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天賦無敵的我,一心只想苟活小說全文 第3章_淺官小說
◈ 第2章

第3章

林楓托着沉重的身體,一步一步走向冰棺,當看到冰棺里的那一張熟悉的面孔時,一個趔趄,差點沒站穩。

真的是師尊!!!

那個救下自己,養育自己,還教會自己一身本領的師尊就這麼死了?

自己還沒有報恩,師尊怎麼能死呢?

此時林楓心中湧現出了悔意,他不該對師尊隱瞞的,至少也要讓師尊為自己驕傲一番,在全宗人面前抬起頭來。

證明他蘇慕白雖然自己廢了,可收的徒弟並不是廢物。

在地球的時候,因為林楓的高調和狂妄,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價,導致他重生之後一直都格外的小心翼翼。

秉承着低調才是王道的理念,表現出來的都是平平無奇和碌碌無為。

盡量不去吸引別人的目光。

高調帶來的只有別人妒忌和恨。

何必呢?

然而事實上,一個曾經二十幾歲就站在地球之巔的科學家,智商超過世界偉人愛因斯坦,研究出超越地球人類科技三十年的絕頂天才,怎麼可能平庸?

不過是不想表現出來罷了。

就連蘇慕白這個師尊,都不知道,可見林楓隱藏的有多好。

只有經歷過死亡的人,才會更加珍惜生命。

想到自己沒能報得了師尊那如泰山一般的恩情,林楓心中就一陣絞痛。

眼淚不自覺的流了下來。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大師兄!嗚嗚嗚………」

蘇兮瑤撲到林楓懷裡痛哭起來。

兩人從小一塊兒長大,感情自不必多說。

在林楓五六歲的時候,由於蘇慕白經常外出,就由他擔任起了照顧蘇兮瑤的責任。

若不是浩然劍不適合女子,蘇沐瑤也不會拜入朝霞峰。

「師妹別哭!師尊不在了,還有大師兄!以後大師兄不會讓任何人欺負你的。」儘管林楓心裏很難受,但還是出聲安慰道。

就在師兄妹相擁而泣的時候,一個聲音突然響起。

「好了,你們倆別哭了,慕白師兄還沒死呢!」

林楓和蘇兮瑤連忙轉頭看去,說話的是神霄劍宗的掌教羅雲天,也是神霄七劍之一的太乙劍之主,蘇慕白的師弟。

「掌教師叔,您剛剛說師尊沒死?是真的嗎?」林楓激動了。

「恩!慕白師兄沒死,不過他中了一種異常厲害的毒,名為噬魂散,中毒者的靈魂會陷入沉睡,並且一點一點被吞噬掉,直到徹底死亡,這個時間根據中毒者的實力而定,慕白師兄的實力最多可以堅持半年左右,想要解開此毒,需要以彼岸花為主葯煉製一顆靈丹,其他輔助藥材我們神霄宗都有,唯獨這彼岸花太過於難得,我神霄劍宗也沒有。」羅雲天解釋道。

一聽蘇慕白沒死,林楓和蘇兮瑤都興奮不已。

不過羅雲天后面的話,又讓兩人的心沉入谷底。

神霄劍宗可是離洲境內最頂級的宗門之一。

連神霄劍宗都沒有的靈藥,足以見得其珍惜程度,想要找到談何容易?

「掌教師叔!彼岸花在哪裡可以尋到?」林楓追問。

只要有彼岸花的下落,不管付出多大的代價,他都要找來救回師尊。

這是林楓作為弟子必須去做的。

同一時間,蘇兮瑤也轉頭把目光看向羅雲天,能不能找到彼岸花,將決定父親蘇慕白的死活,她自然也非常重視。

「彼岸花的事你們師兄妹就不要過問了,放心吧!我們會想辦法的,慕白師兄不僅是神霄劍宗的一員,更是我們幾人的師兄,不管彼岸花有多難得,我們都會想辦法找到的。」羅雲天說道。

「掌教師兄說得對!兮瑤,你也別哭了,我們一定會想辦法救慕白師兄的。」這次說話的一名身穿紅色長裙,身材妖嬈的女子。

她便是蘇兮瑤的師尊柳紅鸞,神霄七劍之一的紅蓮劍之主。

神霄七劍中,只有兩柄劍適合女子使用,紅蓮劍和冰魄劍。

這兩柄劍也只會尋找女子作為繼承者。

其餘五劍都是男子使用的。

比如蘇慕白的浩然劍。

需要有陽剛之氣和剛正不阿的信念與精神,才能發揮出其最大的威力。

女子總歸是優柔寡斷了一些。

「謝謝師尊!謝謝各位師伯師叔!」蘇兮瑤感謝道。

「多謝各位師叔!」林楓也跟着抱拳感謝。

既然掌教師叔不願意說出彼岸花的下落,他再問也是白搭。

畢竟在這些神霄劍宗的高層眼中,自己不過是一個資質平庸的弟子罷了,根本無法得到他們的重視。

彼岸花的事還是自己下去想辦法吧!

孤存峰典籍無數,肯定有關於這方面的記載。

除了救回師尊的事情外,還有一件事是林楓非常關心的。

師尊究竟被誰所害?

於是林楓繼續問道:「掌教師叔,師侄還有一個疑問,請師叔解惑。」

「你說!」羅雲天回道。

「是誰把我師尊傷成這樣的?」林楓咬牙切齒的問道。

同時眼中透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寒光。

「林楓師侄,我知道慕白師兄的的事對你打擊很大,也明白你身為弟子的心情,不過這次找來你們師兄妹,並沒有別的意思,只是覺得作為慕白師兄最親近的人,你們有資格知道慕白師兄的情況,至於報仇,你還是別操心了,神霄劍宗不會白白吃這麼大的虧,不然什麼阿貓阿狗都敢騎在我們頭上。」

羅雲天說話的語氣雖然平靜,但誰都能聽出來他心中的怒火。

要知道神霄劍宗可是廬洲境內最強大的勢力之一,又是攻擊力爆表的劍修宗門,敢招惹神霄劍宗的勢力還真沒幾個。

這次不僅大師兄蘇慕白中毒昏迷,就連神霄七劍中的浩然劍也失蹤了。

對於神霄劍宗來說,是損失,更是恥辱。

不管敵人有什麼背景和靠山,都必須為此付出代價。

浩然劍是神霄劍宗的招牌,絕不容有失。

否則神霄七劍豈不是要改名為神霄六劍?

何況七劍合一的威力,要遠遠大於六劍合一。

無論從哪個方面看,浩然劍都必須找回來。

「我明白了!掌教師叔,我可否把師尊帶回孤存峰?」林楓又問道。

「還是別了!你們孤存峰現在條件有限,萬一慕白師兄出現什麼意外,沒有辦法第一時間處理,還是留在這裡吧!我們也好隨時觀察情況。」羅雲天拒絕道。

「那就麻煩掌教師叔了!」林楓再次抱拳鞠躬感謝。

他也覺得羅雲天說得對,自己把師尊帶回去萬一出現意外,導致師尊情況惡化怎麼辦?

留在這裡有各位師叔們隨時查看是最好的選擇。

自己只需想辦法找到彼岸花就行。

「林楓師侄不必如此客氣!慕白師兄的事乃是我神霄劍宗的機密,你們師兄妹就不要外傳了,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煩,現階段你們最重要的任務是修鍊,等慕白師兄醒來後給他一個驚喜。」

「是!掌教師叔!」

「是!掌教師伯!」

林楓和蘇兮瑤同時回答。

「恩!沒事的話你們就先回去吧!有我們師兄妹在,慕白師兄一定不會有事的。」

「多謝掌教師叔!」

「多謝掌教師伯!」

兩人隨即一起離開。

出了偏殿,林楓忍不住說道:「師妹!有時間的話,還是多回來看看吧!孤存峰是師父的心血,也是你的家。」

「恩!我會的,大師兄!不過我現在要好好修鍊,有了實力以後才能保護你和爹。」蘇兮瑤一臉認真。

「師妹,其實你不該背負這麼多的。」林楓嘆息道。

「大師兄!我娘沒了,現在爹也受了重傷,而我連知道敵人的資格都沒有,你說我是不是很沒用?」蘇兮瑤淚眼婆娑的看着林楓。

「不是的!師妹,你已經很努力了,只不過你還太小,需要慢慢積累,循序漸進,離洲哪一位強者不是數百上千年,甚至幾千年累計下來的?」林楓趕緊安慰。

「可是大師兄,我等不了那麼久了,所以必須比別人更加努力才行。」小丫頭一臉倔強。

「你………唉………」

林楓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發出一聲嘆息。

曾經那個一天到晚跟在自己身後,一口一個大師兄的小丫頭,如今也長大了。

「大師兄,你不用擔心我!我會照顧好自己的,而且師尊對我也很好,我一定要得到紅蓮劍的認可。」

「師妹,你不要有太大的壓力,一切有大師兄在!」

林楓第一次說出這樣的話。

他很心疼蘇兮瑤。

小丫頭承受了太多這個年紀不該承受的東西。

母親早亡,現在連父親都到了生死邊緣。

這些都需要她一個十幾歲的小丫頭去承擔。

儘管蘇兮瑤天賦不錯,可距離報仇還差的太遠。

除非得到神霄七劍之一的紅蓮劍才認可有那麼一絲絲希望。

否則一切休談。

「恩!我知道了大師兄,謝謝你!我先回去修鍊了。」

「去吧!」

蘇兮瑤御劍離開。

林楓意念一動,背後長劍出竅,在身前快速變大,也跟着御劍而去。

接下來他要回孤存峰翻閱典籍,查找彼岸花的資料。

雖然掌教師叔說過這件事交給宗門,可林楓不喜歡把希望寄托在別人身上。

除此之外,還有一件事等着林楓去做。

師尊重傷瀕死,這個仇理應由他這個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