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4章 (2)

>最近,她越來越任性,不來,連個招呼都不打。
葉南洲心裏窩着火,一天都沉着臉,沒有笑過,這也讓公司的員工膽戰心驚,生怕做錯事。
下班後,葉南洲回到老宅。
此刻,溫旎已經被放出來了。
卧室里,溫旎躺在在床上,雙手還在發抖,眼眶紅紅的,處於驚魂未定的狀態。
她手上的傷未來得及處理,起了水泡。
比起心上的傷痕,身體上的疼痛已經沒有知覺了。
葉南洲到家門口,傭人走過來,給他換上鞋子。
他面色陰沉,問道:「夫人呢?」
「在樓上。」傭人道:「夫人從外面回來一直沒出來過。」
得到答案,葉南洲便上樓。
打開卧室門,只見床上隆起,連頭都看不見。
她的反常讓葉南洲很疑惑,走到床頭,彎身便觸碰了一下被子。
「別碰我!」
溫旎打掉了他的手。
她老早聽到門口有動靜,還以為又要抓她關進黑暗的房子,每一個腳步聲猶如踩在她心上。
她緊緊蓋着被子,陷入了無盡的恐慌。
直到有人掀她的被子,她坐起來,推了他的手一下。
葉南洲很意外,見她反應這麼大,面色一沉,聲音冷下來:「溫旎,要不是你在裝神弄鬼,你以為我想碰你嗎?」
溫旎發現是葉南洲,那顆不安的心放下來。
可聽到他的話,那顆千瘡百孔的心還是會疼一下,她緩和情緒:「葉總,我不知道會是你。」
「這個家,不是我,還能有誰?」葉南洲嘲諷道:「還是你的心思已經飄到外面去了。」
溫旎抿唇,腦海里只有葉淑芬刻薄的那些話。
路曼聲比她更適合葉南洲。
如今她回來了,他們再續前緣,也就沒有她什麼事了。
「我今天身體不太舒服。」
溫旎知道自己成了多餘的那一個:「路曼聲把文件送過去了吧,還希望沒有耽誤葉總的工作。」
她今天的自作主張,讓葉南洲心裏躁意繁生:「溫秘書,既然你這麼懂事,怎麼還鬧出這麼多事情出來!」
溫旎想,鬧出什麼事情來。
無非惹他母親生氣。
讓他心愛的女人手受傷了。
她把手藏在被子里,心一點點變冷:「下次應該不會了。」
離了婚,不會再有這種事情發生。
她不會妨礙他們任何一個人。
「昨晚的女人查出來沒有?」
溫旎身體一僵:「監控壞了,還沒查到。」
葉南洲眉頭微皺,雙眸緊盯她:「那你這一整天在家都幹了什麼。」
溫旎看着外面的天,已經黑了。
一天沒去公司,他是覺得她懈怠工作,偷懶了。
「我現在去。」溫旎不想多說,欠葉家的還上之後,他們就兩清了。
長達七年單方面的感情也該告一段落。
她起來,披上衣服,繞過他想要出去。
這個家,如果沒有他,她真沒有任何留戀的地方。
如今,她累了,不想再受這些委屈。
葉南洲卻望着她,發現她的手也被燙傷了。
這個傷比路曼聲的還要嚴重。
就在溫旎快要走出房門之時,他道:「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