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跑錯片場的劇情

第四章天書開啟

  「哈哈哈……發了,發了,這下發達了,時來運轉啊有木有?氣運九彩神鳳啊!大道與之同源,天道與之同生,世間僅有,不行,一定要和這女人成為朋友,一定要,如果能……嘿嘿……」似乎想到更加激動的事的易麟,那副豬哥相更勝之前,而且在他的雙眼中,全是滿天星,金燦燦的金星。
  「我不會遇見瘋子了吧?」易麟不知道,在他的表現過於異常的時候,注視着他的女子,之前對他的笑意被一絲凄楚所取代。
  如果易麟知道女子的想法,不知道會作何感想?
  不再去注意易麟,女子苦笑着搖了搖頭,轉身面朝鐵欄。
  「也許這就是命運吧!呵呵……這就是你想看到的對不對?你成功了,你現在滿意了,我走投無路,一無所有,但就算死,我也不會把我最寶貴的東西給你,再見了,這個世界。」女子自言自語地說著,身影慢慢爬上鐵欄。
  還在YY中的易麟一看到女子這一舉動,心中一沉:「她要幹什麼?難道是想跨過鐵欄玩『泰坦尼克號』?不要啊!我恐高!」
  就在易麟猜測的這會兒功夫,女子已經站在鐵欄上,面朝下面的江河,那雙漂亮的星眸中,兩滴珠光滑落,一抹決然在玉臉上顯露出來。
  「靠,她是準備跳江……」終於發現問題的易麟面色大驚。
  容不得他多想,快速轉身朝女子撲過去易麟,口中大喊:「美女等等,你千萬不能跳啊!你跳了我的榮華富貴就沒了。」
  可惜,女子似乎已經沒有對生的眷戀,星眸閉上,身影朝着鐵欄外倒了下去。
  「不要啊——」
  易麟驚急,都沒有多想,直接從鐵欄內撲飛出去,想要在最後一刻抓住女子的身影。但劇情會像電影裏面的那麼狗血嗎?女主跳江,男主在最危急的時刻英雄救美,然後美女情不自禁的愛上男主?當然不是了。
  易麟撲飛出去的時候,女子已經朝着橋下的江面墜落,他易麟這英勇一撲,抓住的僅僅只有空氣。
  「美女啊!你為什麼這麼想不開?本來你未來的人生將是一片輝煌,可現在就這麼沒了,還讓我看見卻摸不着,我的人生為什麼就這麼悲劇……」易麟面色痛苦,抓住空氣的大手別提有多難受了,可話才說到一半,心中似乎想到什麼的易麟,面色驚恐地朝身下看去。
  「完了!」
  這一看,易麟的腦海中直接成了空白。
  「嗖——」
  「啊啊啊……我沒想過也要跳海啊!救命啊——」
  「撲通——」
  聲音在空氣中沒有持續多久,隨着入水聲響起,天下太平。
  「嗚哇……咳咳……哈哈哈……我居然沒死,十幾米掉下來我居然沒死,嘶~有點冷……對了,美女?靠,美女堅持住,本天師來救你了。」從水底鑽出來的易麟在慶幸自己還活着之餘,想到在他之前還有一人也跳入這江中,意識一愣的他,轉間又鑽入水下。
  沒多久,兩道濕淋淋的身影爬到岸邊。
  「美女,你可不能死啊!哥們今後的幸福生活就全靠你了……」抱着女子來到江邊的易麟,或許除了女子那逆天的運勢之外就沒想過自己此時面對的是一位絕色大美女的他,一邊給大美人做着人工呼吸,一邊用雙手在女子的胸外按壓。
  不斷反覆,不斷念叨,終於……
  「噗……咳咳……」
  半天的努力,一道水柱從女子的口中吐出,幾聲咳嗽,易麟暗幸,終於救過來。
  如釋重負,大大鬆了口氣的易麟,直接背朝身後一屁股坐下。
  要說今夜易麟也夠狼狽的,有床不能睡,有家不能回,本想來這大橋上散散心,誰能想到會遇上這樣的事,好在,一切都是值得的。看着轉醒的女子,易麟注視着她,內心開始產生無數的幻想。
  「是你救了我嗎?我會報答你的,給你一生的榮華富貴。」
  「小女子無以為報,只好以身相許,以後我的家產都是你的了。」
  想到這些,好吧!易麟完全傻了,都不知道什麼是現實,什麼是夢幻了,滿腦子都在想着大把的鈔票迎面砸來。
  沒辦法,這一年的異世界生活讓易麟窮怕了,最主要的是,現在他急需一筆錢解決溫飽、住宿問題。
  「是你救了我?」
  在易麟滿腦子YY的時候,女子終於完全清醒。直起上身的她,用迷茫的眼神看了看四周,最後發現之前那個在橋上的傻子,再看自己現在的模樣,女子頓時什麼都明白了。
  聽到女子的詢問聲,易麟從幻想中清醒,心中一想到那些無數個可能,趕忙起身走到女子身前蹲下,點頭道:「嗯嗯!美女,是我救了你。」說完,易麟帶着激動和期待的眼神注視着女子,似乎女子接下來就會許諾他各種好處一樣。
  然而……
  「啪……」
  「……」
  沒有等到自己想聽的話,但一道清脆的耳光卻徹底讓易麟認清了現實,世界,頓時安靜了。某個之前還異想天開的興奮男,此時,一手捂住那被女子突然扇了一記耳光的左臉,一手指着女子,目光中全是駭然。
  尼瑪,這劇情是不是跑錯片場了,這根本和易麟想的不一樣啊?他只要重禮相謝、榮華富貴,而不是耳光啊!而且還是扇他耳光。
  沒等易麟發問「為什麼要打我之類的話」,女子也不覺得冷,突然帶着眼淚,痛苦地對易麟吼道:「你為什麼救我?你為什麼要救我?你們不是都希望看着我死嗎?現在我自己走上這條路,為什麼還要假惺惺地來救我?」
  被女子這一喝,本就找不着東南西北的易麟徹底懵了。
  心中淚奔的易麟,不明白為什麼每一件事都不按照它該有的劇情走下去?這木有情啊!誰坑誰啊!誰坑誰啊?
  「那個、小姐,你先別激動,別激動好嗎?」易麟現在是不敢有任何奢望了,這大晚上的,還是孤男寡女,要是讓女子繼續大喊大叫,一會兒還不知道會鬧出什麼幺蛾子。
  可易麟把事情看得太簡單了,他根本不清楚他面對的人到底遭遇了什麼。
  他不勸還好,這一勸說,女子情緒更是無法控制。
  「不要你假惺惺裝好人,呵呵……你們奪走我的一切,將我逼上絕路,不就是想連我的人也奪走嗎?好!你們成功了,現在我就在你面前,你上啊!上啊!」說著,女子兩手撕開自己濕淋淋的衣領,臉上帶着比面對死亡還痛苦的慘笑。
  看着略顯癲狂的女子,易麟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打擊居然讓一個本該追星捧月、受萬眾矚目的女子變得如此絕望。如果說之前易麟救女子是因為她未來的運勢過於「驚世駭俗」想要和她沾上因果,那現在,女子絕望中無助的眼神,卻讓易麟抹去了所有不切實際的想法,斷了心中一切雜念。
  重新正視自己的易麟,臉上燃起了微笑。他的這一笑在女子的眼中可能是對她的嘲諷,但只有易麟知道,他是準備幫對方。
  蹲下去的身影站了起來,強忍着寒意,易麟背對着女子,眺望着江面,鄭重其事的說道:「姑娘,我接下來說的話你可能認為我是瘋子,甚至認為我說的不是人話,但如果你相信我,你今後的人生將發生翻天覆地的改變。」
  不需要得到背後之人的答覆,平復內心的情緒,拋開一切雜念,易麟續道:「你知道不知道你剛才的舉動有多傻?你已從厄運中解脫,未來將受道之庇護,往後的人生中不僅處處有貴人相助,所行之事也會一帆風順,你若當官,平步青雲、直上雲霄,你若經商,財源滾滾,富可敵國,你的未來如此燦爛光輝,為何要放棄生命?「
  「你說的貴人相助是指你自己吧?「背後女子不帶任何情感的話語傳來。
  易麟聞言一愣:還是沒人相信嗎?
  易麟苦笑,以他的能力,自然知道他與女子的關係,或者說,從他為救女子誤墜江河之時他們就沾上了因果,揮之不去了。
  也沒必要隱瞞,背對着女子的易麟點頭:「是的,我確實是你的貴人之一,而且是最重要的貴人,雖然我現在才接觸到一點點緣法,但我可以肯定。」
  「呵呵……我就知道會這樣,省省吧!你認為我會相信嗎?」女子冷嘲,從內心鄙視易麟這種裝模作樣、虛偽的人。
  這樣的結果易麟早在預料之中,因為這個世界的人,他們對玄學的理解更偏向於娛樂,根本沒人相信玄學是真實的。或許,如果不是這樣的事發生在自己身上,易麟打死也不會相信虛無縹緲的玄學。
  「我不要求你現在相信我的話,但我可以跟你打一個賭,就看你敢不敢跟我打這個賭?「易麟轉過身來,用不帶任何瑕疵的眼神注視着半坐在地上的女子。
  女子微抬長發遮掩的額頭,一道迷茫的目光從那烏黑的秀髮現散發出來。
  「敢不敢?」
  女子僅僅看了易麟一眼,沒有再開口,而是略顯吃力地站起身來,身子搖搖欲墜地便要再次走向江河。
  「好,你可以不說,但我知道你今後十年內會做什麼,你會經商,而且一年之內你將擁有超過三百億美幣的流動資產。」
  易麟此話一出,不斷朝着江面靠近的女子突然停頓下來。
  「得救了!」這是易麟的想法。
  然而,沒等易麟多高興多久,只聽蒼涼的話語從女子口中說出來:「你是好人,至少你的欺騙是真的為了我好,呵呵……但一切都晚了,我回不去了。」說著,女子不再有所停留,距離江面的身影越來越近。
  說了半天女子還是不相信他,認為那只是易麟安撫她的話。易麟很受打擊,不明白為什麼就沒人相信他一次?但女子此刻的安危才是重中之重,由不得他太多想。
  「你這個女瘋子、傻女人!」眼看女子的下半身已經有三分之一浸入冰冷的江水中,又氣又急地易麟不再多費口舌,直接一個健步沖了上去,將入水的女子抱起。
  「啊……你、你要做什麼?」
  能感受到懷裡女子的驚顫,易麟不想多說:「耍嘴皮子永遠征服不了女人,最簡單、最粗暴的方式才是真理。」說完,也不管女子此刻的反應,抱着她就走上河岸的易麟,直接朝着市區走去。
  「你、你混蛋,放開我,你放開我……」
  「是,我混蛋,但是我這個混蛋救了你。」
  「我不要你救,你不要臉!」
  「美女當前,我還要什麼臉?」
  「你……我、我咬死你。」
  「啊……瘋女人,你屬狗的呀?「
  ……
  聲音越來越模糊,越來越輕微,直到兩人的身影消失在夜市霓虹的燈光中,在空氣中傳響的聲音才消失。
  「老闆,她離開了天江大橋,身邊跟着一名陌生的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