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溫旎很理解他工作上的認真,不允許有一丁點的差錯。
但是這個事不能怪她,他昨天在醫院陪路曼聲。
「是你說有事,掛了電話。」
葉南洲頓了,抿唇:「怎麼處理的?」
那個時候溫旎都在醫院了,又說:「當時沒來得及處理,我……」
「溫秘書。」葉南洲比較冷淡:「我記得你的工作從來不會出現這種失誤。」
他刻意叫着「溫秘書」三個字,提醒她作為秘書的身份,而不是妻子。
溫旎咬着唇,有口難言:「工地還能施工,問題並不大,我覺得並沒有那麼嚴重。」
「出現問題,不要急於給自己找借口。這是我以前教你的。」葉南洲疏遠道:「馬上來公司!」
說完,他掛斷電話,果斷又決絕。
溫旎心底不是滋味,但也沒空多想問題,昨日她去醫院,沒有再管過工地的情況,還不知道會不會變得更糟糕。
她立馬收拾好,準備去公司一趟。
唐夭才起床,見她匆匆忙忙的,打了個哈欠:「你起這麼早,這是去哪裡?」
「有點事,回公司。」
「都鬧成這樣了,你還想着他做什麼。」唐夭打抱不平,但細想一下:「也罷,我已經把離婚協議送到葉南洲的公司了。」
溫旎邊換鞋邊與她說話:「你送去了?」
「是啊,我定的是加急,一早就送了,葉南洲應該看到了吧。」
唐夭的手腳比她快。
她說離婚,她就巴不得她立馬離婚。
可想這是遲早的事,早一點晚一點也沒有什麼區別,她道:「正好,反正都要離的。」
唐夭又神神秘秘的挽着她的手臂:「那我以後能不能成為富婆就看你講不講良心了!溫旎,你可要爭氣一點,耍點手段,爭取拿下!」
溫旎見她很興奮,比她這個正主都要期待。
她也不敢多想,隨口應付:「知道了。」
總裁辦。
葉南洲正在忙於工作。
裴清走進來,拿着一個密封的牛皮袋子:「葉總,這是快遞送來的一份加急文件。」
「嗯。」
牛皮袋子放在他面前,裴清便走出去了。
葉南洲斜了一眼,漫不經心的打開,偌大的「離婚協議書」擺在面前。
他臉色隨之一變,把離婚協議書拿出來看了看。
看完之後,他臉都黑了,嘴裏又不免溢出來冷笑:「真敢想。」
讓他把所擁有的資產分給她三分之二,這場婚姻也就結束得乾淨,不然把他的醜事都曝光出來。
葉南洲臭着的臉沒有消停過。
公司的骨幹都心驚膽戰,在那大氣都不敢出。
他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一大早就像吃了炸藥,誰都不敢多靠近一步。
葉南洲翻了翻文件,冷着聲音:「發生事故怎麼不第一時間告訴我?誰受傷了?有沒有第一時間安撫病人?」
李婷戰戰兢兢的低着頭,忐忑的說:「葉,葉總,當時情況緊急,沒有打通葉總的電話,是我與溫姐……」
葉南洲擰眉打斷她:「是她的失職了。」
李婷很自責,帶着哭腔,差點就哭了出來:「溫姐也不是故意的,事故發生得太突然了,還是怪我沒有照顧好溫姐,當時那塊玻璃掉下來,剛好砸中了溫姐的腦袋,讓她受傷進了醫院,還讓工地停工一天,耽誤了進度。葉總,是我的錯。」
聞聲,葉南洲愣了一下:「你說什麼?受傷的人是溫旎?」
李婷茫然的抬起頭,又不安的問:「葉總,難道你不知道嗎?溫姐都被砸成腦震蕩了,醒來的第一句話還是關心工作,連身體都沒那麼在意。葉總昨天的電話打不通,所以就沒有說,我以為溫姐會和你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