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3章 (2)

溫旎頓時臉色慘白,知道她們要做什麼,原地掙扎:「放開我,你們放開我!」
可她的力量太小了,被傭人拖進了一個漆黑的房間里。
溫旎被扔進去的那一刻,什麼都看不見,拍了拍鎖住的門,又腿發軟地坐在地上。
她彷彿一下子失去了力氣,渾身開始顫抖,雙手抱着頭,在黑暗中痛苦地生存。
客廳里,溫旎的手機繼續響着。
葉淑芬在給路曼聲處理傷口,聽到聲音便過去,看到「葉南洲」幾個字,她沒有猶豫地接起:「喂,南洲。」
電話里,葉南洲很意外,喊:「媽?」
葉淑芬道:「是我。」
葉南洲頓了一下,眸色微斂:「溫旎呢?」
「在家好好的呢。」
葉南洲沒有多想:「讓她給我送份文件過來,在書房的抽屜里。」
掛斷電話時,路曼聲的視線早就被這個電話佔據了,很期待:「伯母,是南洲的電話嗎?」
「是的。」葉淑芬道:「讓溫旎送文件去,就是仗着這一點,南洲的秘書,她才有機可乘成為了南洲的妻子。」
她的目光看着路曼聲,拉住她的手,微微一笑:「聲聲啊,要是你當年沒出國就好了,南洲那麼喜歡你,娶的人是你就不會是溫旎了,要是你做葉家的媳婦,孩子早就有了,哪裡會白養那不下蛋的母雞呢!」
「還是你去給南洲送文件吧。」
「這樣好嗎?」路曼聲不確定地問。
「當然好,南洲這麼多年沒見到你,一定會很高興。」葉淑芬道:「我還希望你能給我生個孫子呢!」
路曼聲不好意思的臉紅了:「伯母,不要這樣說,我還是先去送文件吧。」
她的話給了路曼聲期待。
溫旎嫁給葉南洲是爺爺定的,這麼多年沒有孩子,他們是無愛的婚姻。
說不定葉南洲這麼多年一直對她念念不忘,等她回國。
她戴上墨鏡、口罩,怕被人看到,坐上保姆車從老宅離開。
想要給他一個驚喜,並讓公司的人都要保密。
葉南洲在辦公室,看了看時間,眼看會議要開始,溫旎還沒有來。
直到門口有動靜。
葉南洲沉着臉,把椅子轉過來,沒有抬起頭,冷淡地說:「知道什麼時間了嗎?」
對方沒有說話。
葉南洲覺得很奇怪,便抬眸,只見路曼聲站在門口。
「南洲。」
路曼聲有些忐忑,可更多的是激動,日思夜想的臉就在眼前,讓她感覺就像一場夢境。
葉南洲恍然了一下,很快轉移視線:「怎麼是你?」
路曼聲笑道:「我今天去老宅看伯母了。」
葉南洲眉頭皺得更深,話語冷淡:「誰准許你去的。」
這麼一說,讓路曼聲笑容尷尬,心臟微微抽了一下,好似她去得不應該。
她努力控制好情緒,垂着眸:「我回國,當然第一時間要去見見伯母,我是來給你送東西的。」
她小心試探,從包里拿出文件來。
葉南洲看了一眼,本該在溫旎手裡的文件卻在她手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