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1章(2)


  「我住在……」時顏本想報出季家別墅的地址,但是轉念一想,季家是華國第一豪門,如果祝凱城問起她和季家的關係,那麼她根本無法自圓其說,於是她臨時改口了,「天麓別墅區。」
  祝凱城幫時顏叫了車,在抵達天麓別墅區之後,時顏沿着側門的小路往前走了約莫10分鐘,然後才進了季家的院子。
  時顏按密碼開了門,大廳里黑乎乎的,大家似乎都睡下了。
  原以為這個點回來會遇上季晏澤,剛剛走路的時候時顏還在想該怎麼應付季晏澤的盤問,沒想到她根本不需要面對這種問題。
  「太好了,季晏澤不在,我自由了!」
  時顏歡呼一聲,一想到不用應付季晏澤,她就覺得一整天的疲憊都一掃而光。
  時顏一邊伸懶腰一邊往樓上走,在心裏盤算今晚應該睡在哪裡——孩子們已經睡下了,季晏澤應該也在主卧室里睡下了,她還是去睡客卧吧!
  「時傾,結婚還沒幾天,你就開始夜不歸宿了?」
  可惜,時顏還沒走上樓,二樓的燈就亮了起來,與此同時,一道男聲就從樓梯處飄過來。
  時顏順着聲音發源處看過去,發現季晏澤居然就站在二樓走廊上!
  雖然走廊的燈光不強,可是那暈黃的燈光照在季晏澤俊美絕倫的臉上,增添了幾分朦朧感,讓他看起來美得就如同天神一樣,神聖不可侵犯。
  時顏就這樣盯着季晏澤的帥氣臉蛋看着,看着看着就走神了。
  在近距離看過祝凱城之後,時顏還是不得不承認,季晏澤比祝凱城還要帥氣,如果季晏澤願意混演藝圈,絕對會是國際巨星。
  「怎麼不說話了?平時不是很能說的嗎?」突然間,季晏澤帶着怒氣的聲音在時顏耳邊響起,將她的思緒拉回了現實。
  時顏嚇了一跳,她看着近在咫尺的季晏澤,發現他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從樓下下來了,而且就站在自己面前,兩個人之間距離極近,他純男性的氣息撲面而來,讓時顏感覺到了非常強的壓迫感。
  時顏感覺自己冷汗都冒出來了——這男人走路都沒有聲響的,太嚇人了!
  「那個,季先生,晚上好啊!」時顏掐着自己的手心,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她面露尬笑,仰頭看着季晏澤說道,「都這麼晚了,你怎麼還沒睡啊?」
  「我的新婚妻子大晚上的不回家,我怎麼睡得着?」季晏澤靜靜地看着時顏用討好的笑容看着自己,表情十分冷漠。
  「呃,這個……」
  被季晏澤這麼一說,時顏突然有點愧疚——怎麼感覺她像個不着家的渣男,不對,渣女一樣呢?
  「你今天去哪裡了?!」見時顏支支吾吾的,季晏澤開始「審問」她了。
  「我接了一個工作,本來只要幾個小時時間就好,但是臨時又有點事,所以就弄到這個點了。」時顏不覺得季晏澤會對自己的工作感興趣,所以她只是含糊地說了一下。
  「工作?」聽到時顏這麼說,季晏澤扯了扯唇角,完全不相信她說的話,「時傾,你從小到大一天都沒工作過,會突然這麼勤快地出去工作?你還是另外找個借口吧,那樣可信度比較高。」
  「我、我轉性了不行啊!」被季晏澤這麼一嗆,時顏這才想起時傾的確沒工作過,但是既然已經說了這個理由,那就一定要堅持到底,「就是因為沒什麼工作經驗,所以沒掌控好時間,再加上手機又沒電了,所以才回來晚了!」
  「哼,你以為我會相信你的鬼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