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酒店內,一地凌亂。
溫旎醒來,全身酸痛得厲害。
她揉了揉眉心,正準備起來,看着躺在旁邊的高大身影。
一張過分俊美的臉,稜角分明,眉眼深邃。
他還在熟睡,沒有醒來的跡象。
溫旎坐起來,被子滑落,白皙,性感的雙肩有幾處痕迹。
她走下床,床單上清晰可見的血跡。
看了時間,快要上班了,她拿過凌亂在地的職業套裝換上。
**已經被他扯壞了。
她抓成一個球扔進垃圾桶里,穿上高跟鞋。
有人敲門。
溫旎已經穿戴整齊,恢復到精幹女秘書的位置,拿着包包往外走。
進來的是個清純美女。
是她叫的。
葉南洲喜歡的那一款。
溫旎道:「你只要躺在床上等葉總醒來,其他的一個字都不用說。」
她回頭看了一眼床上熟睡的男人,酸澀的滋味一下湧上來,還是走出了這個房間。
溫旎不想讓葉南洲知曉他們昨天上床了。
他們之間有過協議,隱婚三年,就可以離婚。
在這期間,不能做任何越軌的事情。
她做了葉南洲七年的貼身秘書,三年的妻子。
從畢業那天起,她待在他身邊,沒離開過。
也是那天,他警告過她,他們之間的距離只能上下級關係。
不能跨越這層身份。
溫旎站在走廊窗前,還在想昨天的事,他在床上抱着她,他喊着「聲聲」二字。
心狠狠地一抽。
聲聲是他的初戀。
他把她當成了聲聲的替代品。
她了解葉南州,他不會想與她發生什麼。
這段只有她認真的婚姻,該結束了。
昨晚的事,就當是給她和他這三年,畫上最後的句號。
她拿出手機來,看到一則頭條新聞:新星歌手路曼聲攜未婚夫回國!
溫旎握緊了手機,心臟酸澀的滋味愈加濃烈,鼻尖酸澀。
她終於知道昨晚他為何會喝醉,為何會在她懷裡哭。
冷風吹在她身上,她苦笑一聲,把手機收起來,從包里拿出一盒煙。
點燃香煙,細長的食指與中指夾着,煙霧繚繞,模糊了她那張孤寂又美艷的臉龐。
這時,李婷小跑着過來,氣喘吁吁的:「溫旎姐,葉總的西裝到了,我這就拿進去。」
溫旎的思緒斷了,轉過頭來。
她掃了一眼:「等等。」
李婷停住腳步:「還有事嗎,溫旎姐。」
「他不喜藍色,換成黑色吧,領帶用格子條紋,嗯,再熨燙一下,注意不要有皺褶,也不要用透明的袋子裝,他不喜歡聽塑料的聲音,你掛在衣架上送過去就行了。」溫旎就像葉南洲的貼身管家,記得住他的每一個小習慣,這麼多年沒有犯錯過一次。
李婷驚了,來這三個月,看着葉總那張閻王爺的臉就夠心驚膽戰的。
今天差點又闖禍了。
李婷連忙去換:「謝謝溫旎姐。」
突然,套房內傳來一聲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