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甜妻撩人軍少心尖寵桑與桑榆 第二章 他,是個不錯的選擇_淺官小說
◈ 第一章 永世不得翻身

第二章 他,是個不錯的選擇

高高的圍牆把她困在這暗無天日的地方,數數日子,再過三天,就是槍決執行的日期了。

夏星榆坐在冰涼的地板上,一閉上眼睛,腦海中就浮現媽媽死的樣子。

那個將她寵上天的女人,向來是那麼高貴優雅。

可就在半個月前,她從十二樓一躍而下,摔的面目全非。

而這……全是因為她最疼愛的女兒。

就在一個月前,警方突然在帝國集團在貨物中發現大量毒品,所有證據直指夏星榆的爸爸夏侯勇。

因為擔心爸爸年紀太大受不了牢獄之苦,所以夏星榆背了所有的罪名,答應替父入獄。

爸爸說會把她從監獄裏救出來,但是三天後即將要槍決了。

夏家的人卻一點動靜都沒有。

……

「3408,有人探視!」

監獄長冷到谷底的聲音將夏星榆從神遊之際拉了回來。

她乾涸的嘴巴動了動,卻沒有吐出一個字來。

終於,有人來看她了。

夏星榆在監獄裏待了半個多月,早已經和外界斷了一切聯繫。

她的擔憂,她的不安,總算是有了個指望。

如今來看她的,到底是誰呢?是爸爸,還是傅國權?

拖着沉重的腳鏈,夏星榆的步伐顯得格外的笨拙。

她走的急促,險些跌倒。

看到夏影的那一刻,夏星榆激動的眼淚都要出來了。

「小影……」

「爸怎麼樣?國權他,也沒事吧?」

夏星榆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她最親近人的近況,若他們安好,她這般犧牲也算值得。

夏影看到夏星榆這幅模樣,卻是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起來。

「你怎麼老得這樣快,才半個月不見,連白髮都有了,你瞧瞧你這樣子,真是滑稽的很。」

夏星榆聞聲愣住,她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頭髮。

日夜憂慮,又怎麼會不老呢?

「我三天後……就要被槍決了,爸和國權怎麼沒來?」

她說著往外望了望,眼底剛燃起的那點希望,又瞬間黯淡了下去。

「他們不會來了,至於國權,昨夜變着法的折騰我,到現在還睡着呢,我也是腰酸背痛。」

「你之前怎麼沒和我說過,國權哥的床上功夫,竟然這麼好!」

夏星榆的腦袋嗡的一聲炸開了。

「小影!」

她低吼一聲,眼球瞬間布滿了紅血絲。

「夏影,你是我,國權,他是你!你們怎麼可以背着我做這種不知廉恥的事情!」

夏星榆不懂為什麼夏影會變成這個樣子,明明她的,該是溫婉可親的,是她最信賴的人。

夏影看到夏星榆恨得目眥俱裂的樣子,面上的笑意更濃了。

紅唇輕啟,她的每句話都像蛇吐出來的信子,毒得很。

「呵,不知廉恥?國權哥,他就喜歡我不知廉恥的樣子。」

夏影冷笑一聲,對上夏星榆怨惡的目光,刻意壓低了聲音說道。

「我一直沒告訴你,你肚子的孩子,可是國權哥哥親自害死的哦,若是到現在你還被蒙在鼓裡,豈不是死了,也是個糊塗鬼……」

夏星榆神情恍惚,她一直以為失去孩子,是自己沒有本事,如今夏影竟然告訴她,那不是意外。

她握緊拳頭,重重地在檯面上砸了一下,骨節相間的地方瞬間出血。

「這事爸若是知道了,定饒不了你們!狗男女!」

「你以為爸爸會為你做主嗎?別傻了,你還不知道吧,讓你頂罪這個主意,可是爸爸出的呢,他可沒有指望你活着出去!」

夏星榆身子徹底僵住,如今是六月天,她只覺得冷到刺骨。

呵,如今眾叛親離,母親又因她而死。

夏星榆啊夏星榆,你這一生,如此荒唐。

看着她悲傷絕望的樣子,夏影仍舊不放過她。

也不管夏星榆能否聽的進去,夏影自顧自的將那些壓在她心底的秘密,盡數說出。

「你媽是怎麼死的,是我和國權哥推波助瀾,讓爸爸對她徹底失望,否則她哪會死的那麼快!」

「啊!你給我住口!」

夏星榆大聲尖叫一聲,而後死死地捂着自己的腦袋,她再也受不了一丁點兒的刺激了。

「哈哈哈!哈哈哈!」

夏影笑得猖狂,她眼淚都要笑出來了。

她等不了三天後夏星榆的死刑,今天她來,便是要夏星榆的命!

夏影吩咐警署的人開了門。

剛走進去,夏星榆便瘋了一樣撲過來,想要用最後一點力氣掐死她。

只可惜,這裡多數是傅國權的人,夏星榆還未接近夏影,便被死死鉗制着。

可憐她如今才明白,這場替父入獄,不過是場騙局。

「我要殺了你!」

夏星榆歇斯底里的掙扎着。

她恨啊,恨不得將夏影扒皮抽筋,恨不得食其肉飲其血。

可夏影像是聽到什麼好笑的事情一般,眼底皆是嘲諷。

「殺我?只怕這輩子是不可能了,因為……你馬上就要死了!」

「左右都是死刑,死在我手上,也算是你命好!」

她說著,已然踱步到夏星榆的身邊,一手死死扼住她的喉嚨。

夏星榆眼睛瞪的老大,她死都要記着夏影這張卑鄙的嘴臉。

可突然,夏影鬆手了。

新鮮的空氣突然湧入肺中,夏星榆猛烈的咳嗽起來。

她一時不解,抬頭望向夏影,只見那女人從懷中掏出一把刀子。

「就這麼讓你死了,實在太便宜你,你這張臉啊,我永遠……都不想再見到!」

「啊!」

隨着一聲凄厲的慘叫,尖銳的刀子划過夏星榆的臉。

鑽心的疼痛折磨着她,隨着刀子的深入,夏星榆臉上的每一寸肌膚都在顫抖。

她數着。

夏影不多不少在她臉上,剛好划了十下。

這個仇,她死都要記着。

「夏影,你看着、看着我這張臉,夜深人靜的時候,小心我會來找你!」

夏星榆姣好的面容變得血淋淋的,猶如地獄的惡鬼。

夏影下意識地抖了一下,一股恐懼從心底油然而生。

她一腳將夏星榆踹到地上,欺身壓下,用刀子對準女人的心臟。

一刀一刀,鮮血直濺。

「夏星榆,是你輸了,你輸的徹徹底底,是我夏影的手下敗將!」

「從今以後,夏家的繼承人是我,國權哥的妻子是我,這數不盡的財富,和高人一等的權勢,皆是我的!」

夏影像瘋了一樣,厲聲笑了起來,她臉上全是夏星榆的血,如此猙獰可怕,真是人間惡魔。

夏星榆感覺自己的生命在一點點流失。

哪怕死了,她也是恨的,恨夏影和傅國權的背叛,恨夏老爺的絕情,更恨自己在臨死前才知道這個消息。

死不瞑目,大抵如此。

夏星榆瞪大了眼睛,將夏影的臉死死地刻在心裏。

如果重來一世,那些對不起她的人,她一定會將他們踩入谷底,永世不得翻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