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非人的速度

第十章我做道士的那一天

  「你知道全世界每天有多少人消失嗎?一千多個,你應該很快就會成為他們中的一員,哈哈哈……」說完,江天縮回頭,帶着囂張的笑聲、在轎車發動聲中張揚而去。
  一次威脅易麟忍了,但江天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戰易麟心裏的承受底線,現在不僅直接威脅他要讓他從這個世界上消失,還把他的財神爺也給嚇走了,各種忍受疊加,叔叔可忍,嫂嫂也不能忍了。
  「瑪德,你想讓我消失,我就先打得你在未來不能自理。」
  猛然抬頭,縮聚成針的瞳孔看着已經駛出數百米遠的轎車,易麟心中一橫,腳下頓時生風,十步並一步,直接從後面追了上去。
  坐在前面行駛轎車內的江天在威脅完易麟之後,回到座位上的他一臉陰沉的想着接下來要讓易麟怎麼死,但他沒注意到,在他的車後面,有一道身影正迅速靠近他。
  「少爺,那小子追上來了,尼瑪!變態,這速度還是人做得到的嗎?」
  「什麼?」坐在車內的江天聞言一驚,迅速回頭朝後車窗看去。這不看還好,一看之下,江天心臟都被嚇一跳。只見他的車後,是一道不斷在車與車之間穿梭的身影,而且是面對面,江天一眼就看出在他車後追趕的人正是易麟。
  「瑪德!快,快,加速,快加速甩掉他。」已經沒有之前淡定的江天,他突然覺得剛才威脅易麟似乎是一個錯誤。
  車子加速,繼續看向後車窗的江天,發現後面的易麟依然窮追不捨,而且距離越來越近,心中又驚又怒。
  「不好,少爺,前面馬上紅燈,我們過不去了。」
  「給我闖過去,有什麼事我擔著。」後面追趕的易麟給了江天抹不去的陰影,只想儘快擺脫易麟的江天簡直喪心病狂。
  「是!」
  轎車再次加速,根本沒有停下的勢頭。
  「瑪德,這到底是什麼怪物?」
  不管江天如何吃驚,雖然最後是擺脫了易麟的追趕,但這一整天,只要一想到易麟那非人的速度,他就平靜不下來。自然,因為最後那一幕,江天原本想着報復易麟的手段已經不可取,對付易麟,他需要更有把握的方式。
  而易麟,本來是能追趕上去的,卻因為江天在市區超速行駛,雖然這大冷天的沒多少行人,但怕逼急了江天會造成意外事故的易麟,最後只能不甘的放棄。
  不知覺中,易麟獨自來到昨夜和楚姜月相遇的天橋上。
  從橋上眺望着江面,內心煩躁的易麟突然悲催的發現,事情忙到最後,受傷的那個人不是楚姜月、也不是江天,而是他易麟。
  因財生愛,「一見鍾情」,對於擁有悲慘遭遇的楚姜月,易麟知道他陷進去了,可問題是,現在的他,隨着楚姜月的離開,他什麼都沒了。財神爺沒有了,剛發的工資也沒有了,還有那一廂情願的愛。
  「啊……接下來怎麼辦?身上就三百塊錢了,嗚嗚……為什麼做好事最後受傷的是我這個做好事的人?」
  好吧!本性難移,再怎麼受打擊,、再怎麼一見鍾情,現在,對易麟來說也抵不上一個狗窩、一頓飽飯強。
  繼續去找楚姜月顯然是不可能了,人家身邊跟着的是警察,以楚姜月對易麟的態度,他要是敢追上去,不被當做流氓拘留才怪,再說,天江市的警察局是在什麼位置啊?
  內心淚奔如流的易麟,最後只能掏出那個乾癟癟的紅包,從裏面拿出那三張沒差點被昨夜江水洗白的老人頭,垂頭喪氣地、一步一晃頭地離開了天江大橋。
  就這樣在平靜中渡過了一天一夜,不知不覺,龍夏帝國一年之中最熱鬧、最溫馨的一天到來——大年三十。
  今夜是大年三十,繁華的市區內霓光彩照,熱鬧的場面將星空下的夜色都變得通紅一遍。家家戶戶張燈結綵,歡聲笑語滿布整個市區。時有禮花漫天、爆竹聲響,到處都洋溢着喜悅的氣氛,可這些對某個人來說,卻變得可望而不可即。
  「過年了,易麟,新年快樂。」已經「無家可歸」的易麟此時正坐在公園的一個角落中,左手捧着窩窩頭,右手拿着一包鹹菜,身邊還有一瓶啤酒和瓜子的他,這就是他的年夜飯,冷清、簡易、清淡。
  在自己給自己祝賀的時候,易麟不知不覺的將目光仰望着天空,看着那些在天上綻放開來的禮花,心中感嘆的同時,他也渴望能有一個人能陪他度過這異世界最重要的一天。一年多了,在這個世界一直都是孤家寡人一個的易麟,這一夜,心中對身邊能有個可以陪他說話的人的渴望愈發強烈。
  就是這一想法的出現,易麟的腦海中浮現出楚姜月的身影。
  她冰冷、她無情,她可望而不可即,但她美麗、她善良,還有……她是易麟在這個世界唯一給他帶來感動的人。
  他們認識的時間很短,甚至到現在楚姜月都還不知道他易麟叫什麼名字,但這一刻,這個身影的出現,易麟知道,他真的心動了。
  「月兒,我易麟發誓,一定要找到你,無論你在哪裡,我、易麟、都要找到你……」堅定的誓言在彩光瀰漫的市中心公園傳出,掩蓋住了天上的禮花聲。
  下定決心的易麟不再失落,在原地收拾一番後,離開公園。當他在天江市的廟會上看到一個古裝店的時候,一絲微笑浮現,轉身進入了古裝店。
  三十過去,除夕到來。
  一大早,天空放晴,溫冷的陽光下,天江市的市中心公園一個比較顯眼的地方,有一道極為顯眼的身影吸引了過往行人的注意。
  他身着白色的古武道袍,頭戴白色「跟頭蒜苗」(稱道士帽),手着浮塵,身前是一張簡易的木桌,上面擺放着零零碎碎地符紙,而在他的座位後面,豎著一根竹竿,竹竿上面掛着一面白布,上面寫着兩行字,這左邊一行字寫着:不想死就過來;右邊一行字則是這樣寫的:給我錢快滾蛋。
  此招牌一打出,我靠!周邊全是人,比那些賣藝、文采飛揚乞討的周圍的人還要多。
  「不想死就過來,給我錢快滾蛋,靠,兄弟,高人啊!就算那些神棍出來混口飯吃,這招牌上怎麼也要寫着什麼神機妙算、算無遺策、李半仙啊之類的話,你這還真是別出心裁啊!兄弟我還是頭一遭遇見,佩服。」
  「唉!這年頭什麼人都有,為了出名,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又是一個社會的蛀蟲啊!」
  「喧嘩取寵,長得還蠻好的一個小夥子,就算去賣/身也比在這裡丟人現眼強啊!」
  「都什麼年頭了還有算命的?真搞不懂這些傢伙是不是閑着沒事幹,玩/蛋,大年初一的,還真是什麼奇葩都有。」
  現在被眾人議論紛紛的小夥子不是別人,正是我們的主角易麟,現在是易大天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