上了。

夏星榆一路吻到沈沛安的耳邊,輕聲說了句:「想活命的話,抱我」。

沈沛安有些僵住,怔愣片刻後,他滾燙的大手覆上了女人纖細的背。

傅國權原本是打算為夏影出氣的,沒想到剛打開門,就看到這幅火辣的場面。

他的臉色瞬間黑了下來,正要退出去,只見夏影已經衝過來了。

看到夏星榆和沈沛安滾在一起的場面,夏影不禁驚呼出聲。

「我的天哪!」

夏星榆聞聲停住動作,沈沛安卻不滿意地在夏星榆嬌唇上輕吻了兩下。

「滾出去!」

這話是沈沛安說的,他聲音低啞,一副動情的模樣。

夏星榆也望了過去,她眼神凌厲盯着二人,明顯是不爽別人打攪她和沈沛安的「好事」。

夏影臉色僵了僵,當著傅國權的面,她裝的特別柔弱。很識相的拉着傅國權走開,並且為他們關上了門。

兩人一走,夏星榆下了床將門反鎖,路過洗手間的時候,順便打了一盆水。

她半跪在床上,輕輕脫下沈沛安的西裝,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大攤血跡。白色襯衫,成了血衣。

槍傷在小腹的位置,子彈打的不深,夏星榆有把握把它取出來。

只是,這性感的六塊腹肌和人魚線,讓她有些口乾舌燥。

「等下可能會有點疼。」

「恩。」

沈沛安木訥的看着夏星榆,感覺一切都像是在做夢。

傷口處理好的時候,他已經疼的沒有知覺了,

這整個過程,夏星榆都沒有聽到他發出一丁點的聲音。

「沈沛安?」

夏星榆試探性的喊了一聲,伸手去觸他的鼻息,她生怕沈沛安就這麼瞪着眼睛死了。

可男人緩緩伸出手來,緊緊握住了夏星榆的手,又只應了一聲。

「恩。」

突如其來的觸碰,讓夏星榆心裏酥**麻的,但是低頭瞧見男人腹部的傷,她便只覺得難受起來。

「沈沛安,你很疼吧!」

她看着觸目驚心的傷口,想到那日夏影在自己臉上劃得那十刀,感同身受的身子一僵。

「不疼!」

沈沛安說著,睫毛顫了兩下,他額角的冷汗還在,破皮割肉,又怎麼會不疼?

「疼就說,又不丟人。」

夏星榆的語氣溫和,讓人聽上去舒服的很,沈沛安看着她,又朝門口的方向望了一眼。

像是終於放心了,他閉上眼睛,沒有再說話。。

「喂!沈沛安?」

夏星榆的手被他死死攥着,怎麼也抽不出來,連續喊了幾聲,他都沒有回應。

又過了會兒,竟然傳來一陣陣均勻的呼吸聲。

還好,是睡著了。

唉……

夏星榆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看着這一屋子的狼藉,也沒法收拾。

她躺下來,對上沈沛安英俊的臉,不由得看的痴了。

這個男人,傷成這樣還能保持如此的警惕,也實在是厲害。

念及他的真實身份,夏星榆有了打算,只要能讓沈沛安幫她,想必教訓夏影和傅國權,定會事半功倍。

思緒萬千,夏星榆的腦袋痛得很,今天她重生了,一整天都像是打仗似得,累得要命。

不過才躺了幾分鐘,她便有了睡意。

再醒來的時候,沈沛安正盯着她看,四目相對,夏星榆心臟猛然漏了一拍。

「你什麼時候醒的?」

夏星榆有些不自在,可目光卻移不開。

沈沛安喉結上下滾動了一番,吐出兩個字來。

「剛剛!」

夏星榆輕輕應了聲,準備去看他的傷勢,卻發現自己的手還被沈沛安攥着。

「呃……那個……」

她看看自己的手,意有所指。

「哦。」

沈沛安的手指隨即鬆開,可夏星榆的手被他攥了一晚上,早就麻了。

那種酥**癢的感覺,難受的很。

休息了好一會兒,她才幫沈沛安換了葯。

今日不同昨天那般情況情急,如今夏星榆再看沈沛安的身體,她只覺得面紅耳赤,就連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

似乎是察覺到了夏星榆的尷尬,沈沛安試圖坐起來自己上藥。

可他往後一退,褲子倒是直接掉到了腿根。

夏星榆驚得倒抽了一口冷氣,急忙把頭偏到一旁。

卻剛好對上了沈沛安攝人魂魄的眼睛。

「我……先去洗漱!」

夏星榆逃也似的從床上跳了下去,隨手撈了一件衣服就進了洗手間。

媽耶,怎麼會那麼尷尬。

好歹她也是重活一世的人,這也太慫了。

換好衣服後,夏星榆走了出去,她發現此時沈沛安已經收拾妥當。

這男人不僅自己上好了葯,還倒了兩杯水,看到夏星榆從洗手間出來,沈沛安順勢將杯子往前一推,冷聲說道。

「喝水。」

他的語氣像是命令一般,讓人不容抗拒,夏星榆竟然就真的這麼走了過去,乖乖的端起杯子。

夏星榆臉上的紅暈還未散去,她有意閃躲來自沈沛安的目光。

「那個……等下我們回家,今天我不出門,你可以好好休息。」

「恩,走吧!」

沈沛安站起身來,房間的光線瞬間被他擋去了大半,這樣標緻的身材,很是養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