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在醫院待了一會,她便帶着傷黯然失色的離開了。
「溫旎!」
唐夭接到溫旎的時候,見她臉色蒼白,頭上還有傷,趕緊把她接住:「天啦,你這是在哪裡傷的?」
溫旎沒有說話。
「這個時間你都在上班,這是工傷吧。」唐夭道:「葉南洲呢?」
「不知道。」
唐夭見她臉色不太好,不僅僅是傷勢那麼簡單,冷笑出聲來:「你為他做事兢兢業業,把腦袋都傷成這樣了,他作為你的老公卻找不到人,這老公有也和死了沒什麼兩樣。」
「很快就不是了。」
「什麼?他還要和你離婚?」唐夭臉色都變了。
「是我想和他離婚了。」
唐夭又變了態度:「離就離,馬上離!」又警告她:「記得分一半財產啊,聰明女人第一步,人得不到,錢得得到,有了錢,還怕找不到好男人嗎?到時候還能多找幾個,找乖的,會伺候人的,天天伺候你!」
他們之間從開始就是一場協議,如果離婚,她什麼都得不到。
「溫旎。」
唐夭突然又喊她,皺眉盯着:「你為什麼突然想和他離婚?你喜歡他這麼多年,不可能輕易放棄的,除非他出軌了。」
溫旎臉色難看,唇角扯出一抹苦笑:「你沒看報道嗎?路曼聲回來了。」
「路曼聲才回來多久,他們就搞在一起了。」唐夭情緒有點激動,繼續開始數落:「婚內出軌,罪加一等,財產得多分一點,溫旎,我警告你,你可不能心軟,管他什麼應不應該,只要你們有婚姻在,這財產就該有你一半,不說一半,三分之一得有吧,而且還出軌,不答應,就鬧得人盡皆知,我看葉南洲還要不要臉了!」
「我已經下定決心了。」
溫旎的反應很平靜。
她從來不會做沒有把握的考慮,她說出了口,就說明她真的累了,不想繼續這一段無望的婚姻。
「今晚我去你那裡吧,我不想看到他。」
只要想到葉南洲與路曼聲待了一晚,再次看到他,她肯定會不自在,說不好又要吵架。
在離婚之際,沒必要增添多餘的煩惱。
她想,沒必要回那個不屬於她的家。
「好,你去我那裡,我給你燉雞湯補補,葉家是什麼人間地獄,把我們家溫旎養得這麼瘦,缺德,真缺德!」唐夭一邊罵罵咧咧,一邊扶着溫旎走,就差把葉家十八代祖宗罵了一遍。
葉南洲回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清晨。
回卧室,發現裡頭沒有人,被子是疊好的。
通常這個點,她還在睡覺。
葉南洲問:「她人呢?」
傭人頓了頓:「夫人昨晚沒有回來。」
葉南洲記得很清楚,昨天她還打過電話給他,聽起來並沒有什麼事,怎麼會突然不回家。
他不想把所有心思都放在溫旎身上,沒有再多問,洗了個澡又去上班了。
回到公司,才得知昨日工地上出了事故。
他不在,責任就在溫旎,她還事不關己的鬧失蹤。
這幾天,她好像並不在工作狀態。
葉南洲立即打了個電話給溫旎。
溫旎剛洗完澡出來,聽到手機響了,拿起來看到葉南洲的名字,她神色複雜,才接過:「有什麼事?」
「昨晚你去哪裡了?」葉南洲語氣冷漠。
「在朋友這裡。」
葉南洲嚴肅的問:「工地上發生嚴重的事故,你怎麼沒有告訴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