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我喜歡你

第八章江天的威脅

  話音盡,沒有下文的大漢直接掄起鐵塊般堅硬的拳頭朝易麟的腦袋打去。
  「不要啊……」看到這一幕,認為易麟無論如何都避不開的楚姜月痛呼出來,想到是自己連累易麟的她,悲怒的眼神下,痛苦、無助的淚水滴落。
  但是,易麟真的避不開嗎?
  「什麼?」在大漢的拳頭送出去不到一秒鐘的時間,感受到拳頭之間傳來巨力的大漢愣住了。
  不僅是他,就是其他圍觀之人看見大漢與易麟兩者此時的場景的時候,也有些不可思議地把目光放在大漢的拳頭前面。
  只見面部距離大漢拳頭不到十厘米的易麟,單手抵住大漢的拳頭,讓其紋絲不動,而被大漢拳頭遮擋住視線的眼神抬了起來,帶着一抹邪意注視着目光驚恐的大漢。
  「我從沒想過以力壓人,也沒想過英雄救美,我的力量,只會用來保護我認為需要保護的人,而像你這種狗仗人勢的人渣,我根本不需要跟你客氣。」
  「咔嚓……」
  「啊……「
  極為冷肅的言語從易麟的口中發出,看他用掌心就擋住大漢野蠻一擊的右手突然變動,五指緊扣大漢的拳頭,手臂轉動,頓時,大漢的臉色瞬間蒼白,嘴裏發出殺豬般的慘叫聲。
  沒有多餘的動作,扭斷大漢一隻手的易麟隨後一腳踢中大漢的小腹,脫手,大漢一米九開外的身軀如同一顆炮彈飛射出去,砸倒在十米外的街道上哀嚎。這還是易麟沒有使用任何力量的普通攻擊,如果不是考慮到現在是法治社會,那這名大漢這下就不是躺在地上哀嚎這麼簡單了。
  「嗯?」
  看見易麟輕鬆就解決一名保鏢,江天看好戲的面龐一驚。但也僅僅如此,並不認為易麟有很強實力的他,眼神示意另外一名保鏢,隨後冰冷的目光全部投放在原地不動的易麟身上。
  「混蛋,敢打傷我徐哥,小子,拿命來。」被江天授意的另外一名保鏢在自己兄弟被易麟重傷後就怒不可遏,這一刻有機會出手的他,對易麟沒有任何手下留情之勢。
  鬆開楚姜月,一個箭步靠近易麟的身影,原地一跳,騰空而起的身影直接一記掃退、帶着一道兇猛的氣勁踢向易麟的腦袋。
  腿法來勢迅猛,在空中移動的瞬間,帶動的勁風先腿一步打到易麟的臉上。
  然而,也就是勁風過來了,至於在易麟眼中比蝸牛還慢的少腿,則被易麟單只手臂擋住。
  「你……」保鏢大驚。
  要知道他這一腳下去即使是一顆成人手腕粗的樹榦都能折斷,但眼前的這個青年僅僅用手臂就輕描淡寫的接下,這可能嗎?
  不是不可能,而事實就在眼前。
  易麟沒給他反應的機會,擋住保鏢掃退的手臂翻轉,如游蛇纏繞在他小腿之上。
  「一邊玩去。」
  「蓬……「
  「啊……「
  一拳、一拋,被易麟控制在半空的保鏢直接抱着小腹、慘叫飛了出去。這最後一擊實在太快,以至於戰鬥結束還有人沒反應過來。
  「小心……」
  但事情遠遠還沒結束。
  就在易麟把兩名保鏢都打發的時候,一個擔憂地提醒聲在耳邊響起。還不知道怎麼一回事的易麟,只覺得下巴一痛,身體不由自主地脫離了地面。
  在他有些不可思議的目光中,是一條白色的大腳出現在眼前,並且踢中他的胸部,將他踢出幾米遠。
  這有就是瞬間發生的事。不明覺厲,眼看就要跌倒在地,還沒接觸到地面的易麟迅速反應過來。在身體距離地面不到三厘米的時候單手撐地,一個飛旋穩穩地着陸。定睛朝偷襲他的人看去,只見帶着一臉不屑之色的江天單腳站立收回縮卷在半空的長腿,還用手正反面拍了拍褲腳。
  這傢伙什麼時候出現的?易麟心想。
  「沒看出來,你還是一個練家子的,不過也只能到此為止了。」一擊得手,江天顯得很是得意。
  突如其來的變故是誰都沒想到的。前一秒鐘還將兩大壯漢打得毫無招架之力的易麟,怎麼一轉眼的時間就被一個看起來文質彬彬的江天吊打?雖然不排除是江天趁着易麟與第二名保鏢動手的時候偷襲,但楚姜月不也提醒易麟了嗎?
  「你沒事吧?」楚姜月急忙來到易麟身前,擔心地問。
  「月兒,你是在擔心我嗎?」根本沒在意江天諷刺言語的易麟,聽到楚姜月的話,轉身,似乎都忘了自己剛才被人打了一拳、踢了一腳,反而一臉激動的看着她。從易麟現在的表現可以看出,很顯然,易麟會被江天偷襲成功,關鍵就在於提醒易麟小心的人是楚姜月
  楚姜月沒想到易麟這般無賴,都什麼時候了還想那些不着邊際的事。
  只見楚姜月面色一冷,仇恨的眼神盯着一旁極其得意的江天:「我們無親無故,你還是走吧!江天不是你能招惹的。」
  「小子,你不是想英雄救美嗎?這樣就認慫了?」江天一擊得手,自認為易麟也不過如此的他,現在可是期待着在楚姜月面前狠狠蹂躪眼前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他要讓楚姜月知道,這個世界上除了他江天,誰也不能碰她楚姜月。
  沒有從楚姜月口中聽到最想聽的話,易麟看着楚姜月瞪着江天擔憂中帶着悲憤的眼神,他明白了,歸根究底楚姜月還是不相信自己。再看一臉蔑視、囂張的無法無天的江天,沒有怒火的易麟都心生無名之火。
  很是氣餒,易麟重新將目光放在江天的身上,目光冰冷如刺。
  「剛才是我大意,倒是讓你有機可乘了,現在,你準備好接受自己的下場了嗎?」易麟面色極為冰冷。
  「你這個人怎麼還不走?還嫌我不夠亂嗎?」
  「月兒,三秒鐘,給我三秒鐘的時間。」
  楚姜月氣急,難道易麟聽不出自己是在幫他嗎?可她也不知道,易麟只想在她眼前證明自己。
  「你走,走啊!我的事不要你管。」
  「小夥子,聽楚小姐的話,這個社會不是有能力就可以承擔一切的。」
  「快走吧!小兄弟。」
  周圍也有好心人提醒易麟。
  而一邊的江天,看着「猶豫不決」的易麟,冷嘲熱諷道:「你不是想幫月兒嗎?打敗我,只要你打敗我你就成功了,不然,我帶走月兒,你這輩子也別想再見她,我保證。」
  聽了江天囂張無極限的話,又看到楚姜月悲痛、絕望的眼神,易麟只覺得三屍暴跳、七竅生煙。
  怒火攻心的易麟突然大吼:「誰說我們無親無故?月兒,我喜歡你,我要做你的追求者,你的事就是我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