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美女,需要保鏢嗎

第六章楚姜月的痛

  「靠!何方妖孽膽敢在貧道面前撒野,看貧道不收服於你……」
  「蓬……」
  「哎呦呦~~~」
  這一聲叫喊對易麟來說無異於意識界的天崩地裂,猛然驚醒的他,一個躍身脫離轉椅,口中才說出一句話,很不幸,過於激動的易麟,那張還算俊俏的面容在沒看清身前的環境時,直接撞在前方的電腦桌上,之後就不用說了,口號極為英勇的易麟,下一秒,直接靠着電腦桌捂臉哀嚎。
  看到易麟滑稽的模樣,楚姜月想笑,可最後她還是笑不出來:「活該!」
  疼得面部都扭曲的易麟聽到背後落井下石地冷淡聲,很是不忿地轉過身來。
  「你說什麼?有種……」話到一半,當看清身後的人影時,易麟就沒了下文,憤然的臉上瞬間變化顏色,摸着受傷的面孔,帶着一臉的訕笑轉變話鋒道:「原來是你啊!怎麼樣,休息一晚上後不再想着尋死尋活了吧?」
  說完,易麟還偷偷打量了一下楚姜月。
  這一大量可不得了。
  尼瑪,昨天晚上天太黑,雖然也能看清楚姜月是個美人胚子,但現在面對面,還是明亮的陽光**視着,易麟才知道什麼叫「禍國殃民」、妲己再世。
  她有着無可挑剔的鵝蛋臉,堪比鬼斧神工、精美至極的五官,一身純黑色的西式職業套裝勾勒出凹凸有致傲人線條,**,長發及腰,比之溫玉還要潔白幾分的肌膚如牛奶般細嫩、光滑,僅僅是這樣注視着她,易麟就感覺內心世界被漫天的天使所充實。美,已經無法來形容楚姜月這女人的無缺,只有女神才是她最好的形容詞。
  「靠,這女人的美也太無法無天了,不行,如此妖孽豈能讓她「禍害」他人,佛曰: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哪怕讓我以身殉道,此等妖孽也必須由我將她降伏。」
  在易麟目瞪口呆地盯着楚姜月看的時候,易麟沒注意到,楚姜月的臉上無形中一絲厭惡之色一閃而過。
  既然易麟已經清醒,楚姜月覺得自己也沒什麼好跟他說的,冷淡道:「昨晚謝謝你的救命之恩,再見,不,是再也不見!」說完,楚姜月轉身就朝房門走去。
  「沒了?」
  聽到楚姜月簡短的一句話,還在YY中的易麟當即定格在原地,心中那個巨顫。這根本和他想的不一樣啊!什麼叫再見,不,再也不見?不是應該說日後必有重謝嗎?再不濟也該說以身相許吧?
  就在易麟發愣地這會兒時間,楚姜月已經靠近房門,並且準備打開房門離開。
  目光看到這一幕,報答什麼的易麟都不去想了,急忙出聲叫住楚姜月:「月兒,等等!」
  等等沒什麼,可那聲月兒,卻讓楚姜月對易麟的態度降到低谷。
  停下步伐,楚姜月轉身,冷視着易麟:「你還有什麼事嗎?如果你是因為救我就想從我這裡得到什麼好處,我想你是打錯注意了,我現在身無分文、一無所有,什麼也給不了你,還有,月兒不是你叫的,請你自重!」
  「呃……」
  易麟又是一愣。
  不過,他易麟是什麼人?無恥之人,啊不,是有原則的人,豈會因為楚姜月一句冰冷的話就畏懼退場。
  只見易麟迅速帶上嬉皮笑臉地面容靠近楚姜月幾分,不好意思地說道:「你別誤會,我就是想問你,身邊需不需要保鏢?你放心,我的實力很強的,上打得了老虎,下擒得住蛟龍,入得廳堂,進得廚房,我的要求也不高,供吃供住,一天給我個百八十塊零花錢就夠了,嘿嘿!是不是很划算,要知道我可是……」
  「無聊!」
  「蓬……」
  在楚姜月看來易麟就是拿她開刷,冷哼一聲,冷麵轉身,打開房門,直接關門而去。
  留在房間內的易麟,此時面部一抽一抽的,別提有多尷尬。
  不過易麟是不會放棄的。
  「我一定會讓你留我在你身邊的。」
  急忙打開房門沖了出去,口中叫道:「你別走啊!條件我們還可以再談呀,要不只供吃供住?哎哎哎!別走這麼快好不?實在不行供住總可以吧?你倒是說句話啊?」
  易麟在楚姜月身後緊緊跟隨,口中的待遇一降再降,可問題是,楚姜月連正眼都沒看他一下。
  很快,兩人來到酒店大廳前。
  不過可惜,在他們來到這裡時,櫃檯前的服/務員沒有攔住楚姜月,卻把易麟擋在身前。
  一看身邊突然多出了一道西裝革領的男人身軀,而視線中的楚姜月距離自己越來越遠的易麟,面色一冷:「怎麼,想打架嗎?」
  「呃……」
  此言一出,攔住易麟的男服/務員面色一抽,不過,很好的職業道德讓他很快換上了微笑:「抱歉先生,是這樣,我們酒店規定單日住房時間不得超過第二天上午十點,一旦超過將按一整天收費,您的住房時間已經超過規定時間一小時,所以……」
  說到最後,男/服務員即使不說易麟也知道怎麼一回事了。
  「磨磨唧唧的,不就是要錢嗎?說,要多少?」
  「謝謝您的配合,單日收費八百。」
  「八百就八百,耽誤我傍大款,我……卧槽,你說什麼,八百?」心急去追趕楚姜月這個洪福齊天之人的易麟,一開始還沒怎麼在意服/務員爆出來的價,等反應過來,易麟無法淡定了。掏錢的動作就此止住,一雙盯着服/務員的眼睛如同看見殺父仇人一般。
  面對「凶芒畢露」的易麟,服/務員內心一顫,臉上的微笑極為不自然,連說話都變得顫抖起來:「是、是的,先生,您是刷卡還是付現金?」
  都說伸手不打笑面人,看着人家在這種情況下還能微笑服務的態度,易麟只覺得有什麼東西從他身上被割下去一樣。
  「八百?卧槽,無良奸商啊!這也太黑暗了吧?我昨晚怎麼就沒注意到這裡的住房這麼貴?」當易麟從那個昨夜打開的紅包中再次抽搐八張紅亮亮的票子遞給服/務員的時候,看着紅包內僅剩的三張票子,心都在滴血。
  「謝謝先生,歡迎下次再來。」
  「下次再來?我來你個球,下次除非不要錢,否則打死老子也不會再踏進這裡一步。」易麟心中悻悻,同時看到已經離開酒店不遠的楚姜月,易麟又來了動力,面龐換上驚喜之色,快步追趕上去。
  酒店外的楚姜月,感受到身邊不再有那討人厭的聲音,終於可以鬆了口氣,然而,就在她繼續朝前走的時候,視線中,兩道身着西裝的男子擋住了她的去路,並且在她幾次想要繞道走開的時候都是一樣的結果。
  美目微抬,盯着眼前兩個陌生的身影,楚姜月冷色道:「你們想幹什麼?」
  「呵呵……月兒,這才幾天不見,脾氣怎麼見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