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5章 (2)

習慣。」
聞聲,葉南洲變得更主動了,雙手一攬,把她整個緊緊擁入懷裡:「那就慢慢適應,總有一天你會習慣的。」
溫旎靠在他懷裡,炙熱的氣息撲面而來,讓她臉頰微微發燙。
她抬頭,又在想,他們的婚姻還會有轉機嗎?
她也渴望,可以換一種身份。
她道:「南洲……如果可以,我們能不能……」
葉南洲的電話響了。
他的注意力放在手機上。
後面那幾個字沒有說出口。
能不能以妻子的身份……
她可以不再以秘書出現在他的視線里。
可這種不清醒的話也只是一秒,當他拿起手機,她看到手機屏幕上出現了「路曼聲」的名字。
直接把她打回了原形。
葉南洲面色恢復冷靜,鬆開了她,坐了起來,也沒有把她的話放心上。
「喂。」
她看着葉南洲面色冷峻,從床上起來,又從她面前離開,走出卧室,去接路曼聲的電話了。
溫旎的心沉了下來,嘴角勾起一抹嘲笑。
溫旎啊溫旎,你怎麼會有這種幻想呢。
他的心在路曼聲身上,和你不會有感情,這是三年前結婚就說過的。
溫旎抬起頭,不知為何,心酸,眼眶裡的溫熱越來越多。
她閉着雙眸,不想在為他流淚了。
其實他不知道,從她知道他心底有個人開始,她只會偷偷的為他哭,卻從來不會讓他看到。
她很記得自己的身份,只是他身邊的一個秘書罷了。
葉南洲接完電話便走回來,見溫旎沒有睡覺,提醒了一句:「公司有事,我得回去一趟,你早點休息。」
溫旎沒有看他,不想讓他看到她脆弱的一面:「我知道了,你去吧,明天我會準時上班。」
「嗯。」
葉南洲應了一聲,拿着外套離開。
聽到汽車發動,聲音越來越遠,她的心就像裂開了一樣。
一夜,溫旎都沒有怎麼睡覺。
第二天,還得上班。
溫旎去得很早,公司寥寥的幾個人,她像往常一樣履行職責所在,把葉南洲工作上的事情打理得井井有條。
但今天葉南洲並沒有來公司。
溫旎給他打了好幾個電話,都是關機狀態。
李婷有些着急:「溫姐,葉總今天不在,又不知道他去哪裡了,工地上的巡查工作只能靠你了。」
溫旎作為葉南洲的秘書,公司大多數工作都有她的參與,這個項目,她也比較熟悉。
溫旎打了最後一通電話,找不到他的人便放棄了。
她突然想起,昨晚他接的是路曼聲的電話。
他並沒有來公司,一夜不歸,想必是去見她了吧。
溫旎忍住心中的苦澀:「那不等葉總了,我們先去。」
外頭當頭曬,溫度很高,她來到工地現場。
正在施工的樓盤只有一個框架,還沒有成形,比較雜亂。
她進入現場,滿地的灰塵與鋼筋,還有機器發出巨大的噪音。
溫旎來過幾次了,也比較熟悉,很快走了一個流程。
可突然,有人喊:「小心!」
溫旎抬頭,只見一塊玻璃從她頭上砸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