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天地寶典

第三章跑錯片場的劇情

  「你TM給我出來!」如同發泄式的一聲咆哮驚天動地,易麟再也不需要忍耐,一次次的失業加上這最後一次,他需要把心裏面積壓許久的怒火都發泄出來。
  可他不知道的是,這一聲咆哮,他是爽了,卻把他周圍的鄰居嚇個半死。
  耳邊聽見周邊鄰居一個比一個還憤怒的叫罵,好吧!引起眾怒了。
  眾怒難消,即使易麟很能打,但也不敢把整棟出租樓的人給得罪了。自覺地縮了縮頭,有些怕怕的樣子。
  也就在這一小段插曲之後,易麟的手上,突然一道金光閃現,憑空出現了一本厚厚的金邊書籍,這就是他身體裏面多出來的東西——天地寶典。
  看到這本書,易麟內心的怒氣就不打一處來。
  「混蛋,你不是能讓我穿越、重生嗎?你不是很有能耐嗎?那你告訴我,我現在還能做什麼?」因為之前的咆哮引來眾怒,這一次,易麟即使內心再痛恨這本天地寶典,也極力壓制內心的怒火,咬牙切齒地問。
  「嗡嗡嗡……」
  天地寶典似乎有靈性,在易麟的話音落下,當場散發出一道道金光。如同絲線一般的金光飄蕩到半空,就在夜星羽的眼前構建成一個個醒目的文字。
  「天傷地殘,六道皆眠,魍魎亂世,魑魅爭權,留取一線,傳道人間,復我天道,大道重圓,一人一世界,一書一世緣……」口中念着天地寶典勾勒出來的金色大字,易麟的臉色在不斷念叨的時候,越來越陰沉,越來越黑暗,到最後……
  「卧槽你宗族十八代,又是這一句話,你難道就沒有其他的嗎?」好吧!怒到深處,易麟又一次沒控制好自己的聲音,徹底爆發出來。
  而且這一次易麟的咆哮聲比前面一次還要恐怖。但並不知道自己這石破天驚的幾嗓子下去已經徹底激怒某些人的易麟,正�沈晚瓷��他想要拿手中的天地寶典撒氣的時候……
  「咚咚咚……」
  「嘭嘭嘭……」
  房門聲響起,而且聲音越來越劇烈、動靜也越來越大。
  這一發現,易麟只覺得背後陰風一陣冰涼。
  手捧天地寶典,身體慢慢地朝房門處轉過去,驚心動魄的眼睛裏,所見場景是那扇將他與樓道隔絕的房門在猛烈地撞擊中顫抖。
  不是吧?尼瑪,直接殺過來了,有必要這麼認真嗎?
  這下慘了,在這裡住了幾個月都清楚住在這裡的鄰居不是殺豬匠就是刀口上過日子之人的易麟,魂都被下了出來。
  容不得他猶豫。
  在房門沒有被突破之前,易麟果斷收起天地寶典,什麼都沒帶,從自家二樓的窗戶邊直接跳了下去逃生。
  逃到樓下,耳邊聽着破門聲和「找到這小子非宰了他」之類的話,易麟暗幸自己跑得快。不覺間抹了一把額頭,才發現手上全是冷汗。
  「尼瑪!這裡看來是呆不下去了,我TM還真是個茶几,上面全是餐具和杯具,工作沒了,現在連出租房都沒了,這讓我怎麼活啊?」何其悲憤的自白,只見易麟仰天長嘆,苦笑着搖了搖頭,孤寂的身影就這樣在黑夜中漸行漸遠。
  夜,略顯冰涼,已進入寒冬的冷風拂過燈紅酒綠的城市之間,行走在夜路上的易麟,不知不覺間,身影已經來到一座大橋上。
  不願再走了,隨便找了個地方,背靠鐵欄杆,嘴裏面點上一支煙吸了一口,吞雲吐霧之間,內心感觸。
  「難道我真的要走上那條『不歸路』?可TM誰能告訴我到哪裡去找那些東西?」再吸一口煙,易麟內心悲嘆。
  之前,易麟在天地寶典上看到的那段文字在他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就已經見過一次,當時的他還以為這個世界存在妖魔鬼怪需要他去收服,甚至是讓他告訴別人這個世界有不幹凈的東西,結果,幾次碰壁後他才知道什麼叫現實。
  這個世界和地球一樣,根本就沒有他想的那些。在這個世界,什麼鬼啊怪的,都是神話傳說中虛構出來的,根本就沒有的事。而且這個世界與地球文明一樣,歷史發展近似相同,同時只相信科學,科學家們都充分證實了人類的起源是隨着時代的演變由類人猿進化而來的,與神魔無關,什麼神鬼之說都是無稽之談。
  對於這樣一個無神論的世界,易麟在天地寶典內理解的那一套根本不管用,反而在他幾次找大客戶嘗試後都被人家當做瘋子亂棍轟出,別提有多凄慘。
  他不知道重生到這個世界還能做什麼。
  「天道殘識,以成汝身,汝為道,道既是汝,傳道授業,汝之本分,欲往天外天,汝須分封六界,補全天地,成就道之主宰」。
  想着腦海深處多出來的這段記憶,易麟現在覺得何其可笑?自己是道,道就是自己,這是在和他易麟開玩笑嗎?如果這是真的,自己還需要每天為一日三餐而奔波?還需要為了一份工作低聲下氣的去求人?
  這一年來,什麼苦都受過的易麟算是知道了,從天地寶典上,他除了獲得一雙可以看清別人運勢的雙眼,擁有堪比常人十倍的力量之外,他什麼都沒有得到。而他獲得的這雙眼睛,因為實話實說,幾次被老闆炒掉,而他的力氣,因為剛開始的時候控制不好,也讓他一次次從就業的喜悅中走向陰暗。
  「唉!做人難,做男人難,做一個重生的男人更難。」不知不覺間,易麟手中的香煙已經見底。
  「呵呵……做人難,做女人難,做一個失去一切的女人更難?」
  正當易麟埋頭感嘆的時候,耳邊,一道極為好聽又與他言語極為相近的女聲傳來。
  聽到這一聲響,易麟抬起頭來。
  這一抬頭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身邊多了一位女子,而且是一位在他意識中僅存在於傳說中的女神。
  什麼情況這是?
  也許是感受到被別人的目光注視着,出現的女子側身,一雙如同星空般明亮的眸子就這樣與易麟注視在一起,臉上還帶着微笑。
  只是女子不知道的是,在她轉身與易麟對視的時候,易麟的瞳孔猛然大睜,尤其是表情,之前的失落早已不見,取而代之的,竟是震驚的顏色,除此之外,咳咳!某個人的口水都流了出來。
  注意到易麟的表情,奇怪的是女子並沒有生氣,反而帶着越發自嘲的微笑說道:「呵呵……你們男人都是一個樣,沒一個好東西,但你比他好,至少你不去掩飾內心最真實的想法,而他?呵呵!認識他是我這一生中最大的恥辱,不過,這些馬上都與我無關了。」
  易麟如果聽到女子的話一定知道他的表現被對方誤會了,但他現在根本沒有心思去理會其他,他的目光此時全部被女子的面龐所吸引。
  彩氣環繞,金光外顯,頂空有神鳥九彩鳳凰盤旋,天啊!這是洪福齊天的徵兆。
  如果易麟沒有理解錯誤,他眼前的這名女子,今後絕對非比尋常,而且一個人的氣運凝氣成祥,還是天地寶典中最為神秘的神鳥九彩鳳凰,這將意味着,此女未來不是國母就是女皇,甚至是世界主宰。
  「哈哈哈……發了,發了,這下發達了,時來運轉啊有木有?氣運九彩神鳳啊!大道與之同源,天道與之同生,世間僅有,不行,一定要和這女人成為朋友,一定要,如果能……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