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她頭冒金星,整個人都是暈的,只聽到有人着急的說:「你們怎麼搞的,出現這樣的失誤!溫姐,溫姐……」
隨着聲音越行越遠,溫旎昏迷了過去。
再次醒來,溫旎在醫院裏,看着白色的天花板,還是暈乎乎的,頭劇烈的疼痛。
「溫姐,你醒了!」李婷紅着眼眶從椅子上坐起來,着急的詢問她的情況:「你有沒有不舒服的地方?要不要叫醫生。」
溫旎看向她,儘管身體還很虛弱,下意識還是坐起來:「我沒事,工地那邊怎麼樣了?有沒有其他人員受傷?」
李婷說:「你現在就別管工地上的事了,你被砸成了腦震蕩,嚇死我了,還以為你醒不過來了。」
說著,她又哭了。
李婷是跟在溫旎身邊的小助理,平日溫旎對她多有照顧。
她年輕,沒遇到過這種突髮狀況,被嚇壞了。
「我不是醒了嗎?別太擔心了。」溫旎安慰她。
她摸了摸額頭,頭上纏着白紗布,還感覺到很疼,她擰了擰眉,又問:「工地那邊沒有問題吧?」
她怕這樣的突發事故,耽誤了他們施工。
「沒有問題的,溫姐,你都受這麼重的傷,還關心工地做什麼,平日你工作也很勞累,還要為我們操心。快趕緊躺下來休息!」李婷很愧疚,要不是她催促着她去,也不至於發生這樣的事故,更不想給她彙報工作。
溫旎都習慣了。
好像這麼多年,她就是工作的機器,為別人考慮,為了葉南洲舒心照顧全局。
下意識的會更關心工作。
況且,她還欠葉家一千萬,無法心安理得。
外面剛好傳來激動的聲音,就像小迷妹看到大明星。
「天啦,那個歌星也在這個醫院嗎?」
「是啊,我剛才看見她了,路曼聲,大明星,這麼近距離還是第一次!」
「她受傷了?傷的嚴重不嚴重?」她們關切的問。
「讓一讓,都讓開!」
一群保鏢在前面開道,把閑雜人等全部都格擋在外面,避免被人拍到,看到,漸漸這些聲音也從溫旎的耳邊消失。
不過還是引起了溫旎的注意力。
因為她看到葉南洲高大的身影,緊緊把路曼聲護在身旁。
路曼聲像小家碧玉一般在他身側,垂着腦袋,眼眶紅紅的,臉色也比較蒼白,看起來也很虛弱。
她的出現引起了不少騷動,有保鏢開路,也很快恢復平靜。
他們的身影就在她病房旁邊。
旁邊是急診室。
「這不是葉總嗎?」
李婷看到了,比誰都要吃驚。
找了一上午葉南洲的人,都不見人影,卻在醫院看到,而且還是陪歌星路曼聲。
這不免讓她有些八卦。
李婷又道:「葉總平時重要事情從來不會缺席,為了陪路曼聲連電話都打不通了,難不成在一起了?難怪那天路曼聲來公司都不用打招呼,是葉總給的特權,溫姐,葉總不會是新聞上報道的那樣,那個在背後默默支持她的未婚夫吧?」
溫旎手握得很緊,節骨泛白,心被狠狠的刺着。
她看向李婷,不想讓人察覺到她快失控的情緒,語氣冷淡:「你先出去吧,我想休息會。」
「那好吧,溫姐,你好好休息。」
李婷不敢妄加猜測,便走出了病房。
溫旎躺在病床上,在想她生病躺進醫院葉南洲有沒有一次來看過她。
好像沒有。
而路曼聲隨便一點事情就讓他擔心成這樣。
不顧眾人揣測,就帶她往醫院跑,還有這麼多人開道,多重視。
她確實慘了不少。
她看了看手機,猶豫許久,才打了那個熟悉的電話。
很快,那邊就接了。
「喂。」
聽到聲音,彷彿就在耳邊。
溫旎一下不知道應該說什麼。
葉南洲似有些不耐的聲音從聽筒里傳出來:「有事就說,我在忙。」
溫旎透過窗戶,看到他正蹙着眉,好似她這個電話,耽誤了他多麼重要的事。
也對,受傷的可是他的心上人路曼聲。
忽然有些後悔打這個電話,但還是忍不住說:「我,身體不舒服。」
視線里,他捂住了聽筒,冷冽的看着醫生,似是在責怪他給路曼聲用藥時太用力弄疼了她。
轉而又側過身:「剛說什麼?」
溫旎張開了嘴,很多話都在嘴裏,為什麼心裏有別人還能與她結婚。
為什麼與她結婚,還能與別的女人糾纏。
可冷靜一想,問太多,答案也不會是她想要的。
「沒事。」
「溫旎,我很忙,沒有重要的事,別沒事找事。」
嘟——
說完,就掛了電話,繼續關心着路曼聲。
溫旎眼眶一紅,只覺得心臟一陣抽痛。
憤怒,痛心,不甘……
無數的情緒在心底蔓延,她緊緊握住手機。
也該了斷了。
是時候放他自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