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當過兩年兵吧?

第十章 拿命對夏星榆好

夏影聽到這話,臉瞬間變成了醬紫色。

眼看着同學們的恭維變成了恥笑,她簡直肺都要氣炸了。

「夏星榆,你不要太過分了!」

夏影這種女人特別會裝,難得在外人面前發這麼大的一次脾氣。

但是夏影越是發火,夏星榆越是心裏痛快,她忍不住嗤笑一聲,譏諷道。

「呵呵……我過分?我是趾高氣昂的大小姐,灰公主的惡毒姐姐,過分難道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

「倒是你,污衊媽媽的名聲,才是不可饒恕。」

夏星榆說著從夏影身邊走了過去,她的肩膀有意撞到夏影,後者身子不穩,險些跌倒。

上課鈴聲已經響起,夏星榆卻往校門口去了。

她前世可是個好學生,今生卻是有些煩膩了這種生活。

尤其是這種循規蹈矩,還要被人詆毀踐踏的學校,實在沒什麼好留戀的。

沈沛安在門外「站崗」,這筆直的身板,颯爽的英姿,還真是讓人挪不開眼睛。

只不過他周身自帶的冰冷氣場,讓所有崇拜他的小迷妹都望而卻步,實在是可惜了這幅好皮囊。

夏星榆將書包甩給他,男人反應迅速,半分沒有遲疑的就接住了。

「走,回家!」

夏星榆話音剛落,人已經走出去數米遠,沈沛安眉頭微蹙,沒有問太多便跟了上去。

到了家,夏星榆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剛想開電視,沒想被沈沛安搶走了遙控器。

他黑着一張臉,擋在電視機的面前,問夏星榆。

「受委屈了?」

夏星榆冷笑一聲,對着他嗤之以鼻,沈沛安也太過小瞧自己。

「我這樣子像受了委屈嗎?」

說實在話,還真不像,這幾天夏星榆就像是吃了炸藥一樣,只有她欺負別人的份兒,哪裡可能受委屈。

沈沛安瞥了一眼女人,猜不透她腦袋裡在想什麼,但是有個事情他還是很輕易的就看出來了。

「你以後不上學了?」

「嗯。」

夏星榆淡淡的應了一聲,抬頭對上了沈沛安的目光。

「沈沛安,你家是哪裡的?之前……你是做什麼工作的?」

「還有,你偷的什麼文件?」

她這般問着,眸色裡帶着絲挑釁的意味,很顯然,夏星榆還是要提二十四樓的事情。

「夏星榆!」

沈沛安很少對她直呼其名,他周身的溫度降到冰點,俯身將女人籠罩在他的影子里。

「我勸你不要打聽太多,否則……」

「否則你就殺了我!哈哈哈,沈沛安,能不能別老是用這一套來威脅我,很幼稚啊。」

夏星榆大笑出聲,這讓沈沛安徹底憤怒了,這個女人,總是在挑戰她的底線。

「愚不可及。」

沈沛安說著就要對夏星榆動手,可女人很是機靈的勾過他的脖子,蜻蜓點水般的在他臉上啄了一下。

「我雖然愚不可及,但是會討好你啊。」

「……」

不得不說,這一招是有效的,沈沛安瞬間就僵住了。

前世,他曾經笨拙的向夏星榆表露過心跡,冷漠的表情,冷漠的腔調,說出的卻是我喜歡你。

不得不說,這男人有時候冷的有點可愛。

夏星榆痴痴一笑,又在他臉上親了一口。

「你……」

沈沛安的耳朵紅了,他身子一頓,下一秒直接將夏星榆攬在了懷裡。

「唔……沈沛安……」

「是你招惹我的,大小姐!」

男人的吻霸道而又熱烈,夏星榆怎麼也沒想到沈沛安早就對她動了心思。

早知道,她就不逗沈沛安了。

骨節分明的手指穿插在夏星榆的頭髮間,他努力讓自己的身體不靠的太近。

一是避免碰到傷口。

二是,他怕自己控制不住。

……

寧熙身體不太舒服,從公司回來休息半天,可一隻腳還未踏進客廳,她就看到了這幅曖昧不明的畫面。

咯噔!

裏面那兩個人,是自己的寶貝女兒和沈沛安嗎?

哎呦呦,沈沛安不愧是自己的老鄉啊,又是戒城人,有出息!

星榆眼光也是不錯啊,這沈沛安是老家人介紹過來的,人品沒得說,比那個傅國權不知道好了多少!

這一對兒,真是天造地設的啊。

「寧夫人!」

「哦我的天吶!」

寧熙的小助理剛停好車,跟上來就看到寧熙定在了客廳門口。

她還以為寧熙是身子不適,原來……竟然是偷看……

夏星榆和沈沛安聽到聲音,迅速的分開來。

「媽~」

夏星榆看到是寧熙,極為尷尬的喊了一聲,沈沛安則站起身來,瞬間恢復了那副面無表情的模樣。

「我懂我懂!星榆啊,你放心,媽媽又不古板,這沈沛安可以的,媽媽同意了哈!」

寧熙笑的燦爛,她抬腳走進來,一邊說著一邊上了樓。

這客廳,她留給這兩個年輕人了。

「同……什麼意?」

夏星榆的面色羞紅,她餘光瞥見沈沛安,這男人竟然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比她淡定了不知道多少倍,實在可惡。

「滾回你的房間去!」

夏星榆憤憤的瞪了一眼沈沛安,又順手砸了一個抱枕給他,沈沛安接的穩穩的,不愧是訓練有素的……保鏢。

「沈先生,寧夫人有請!」

突然,寧熙的小保鏢下了樓,喊走了沈沛安,這讓夏星榆心裏開始忐忑起來。

媽媽不會真要撮合他們兩個吧?

媽媽呀,不是你看到的那樣啊,我、我只不過想逗逗他。

沈沛安進了書房,小助理就在外面守着,夏星榆想聽牆腳都聽不了,唉,不作死就不會死啊。

寧熙現在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歡,她仔仔細細打量了沈沛安幾眼,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

「沈沛安,你是二叔介紹過來的,我信得過你的為人!」

「只是星榆這丫頭還太小了,你可要照顧好她,不能欺負她,知道沒有?」

沈沛安聽的明白寧熙話里的意思,他應了一聲。

「知道。」

雖然沈沛安只回答了兩個字,但是寧熙看得出他的真誠。

年輕真好啊!

她年輕的時候,也奮不顧身的喜歡過一個人,只不過一想到那人,寧熙不免心裏有些苦澀。

寧熙看着沈沛安,突然,她想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連忙問道。

「戒城基本上都是部隊,你也是當過兩年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