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江天的威脅

第九章非人的速度

  「誰說我們無親無故?月兒,我喜歡你,我要做你的追求者,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嗖——」
  「什麼?」
  「好快,這還是人的速度嗎?」
  就在易麟一口氣的表白說完,前一秒鐘還在楚姜月身邊的易麟,下一秒鐘,身影已經來到江天的身邊。在江天驚恐的眼神下,易麟一記下勾拳把江天打飛起來,隨後反身一記後旋踢,直接將江天踢飛出去。
  「剛才你怎麼打我的,現在我就怎麼還給你,還有,月兒不是你這種人渣叫的。」
  電光火石、風雷之勢,比起江天偷襲易麟的手段,此時易麟對付他的手段可謂是行雲流水、一氣呵成,霸氣、毫不拖泥帶水。三秒鐘?只怕易麟這一系列動作的完成,一秒鐘的沒要到。
  此刻,看到這一幕的,不僅在遠處觀望的幾人大吃一驚,就連之前還擔心易麟的楚姜月也難以置信地盯着她,薄薄的小嘴微微張開,一臉的驚愣。
  解決掉江天,看着十幾米外爬都爬不起來的某個人,易麟想到了什麼,迅速折轉楚姜月身邊。
  「月兒,沒事了?以後我都會保護你,再沒人敢傷害你。」回到楚姜月身邊易麟,臉上已經沒有了之前的冷酷,此時的他就如同一個保護女朋友的小男人,一臉邀功請賞的樣。
  「啪……」
  然而,事發突變,本以為可以讓楚姜月對自己的態度有所改觀的易麟,只覺得一晃眼的功夫,臉上火辣辣地痛。
  「為、為什麼打我?」捂住臉,目光變得難以置信注視着楚姜月的易麟傻了,怎麼劇情又變了?
  之前的楚姜月是吃驚,但現在,她一臉悲憤地盯着易麟:「你不是很能打嗎?怎麼現在不還手了?你打我啊?」
  什麼情況這是?易麟蒙了。
  易麟如何知道,楚姜月是因為擔心他遭到江天的報復、激動下這才打了他。江天是什麼人?世界企業百強**的公子,對於這個圈子的人,楚姜月比易麟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之前易麟沒有動手可能還沒什麼,最多被警告一下,如今,被易麟當眾當成這樣,楚姜月無法想像江天接下來會如何報復易麟。
  「我、我……月兒……」
  「不要叫我月兒,我也不是你的月兒,你滾,現在就給我滾,你是不是嫌我的麻煩還不夠多?算我求你了,不要再跟着我好嗎?算我求你了行不行?」
  「月……」
  「你不走是吧?我走,我走行了吧?」楚姜月悲痛不已,轉身便要離開。
  聽着楚姜月的話,看見她對自己拒之千里之外的態度,易麟只覺得內心一痛,而且是第一次感受到這種痛,就好像心裏有什麼被刀割了一下。
  眼看楚姜月真的要離開,易麟內心苦笑:這都算什麼啊!
  完全沒去多想的易麟,急忙叫住楚姜月:「月兒,你別生氣,我走就是了,我這就走。」
  轉身過去才邁出幾步的楚姜月聽到易麟的話,不知道怎麼回事,好像心裏有什麼懸掛的東西放下了一樣,終於鬆了一口氣。
  「嘟嘟嘟……」
  正當易麟說完轉身要走的時候,這時,警報聲響起,一輛警車出現,並且停在他們的眼前。
  「姜月,你沒事吧?我接到群眾舉報這裡有人打架鬥毆,他們有沒有傷害到你?」從警車上,一位一頭短髮、英姿颯爽的女警官快步下來,將滿臉憔悴的楚姜月抱在懷裡,不斷詢問。
  也許是找到了值得信賴的依靠,也許是其他原因,楚姜月身心疲憊地靠在女警官懷裡,堅強的淚水划過臉頰:「玲玲,看見你真好。」
  叫玲玲的警官注意到懷裡楚姜月的狀況,心中擔憂:「姜月,你沒事吧?你不要嚇我?」
  「我好累,還累好累。」
  「姜月……」
  出現的玲玲警官擔心楚姜月現在的情況,同時,冷怒的眼神盯着在一旁面帶失落的易麟。
  「江天?」
  本想質問易麟的唐玲玲,在目光轉移的時候突然發現此時才從地上爬起來的江天,一雙漂亮的眼睛頓時瞪圓起來。
  起身的江天第一時間帶着吃人的目光盯着易麟,本想找易麟算賬的他一看到唐玲玲,表情先是一愣,隨後……
  「唐警官,還真是巧啊?」說完,似乎很畏懼唐玲玲的江天不甘地瞪了易麟一眼。
  發現江天,再看到他的兩個保鏢,而且楚姜月就在懷裡的唐玲玲,目光轉動的瞬間,似乎已經知道了什麼,面色不由得一憤。
  目光撇開易麟,直視江天:「江天,我好像警告過你不要再來糾纏姜月,你當我的話是耳邊風嗎?」
  被玲玲警官指名道姓地呵斥,江天平臉色陰沉到了極點。
  憤恨地瞥了易麟一眼,帶着冷淡的眼神看着唐玲玲,若無其事道:「月兒是我的未婚妻,我帶她回家過年算是糾纏嗎?唐警官,你雖是執法人員,但也不能平白無故的誣陷好人,而且,清官都難斷家務事,我自家的事情應該還輪不到唐警官插手吧?」
  「你……」
  「玲玲,不要說了,帶我離開這裡,我不想看見這個人,帶我離開。」
  唐玲玲低頭看了一眼懷裏面容憔悴的楚姜月,知道現在照顧楚姜月才是重中之重。最後瞪了江天一眼,也沒想過帶眼前這些人回去做筆錄,直接扶着楚姜月便要乘坐警車離去。
  「哎……」
  被人凉在一邊許久的易麟見唐玲玲帶着楚姜月就要離開,想要叫住唐玲玲的他,卻因為不知道自己有什麼理由叫人家停下,最後喊到一半的話只能自個兒咽了下去,只能默默地看了楚姜月的背影一眼。
  楚姜月她們的離開,這個時候,江天把目光放在易麟的身上。
  他的目光很邪惡,也陰沉到了極點。
  「英雄救美?呵呵……也不看看自己有幾斤幾兩,小子,不是有兩下子什麼美女都對你投懷送抱,這是現實,不是你虛構的小說世界,而且……」說到這,江天臉上泛起了殘忍的微笑。
  聽到江天話,從失落中走出來的易麟,不帶好臉色注視着江天,冷聲問道:「而且什麼?再打一架?」
  「打架?」江天聞言,目光不經意間看了看已經完全失去戰鬥力的兩名保鏢,而且他今天除了司機,也就帶了兩個保鏢出來,剛才的一幕他到現在還記憶猶新,雖然很想將易麟抽筋剝皮,但他清楚,憑他和司機,還不足以對付易麟,最後冷冷一笑。
  邁步到易麟身邊,伸頭在他耳邊邪惡地說:「來日方長,你的底細我已經調查過,你與我之間,有着一條不可逾越的鴻溝,我們之間的事不會就這樣結束的,雖然對付一個垃圾有點太容易,但……呵呵……好好享受餘生吧!」
  囂張,無比的囂張,這是赤/裸/裸的威脅。
  看着在自己耳邊說完話便邁步朝豪華轎車走去的江天,易麟就氣不打一處來。
  而此時,江天已經坐在車上,司機發動了轎車,在他們即將離開時候,車上的擋風窗玻璃被打開,江天又露出那張欠扁的面容來,笑看着易麟。
  「你知道全世界每天有多少人消失嗎?一千多個,你應該很快就會成為他們中的一員,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