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天地寶典 第三章跑錯片場的劇情(2)_淺官小說
◈ 第三章跑錯片場的劇情

第三章跑錯片場的劇情(2)

冷,突然帶着眼淚,痛苦地對易麟吼道:「你為什麼救我?你為什麼要救我?你們不是都希望看着我死嗎?現在我自己走上這條路,為什麼還要假惺惺地來救我?」
  被女子這一喝,本就找不着東南西北的易麟徹底懵了。
  心中淚奔的易麟,不明白為什麼每一件事都不按照它該有的劇情走下去?這木有情啊!誰坑誰啊!誰坑誰啊?
  「那個、小姐,你先別激動,別激動好嗎?」易麟現在是不敢有任何奢望了,這大晚上的,還是孤男寡女,要是讓女子繼續大喊大叫,一會兒還不知道會鬧出什麼幺蛾子。
  可易麟把事情看得太簡單了,他根本不清楚他面對的人到底遭遇了什麼。
  他不勸還好,這一勸說,女子情緒更是無法控制。
  「不要你假惺惺裝好人,呵呵……你們奪走我的一切,將我逼上絕路,不就是想連我的人也奪走嗎?好!你們成功了,現在我就在你面前,你上啊!上啊!」說著,女子兩手撕開自己濕淋淋的衣領,臉上帶着比面對死亡還痛苦的慘笑。
  看着略顯癲狂的女子,易麟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打擊居然讓一個本該追星捧月、受萬眾矚目的女子變得如此絕望。如果說之前易麟救女子是因為她未來的運勢過於「驚世駭俗」想要和她沾上因果,那現在,女子絕望中無助的眼神,卻讓易麟抹去了所有不切實際的想法,斷了心中一切雜念。
  重新正視自己的易麟,臉上燃起了微笑。他的這一笑在女子的眼中可能是對她的嘲諷,但只有易麟知道,他是準備幫對方。
  蹲下去的身影站了起來,強忍着寒意,易麟背對着女子,眺望着江面,鄭重其事的說道:「姑娘,我接下來說的話你可能認為我是瘋子,甚至認為我說的不是人話,但如果你相信我,你今後的人生將發生翻天覆地的改變。」
  不需要得到背後之人的答覆,平復內心的情緒,拋開一切雜念,易麟續道:「你知道不知道你剛才的舉動有多傻?你已從厄運中解脫,未來將受道之庇護,往後的人生中不僅處處有貴人相助,所行之事也會一帆風順,你若當官,平步青雲、直上雲霄,你若經商,財源滾滾,富可敵國,你的未來如此燦爛光輝,為何要放棄生命?「
  「你說的貴人相助是指你自己吧?「背後女子不帶任何情感的話語傳來。
  易麟聞言一愣:還是沒人相信嗎?
  易麟苦笑,以他的能力,自然知道他與女子的關係,或者說,從他為救女子誤墜江河之時他們就沾上了因果,揮之不去了。
  也沒必要隱瞞,背對着女子的易麟點頭:「是的,我確實是你的貴人之一,而且是最重要的貴人,雖然我現在才接觸到一點點緣法,但我可以肯定。」
  「呵呵……我就知道會這樣,省省吧!你認為我會相信嗎?」女子冷嘲,從內心鄙視易麟這種裝模作樣、虛偽的人。
  這樣的結果易麟早在預料之中,因為這個世界的人,他們對玄學的理解更偏向於娛樂,根本沒人相信玄學是真實的。或許,如果不是這樣的事發生在自己身上,易麟打死也不會相信虛無縹緲的玄學。
  「我不要求你現在相信我的話,但我可以跟你打一個賭,就看你敢不敢跟我打這個賭?「易麟轉過身來,用不帶任何瑕疵的眼神注視着半坐在地上的女子。
  女子微抬長發遮掩的額頭,一道迷茫的目光從那烏黑的秀髮現散發出來。
  「敢不敢?」
  女子僅僅看了易麟一眼,沒有再開口,而是略顯吃力地站起身來,身子搖搖欲墜地便要再次走向江河。
  「好,你可以不說,但我知道你今後十年內會做什麼,你會經商,而且一年之內你將擁有超過三百億美幣的流動資產。」
  易麟此話一出,不斷朝着江面靠近的女子突然停頓下來。
  「得救了!」這是易麟的想法。
  然而,沒等易麟多高興多久,只聽蒼涼的話語從女子口中說出來:「你是好人,至少你的欺騙是真的為了我好,呵呵……但一切都晚了,我回不去了。」說著,女子不再有所停留,距離江面的身影越來越近。
  說了半天女子還是不相信他,認為那只是易麟安撫她的話。易麟很受打擊,不明白為什麼就沒人相信他一次?但女子此刻的安危才是重中之重,由不得他太多想。
  「你這個女瘋子、傻女人!」眼看女子的下半身已經有三分之一浸入冰冷的江水中,又氣又急地易麟不再多費口舌,直接一個健步沖了上去,將入水的女子抱起。
  「啊……你、你要做什麼?」
  能感受到懷裡女子的驚顫,易麟不想多說:「耍嘴皮子永遠征服不了女人,最簡單、最粗暴的方式才是真理。」說完,也不管女子此刻的反應,抱着她就走上河岸的易麟,直接朝着市區走去。
  「你、你混蛋,放開我,你放開我……」
  「是,我混蛋,但是我這個混蛋救了你。」
  「我不要你救,你不要臉!」
  「美女當前,我還要什麼臉?」
  「你……我、我咬死你。」
  「啊……瘋女人,你屬狗的呀?「
  ……
  聲音越來越模糊,越來越輕微,直到兩人的身影消失在夜市霓虹的燈光中,在空氣中傳響的聲音才消失。
  「老闆,她離開了天江大橋,身邊跟着一名陌生的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