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9章 (2)

很尷尬,唐夭給她弄的離婚協議,不知道什麼時候偷偷加了幾條協議款。
句句偏向她。
難怪出門的時候,唐夭還很興奮,彷彿她這一去就家財萬貫了。
可這也不太現實。
她抬眸看向葉南洲,他在生氣,或許還覺得她心機頗重,敢這麼獅子大開口。
「葉總,這份協議,是我寄錯了。」溫旎把協議書合上:「如果你很急,我可以儘快給你拿另一份。」
「我不行?」
他已經走過來,臉黑着,似乎在她這裡驗證這句話的含義。
她忍不住後退了兩步:「葉總,這個,我可能不太清楚,路曼聲應該更清楚……」
下一秒,葉南洲抓住她的手,把她帶入懷中。
溫旎沒有反抗的能力,被他禁錮着,推到桌子與他之間。
她雙手撐着桌面,腰椎骨卻撞到了桌角,有點疼。
「你這麼想要孩子,怎麼不早說?」葉南洲道。
溫旎張了張嘴,話還沒說出口,葉南洲又冷笑:「還是你想用孩子綁住我?離婚是苦肉計,目的是為了和我有個孩子?」
他的話讓溫旎臉色越來越差,她掙扎的推開他的手:「葉南洲,你別太過分了!」
葉南洲反而更加冷漠,疏遠了許多,語氣凌冽的說:「溫旎,這幾年我從來沒虧待過你,別想那些不切實際的東西!」
他並不理解她。
在他眼裡,嫁給他,她的日子錦衣玉食,帶着「葉太太」的稱號,光鮮亮麗。
可她並不幸福。
溫旎平靜下來,不想與他過多爭執:「你別忘了,三年的婚姻契約是你定的,我只不過讓它提前了。」
「是我的定的,那也是我說的算,沒有我的允許,這婚離不了。」
溫旎擰着眉,早點離婚,他不就可以早點和路曼聲在一起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