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她抬頭看過去,就見路曼聲系著圍裙,手裡拿着湯勺。
看到溫旎時,笑容僅僅頓了一下,又溫柔地招呼着:「是伯母的客人嗎?剛好多燉了些湯,快進來坐。」
她的姿態從容,完全一副女主人的氣勢。
好似溫旎才是遠道而來的客人。
也對,再不久,她可不就是外人了。
溫旎皺眉,只覺得十分膈應。
她與葉南洲結婚時,通告了全城,路曼聲還送來了祝福信,不可能不知道她是葉南洲的妻子。
路曼聲見她站在門口不動,趕緊過來拉着她的手:「來者是客,別客氣,快進來。」
她靠近時,空氣中飄來一股特調清淡的茉莉香,這個味道的香水,葉南洲在她去年生日送了她一瓶,一模一樣。
她只覺得喉嚨生疼,呼吸變得厚重,彷彿腳下千斤重,走不動。
葉淑芬見溫旎站在那一動不動,又不悅地皺着眉頭:「溫旎,你愣在那裡做什麼,家裡頭來客人了,你也不倒杯茶!」
溫旎看向她,明明知道不該爭,卻還是問出了聲:「媽,她怎麼會來我們家?」
葉淑芬說:「曼聲回國,當然要來看我,怎麼,還不允許她來我們家了?更何況,我已經問過南洲的意思了,他都沒說什麼,你多什麼嘴?」
「我沒有那個意思。」溫旎把頭低了下去。
「原來是溫旎姐呀,南洲哥哥結婚的時候沒給我看過你的照片,我一時間沒認出來,你千萬別生氣啊。」
溫旎看着她明媚的笑容。
呵。
葉南洲怎麼會讓他最喜歡的女人看他和別的女人的結婚照呢?
葉淑芬呵斥的聲音再次響起。
「還不去給聲聲倒水?」
溫旎點頭,拿過一旁的熱茶。
此時,路曼聲已經和葉淑芬有說有笑地坐在了沙發上,葉淑芬還在給她取圍裙,葉淑芬笑得慈祥極了,那是她從未見過的樣子。
她強忍着心裏的不適,給路曼聲倒水。
路曼聲用手觸碰了一下。
溫旎知道茶會燙,也不想讓她被燙傷,阻止了她一下,沒想到路曼聲直接弄倒了茶杯,熱水全部倒在了她的手上……
嘶。
溫旎倒吸一口涼氣,卻聽到路曼聲一聲尖叫:「啊——」
葉淑芬聽到聲音,緊張地回頭看:「怎麼回事?」
路曼聲眼底擠滿淚水:「沒事,伯母,她不是故意的。」
見她的手指被燙紅腫,葉淑芬面色冷下來,回頭看向溫旎,直接一巴掌甩在她臉上。
啪的一聲,把溫旎打蒙了。
她無法置信,葉淑芬會這麼衝動的對她動手。
「你怎麼搞的,知不知道曼聲這雙手是用來彈鋼琴的,燙壞了,就把你們家那個條件,賠得起嗎?」葉淑芬語氣凌厲。
溫旎臉上火辣辣的疼,心底卻像被潑了一把涼水,冷得徹底,她偏過頭看向她們:「是她自己動的,和我有什麼關係?」
葉淑芬怒眼瞪着她:「你還敢和我頂嘴,來人,把她給我關起來!」
話罷,兩個傭人過來拉扯住溫旎。
溫旎頓時臉色慘白,知道她們要做什麼,原地掙扎:「放開我,你們放開我!」
可她的力量太小了,被傭人拖進了一個漆黑的房間里。
溫旎被扔進去的那一刻,什麼都看不見,拍了拍鎖住的門,又腿發軟地坐在地上。
她彷彿一下子失去了力氣,渾身開始顫抖,雙手抱着頭,在黑暗中痛苦地生存。
客廳里,溫旎的手機繼續響着。
葉淑芬在給路曼聲處理傷口,聽到聲音便過去,看到「葉南洲」幾個字,她沒有猶豫地接起:「喂,南洲。」
電話里,葉南洲很意外,喊:「媽?」
葉淑芬道:「是我。」
葉南洲頓了一下,眸色微斂:「溫旎呢?」
「在家好好的呢。」
葉南洲沒有多想:「讓她給我送份文件過來,在書房的抽屜里。」
掛斷電話時,路曼聲的視線早就被這個電話佔據了,很期待:「伯母,是南洲的電話嗎?」
「是的。」葉淑芬道:「讓溫旎送文件去,就是仗着這一點,南洲的秘書,她才有機可乘成為了南洲的妻子。」
她的目光看着路曼聲,拉住她的手,微微一笑:「聲聲啊,要是你當年沒出國就好了,南洲那麼喜歡你,娶的人是你就不會是溫旎了,要是你做葉家的媳婦,孩子早就有了,哪裡會白養那不下蛋的母雞呢!」
「還是你去給南洲送文件吧。」
「這樣好嗎?」路曼聲不確定地問。
「當然好,南洲這麼多年沒見到你,一定會很高興。」葉淑芬道:「我還希望你能給我生個孫子呢!」
路曼聲不好意思的臉紅了:「伯母,不要這樣說,我還是先去送文件吧。」
她的話給了路曼聲期待。
溫旎嫁給葉南洲是爺爺定的,這麼多年沒有孩子,他們是無愛的婚姻。
說不定葉南洲這麼多年一直對她念念不忘,等她回國。
她戴上墨鏡、口罩,怕被人看到,坐上保姆車從老宅離開。
想要給他一個驚喜,並讓公司的人都要保密。
葉南洲在辦公室,看了看時間,眼看會議要開始,溫旎還沒有來。
直到門口有動靜。
葉南洲沉着臉,把椅子轉過來,沒有抬起頭,冷淡地說:「知道什麼時間了嗎?」
對方沒有說話。
葉南洲覺得很奇怪,便抬眸,只見路曼聲站在門口。
「南洲。」
路曼聲有些忐忑,可更多的是激動,日思夜想的臉就在眼前,讓她感覺就像一場夢境。
葉南洲恍然了一下,很快轉移視線:「怎麼是你?」
路曼聲笑道:「我今天去老宅看伯母了。」
葉南洲眉頭皺得更深,話語冷淡:「誰准許你去的。」
這麼一說,讓路曼聲笑容尷尬,心臟微微抽了一下,好似她去得不應該。
她努力控制好情緒,垂着眸:「我回國,當然第一時間要去見見伯母,我是來給你送東西的。」
她小心試探,從包里拿出文件來。
葉南洲看了一眼,本該在溫旎手裡的文件卻在她手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