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婊子配狗

第四章 可能會有點疼

「小姐,夏影!」

沈沛安眼神凜厲的瞥見不遠處正在向傅國權哭訴的女人,有意提醒了一下夏星榆。

「早就看到了!」

只是,她怎麼一早沒發現這兩個人很親近呢?看傅國權那溫柔的樣子,兩人恐怕早已經有了苟且。

隨着沈沛安的靠近,空氣中的血腥味愈發濃厚,夏星榆要是沒記錯的話,那個進到二十四樓的人,就是自己的保鏢。

敢闖帝國集團的機密重地,沈沛安能活着出來就已經很不容易了,如今,想必是傷的不輕。

夏星榆收回目光,淡淡的說了聲。

「走吧,沈沛安!」

夏星榆極為自然的拉過沈沛安的手,因為她注意到傅國權朝這裡走過來了。

想起臨死前夏影說過的話,她雙手緊緊地攥起,心裏全是恨意。

沈沛安看着她握着自己的手,身子一僵,並沒有反抗,女人的小手軟軟的,很舒服。

傅國權看到這幕,眸光倏然收緊。

這夏星榆,欺負夏影也就算了,竟然追求自己的時候,還敢和別的男人拉拉扯扯,實在過分。

夏影小跑着到了傅國權的身邊,看他對着夏星榆發愣,小嘴一癟,瑟縮的說道。

「國權哥,你還是別找星榆姐了,我怕……」

傅國權正在氣頭上,又聽到夏影這般委屈的語氣,更是氣不打處來。

「夏星榆,站住,我有事要問你!」

他話中怒意滿滿,任誰都能感覺得到。

只不過……夏星榆已經不再害怕她的國權哥哥發脾氣了。

她對傅國權的那點兒情誼,早已經在夏影去探監的時候,消失的一點兒也不剩。

鬆開沈沛安的手,夏星榆轉身看向兩人,目光直視,毫無畏懼。

「說!」

言簡意賅,夏星榆突如其來的低吼,讓傅國權心內一驚。

沈沛安也頗為意外的皺了皺眉頭,他饒有興緻的看了夏星榆一眼,目光里皆是讚賞。

什麼時候,這個女人竟然有這麼強的氣勢了。

當著夏影的面,傅國權自然不會認慫,他走上前來,居高臨下的看着夏星榆,厲聲質問。

「你為什麼要欺負小影?夏星榆,連一個無父無母的孤兒你都要欺負,你現在……真是越發的沒有教養了!」

「我對你太失望了。」

他傅國權把話說的難聽,全然不在乎聽的人有什麼感受,他目光鎖定在女人一張精緻的臉上,似乎在等女人認錯。

可沒想到,夏星榆竟然冷笑一聲,勾唇對上了他的審視,她眸色不善,眼中的恨意和憤怒一覽無遺。

「呵!孤兒?教養?」

「請問,夏影若是孤兒,你又把我爸媽放在哪裡?我聽你這話,不像是在罵我,倒是在怪我爸媽沒有把我教好了?」

「你站我家的地盤上,像狗對着主人一陣亂吠,傅國權,你覺得自己很有教養是嗎?」

此言一出,傅國權的臉瞬間變得醬紫,他哪裡有冒犯寧熙和夏侯勇的意思呢?

可夏星榆句句佔了上風,這讓他下不來台。

好在夏影及時反應過來,她主動走上前去,拉住夏星榆的手,聲音糯糯的,很容易激起人的保護欲。

「姐,國權哥他不是這意思,他只不過……太擔心我了!」

突如其來的觸碰,讓夏星榆感到一陣的噁心,她猛地甩開夏影的手,誰料想那女人竟借勢往地上倒去。

「姐……你、你為什麼推我?」

夏影瞪大了眼睛,滿臉的受傷,傅國權連忙將她扶了起來。

緊張的問道:「小影,你怎麼樣?沒事吧?」

兩人的親密互動灼傷了夏星榆的眼睛,原來傅國權也不總是一副拒人千里的樣子,只是那份柔情,沒有給她!

但是,他若一早就喜歡夏影,為什麼又要來招惹自己,為什麼單膝下跪,句句諾言。

前世的畫面一幕幕在夏星榆的腦海閃過,她恨啊,可如今,夏影還想在她面前演戲嗎?

紅唇輕啟,她笑了起來。

「夏影,我有沒有推你,大家都看着呢,你當你的國權哥是瞎的,他也願意裝瞎,我不好說什麼,但是……我警告你們兩個下賤的東西,以後再想在我面前賣弄,也掂量掂量自己有沒有這個資格!」

「世人都道,婊子配狗天長地久,我看你們兩個……配的很!」

沈沛安聞言扯了扯嘴角,忍不住想笑,他這幅憋着笑的模樣,更是刺痛了傅國權的眼。

傅國權被夏星榆罵的怒火中燒,再也顧及不了他的君子作風,就連髒話都飆了出來。

「夏星榆,你TM是不是瘋了?」

「國權哥……」

夏影嚶嚶的哭着,她這幅梨花帶雨的模樣,惹得傅國權心裏一軟,心口的怒氣瞬間消了幾許。

夏星榆總算明白了,這夏影是憑什麼勾引的傅國權。

她捏了捏嗓子,學着夏影的語氣,奶聲奶氣的也喊了一聲。

「國權哥……」

而後低頭作嘔,表示不齒。

這下子,沈沛安徹底笑出了聲,夏星榆變得這麼可愛,是該為她助助威,想笑便笑了出來,無須忍着。

傅國權的臉氣的醬紫,他騰地一聲站了起來,一手指着沈沛安,惡狠狠的問道。

「你笑什麼!」

沈沛安懶得和傅國權爭執,他面色瞬間恢復成一副冰山的模樣。

「沒什麼!」

「你明明在笑我,沈沛安,你信不信我讓夏董事長炒了你」

話未說完,他收到沈沛安極為凌厲的一個眼神,便只好硬生生的又將話給咽了下去。

他竟然,被一個保鏢給震懾住了。

夏星榆突然想起來沈沛安還有傷,她急忙接過了話,轉移了話題。

「傅國權,你堂堂一個經理,拿我保鏢出什麼氣?再說了,我的人,是你能威脅的嗎?」

「今天的事,我暫時不跟你計較,以後要是還是這樣沒有分寸,趁早提前滾蛋,我們集團讓你來是好好工作的,不是給夏影當狗!」

一字一句,伶牙俐齒。

傅國權還沒反應過來,夏星榆便已經帶着沈沛安走了。

他怎麼也沒想到,一個剛滿十八歲的小姑娘,竟然瞬間變得這般老成,這實在是讓他措手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