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我做道士的那一天

第十章我做道士的那一天(2)

r>  錢到手,內心大定的易麟,做派就更加認真:「好了女施主,現在你可以問貧道你想知道的姻緣,貧道保證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這就開始了?」女人一愣,好像易麟對她什麼也沒做啊?除了她拿出來的兩百塊「平白無故」不見了。
  易麟奇怪地看着女人,不解道:「難道女施主想要好好想想?」
  「不是,我只是想說,你不給我看看手相、看看面相就讓我問問題,你不覺得這和電視電影里演的不一樣嗎?」
  我勒個去,這都哪跟哪啊?
  易麟搖頭苦笑,語重心長地說道:「女施主,請不要把貧道和那些演技派的假道士相比較可否?貧道可是得道高人,世間因果貧道一眼就能看出,現在,錢,貧道已經……咳咳!已經收了,還給你是不可能滴!你若想問,貧道可以在特定的情況下回答你三個有關姻緣問題,如果不問,那你請離開,貧道還要做生意。」
  「卧槽,牛,太牛B,這哥們兒不會是逗比請來的猴子吧?」
  「嘿嘿!好戲開始了。」
  女人聽了易麟的話,這才知道自己的兩百塊錢果然是被眼前這個道貌岸然的傢伙拿走的。
  感覺自己好像被騙了一樣,女人臉上的笑意逐漸被一絲冰冷所取代。開玩笑,想她霖天嬌是何許人也?在這天江市一畝三分地上,從來都只有她耍別人的份,什麼時候她被別人耍過?
  不由得,一絲怒火在心中燃燒,身前的那道鴻溝此起彼伏的,煞是亮眼。
  不過霖天嬌對情緒的控制很好,想到自己坐在這裡的目的,臉上的怒色很快便被笑顏所取代。
  一雙彷彿會說話的眼睛盯着易麟,緩慢道:「道長既然這麼厲害,那請問道長,我到現在都還沒有男朋友,屬於我的姻緣什麼時候到來呀?」
  問題來了,易麟也知道他該幹活了。
  「嗯……」只見易麟裝模作樣地沉思起來,其實就是在利用他那雙眼睛對霖天嬌的氣運進行分析。
  經過前一夜的變化,易麟發現,只要他按照內心的想法對一個人的氣運進行分析,腦海中便會浮現出與此人過去、未來的相關信息,對於這種現象,他在天地寶典第一頁上獲得的理解是——天機。
  要說霖天嬌的氣運還真不錯,分析中,易麟已經知道霖天嬌這一生註定大富大貴,無論是情場還是生活中,註定都是幸福的,雖然與楚姜月相差十萬八千里,但憑她的氣運,不像是沒有男朋友的人……嗯!準確的來說應該是不像是沒人真心喜歡的人。
  對於這個女人的問題,在姻緣上已經有答案的易麟,很是奇怪。反覆琢磨,很快,易麟心中有了結論。
  「女施主,雖然貧道已知曉你心中想法,但既然你問了,貧道收了錢,也就實話實說,你有男朋友,而且除了現在的男朋友,你周圍還有很多真心喜歡你卻被你拒之門外的人……」
  「你說謊,我根本……」
  「別急,貧道既然敢這樣說,自然會給女施主一個說法。」易麟沒給霖天嬌反駁的機會,接着道:「你天生富貴,生在豪門,喜歡你的人自然不少,而且你有先天優勢(漂亮),這就意味着,你在情場上至今從未有過失敗,你問貧道一個已經不需要回答的問題,貧道只能送你九個字……」
  「哪九個字?」
  「花錢找樂子,洗洗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