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天書開啟

第五章美女,需要保鏢嗎

  「老闆,她離開了天江大橋,身邊跟着一名陌生的男子。」
  就在易麟他們離開沒多久,他們之前沒有注意到的天橋上,一個戴墨鏡的黑衣人正打電話向另一邊彙報。
  黑衣人的電話中,很快傳來一個陰沉的聲響:「我要她身邊那個陌生人的準確信息,找到他們今晚入住的地點,監視起來,我不希望有意外發生,知道嗎?」
  「是,老闆!」黑衣人結束對話,冰冷的面孔毫不改色,轉身朝身後一輛黑色轎車走去。
  天江市市區內,帶着女子入住一家酒店的易麟,此時正獨自盤坐在轉椅上內視身體。
  就在剛才,女子……啊不,現在應該說是楚姜月在情緒平靜下來疲憊入睡之後,一年來,除了易麟召喚從未有過動靜的天地寶典有了變化。金色的字樣出現在他的意識海中:救人一命,福澤一生,道統中興,天地初始。
  內視這句話,易麟很快發現自己的血脈中,無故多出一股蓬勃的金色氣流在遊動,貫通奇經八脈,流遍全身。
  感受到體內的這股金色氣流,易麟驚心。
  「天地寶典,出來!」隨着易麟一聲呼喚,藏於他意識海中的天地寶典顯現,平躺在易麟的眼前。
  易麟也不怕天地寶典的出現會被楚姜月發現。這一年的時間,易麟已經知道,這本奇怪的金色書籍,除了他,沒有人可以看見,而且他還是證實過的。
  伸手將天地寶典拿到手中,易麟的目光直視着用小篆書寫的四個金色大字,這一刻,他只覺得體內那股金色的氣流變得躁動起來,有部分金色氣流直接從他的指尖流溢出去,融入天地寶典中。
  也就在這時,以往無論易麟用什麼辦法都無法打開的天地寶典,現在居然主動翻開了封面,顯露出裏面的第一頁內容。
  易麟吃驚,要知道他現在對天地寶典的理解都是這本書主動傳達到他意識海的東西,沒想到因為他解救楚姜月體內出現金色氣流,居然憑藉這些氣流打開了這本書,還真是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
  帶着一份驚奇與期待,易麟把目光投放在天地寶典的第一頁上,他也只能翻閱第一頁。
  「天地歸一,萬法皆滅,重啟大道,因果始現,成六道輪迴,地獄道、餓鬼道、畜生道、修羅道、人間道、天界道,創六界天鋼,天界、魔界、妖界、地獄界、修真界、世俗界,封諸天神魔妖鬼職位,道統天地,萬物飛升……」
  隨着易麟口中念叨着書頁上的金色字幕,無形中,易麟沒注意到,每當他念出一個字,這個字就會融入他的體內。
  漸漸地,易麟對外界失去了感應,意識也感受不到自己身在何方,只覺得自己彷彿存在廣袤的宇宙之間,周圍布滿天地寶典上面的金色文字,而且每一個字內都蘊含玄機,奇妙無窮。
  就這樣在主意識陷入一個奇妙的環境中時,不知過了多久,也不知道現在外面是什麼時辰,當易麟從那種奇怪的意境中轉醒,眼睛蹭亮,他好像明白了什麼。
  一直以來,絕對前無僅有的,對天地寶典都抱着痛恨心裏的易麟,此時,從那個奇妙境地中回神的他,如同幡然醒悟一般。他終於知道,一直被他誤認為一無是處的天地寶典居然是一件極其恐怖的神器。
  「原來老子來到這個世界居然不是降妖除怪、伸張正義的,而是用這本書來這個與地球文明一樣、無神無鬼論的世界把這些虛無縹緲的東西都弄出來,卧槽,凌駕大道之上,分封天地之間,尼瑪!我豈不是比華國神話中的鴻鈞道祖還要牛B?」
  大量的金色文字融入易麟的體內,就在這轉變之間,易麟似乎已經知道他來到這個世界的任務,一聽就知道是很牛B的任務。
  「不行,還要做一番了解。」
  繼續消化體內融入的信息,易麟不想錯過任何細節。隨着易麟對天書寶典的了解越多,他的面色就越吃驚,挑了其中一個出來。
  大道等級:入門、丹田、後天、先天、返璞歸真……(超凡、脫俗、金丹、元嬰、分神、合體、渡劫、羽化、地仙、天仙、金仙、大羅金仙、羅天上仙、准聖、聖人、混元聖人、天道唯一、大道唯一,這些境界易麟暫時還無法洞察)。
  只能看到五個等級,而且是屬於世俗界的實力等級,這也就意味着,後面那些易麟無法洞察的等級,都不屬於他現在所在的世俗界,而是更高層次的東西。這一了解,易麟馬上對自己的實力進行洞察。
  「先天巔峰?卧槽!」
  一看自己的實力,易麟內心狂喜。
  先天巔峰,在他沒有了解這些等級分化的時候他可能沒什麼概念,但現在,只要他能洞察的等級,所具備的能力他都有所了解,好像親自嘗試過一樣。
  擁有先天的實力,就意味着易麟已經可以憑藉速度避開普通槍械打出的子彈,這是什麼概念?
  躲避子彈的反應速度?要知道易麟現在所處的世界是沒有任何奇能異士的科技文明,擁有這樣的實力,他在這個世界近身戰鬥那絕對是無敵的存在。
  易麟不敢想像,強忍着內心的激動,他繼續消化剩下的信息。
  而在他全身心投入的時候,不知不覺,天,已經大亮,而昨夜很早就睡下的楚姜月,也從睡夢中蘇醒過來。
  「他昨晚一直沒睡?」醒來的楚姜月看見坐在轉椅上一動不動地易麟,美目傳神,玉面微凝。
  不管易麟是不是守了她一夜(楚姜月是這樣想的),楚姜月從床上起來,也沒去理會易麟,直接走進洗漱間,關上房門。
  許久之後,洗漱完,重新穿上昨夜那身高檔職業套裝的楚姜月走了出來,看見易麟依然是她進入洗漱間時的那個姿勢。本想不打聲招呼就離去的她,猶豫了一下,不斷變化的眼神盯着易麟看了許久。
  不管如何,昨夜若非眼前這名男子在她最悲痛、失去理智的時候將她從死亡中解救出來,她楚姜月現在只怕已經是一具冰冷的屍體。
  於是,楚姜月深吸了一口氣,平復內心的情緒走到易麟身邊叫了他幾聲,可她的叫喚易麟一點反應也沒有。
  本想着在離開前和易麟道個別的楚姜月,她發現易麟好像睡的很死的樣子,而且眼前這人睡覺的姿勢也太古怪了。
  只見易麟盤腿於轉椅之上,雙手平放在膝蓋之間,雙眼緊閉,神情冷峻,均勻地呼吸時有時無。
  近距離看着易麟,楚姜月無意識的開始注意到易麟的面孔。不是少/女心中的白馬王子,長得也就是小帥,五官勻稱,小麥膚色,一張乾淨面容之上帶着淡淡的滄桑之感。
  「喂,天亮了!」不知道該怎麼稱呼易麟的楚姜月打量完他,再次冷喚一聲。
  但易麟依然沒有反應。
  連續數次叫喚都不見易麟有任何舉動的楚姜月,面容這下是真的有了一絲嬌怒。
  似乎從昨晚就和易麟杠上的她,見易麟神態安詳的模樣就氣不打一處來。
  不再去理會易麟現在情況的她,貝齒一咬,伸頭到易麟的耳邊,大喊:「天亮了,該起床了。」
  「靠!何方妖孽膽敢在貧道面前撒野,看貧道不收服於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