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娘娘,陛下來了。」
  梁宴大步走進來。
  我放下手中的東西,起身迎他。
  他饒有興緻拿起:「這是小鞋子?怎麼不讓繡房做?」
  我笑着說:「臣妾每日也是閑着,想着給孩子親手做幾件貼身衣物。」
  梁宴愛不釋手:「怎麼像是小女孩穿的。」
  「臣妾希望生出來是個公主,這樣陛下一定會非常寵愛她。」
  梁宴捏了捏我的臉頰:「怎麼?若是個皇子,我難道就會冷待他?」
  我看着梁宴的眼睛,慢慢道:「我只希望我的孩子,能夠安安穩穩過完一生。」
  梁宴神色複雜,想要發怒,又欲言又止。
  梁宴三歲時,先帝宮中也是皇后一家獨大,母妃失寵,自幼嘗盡冷暖。
  而前朝周家勢大,如今貴妃胞兄又手握兵權。
  我若當真生了皇子,梁宴必須要想辦法,為他掃清障礙。
  果然,許久後,梁宴抱着我,沉聲道:「貴妃,永遠不會有子嗣。」
  雖然早有預料,可我還是心顫。
  周清舒愛慘了梁宴,這段時日,聽聞她連最苦的補藥都一碗碗往肚子里灌,就是為了能夠懷上身孕。
  可梁宴打從一開始,就不會讓她誕下子嗣。
  「你放心,若是皇子,朕也一定讓他平安順遂。」
  周文一事,周太傅也似乎心有所感,放棄了這個庶子。
  可是。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更何況,周家,真的從未有不臣之心嗎?
  當年周太傅做了先帝手中的刀,如今,這把刀,要扎在他自己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