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哪句是假的?
我只知道,你讓我生氣,讓我難過,讓我委屈,這些都是真的,所以我沒辦法相信你所說的這些。」
「沒關係,純純,我會證明給你看,我真的喜歡你。」
裴珩急切道。
南幼撇了撇嘴,沒再說話,轉身便往單元門裡走去。
裴珩沒再挽留,而是選擇目送着她的背影,直到她上了電梯,他才緩緩離去。
來這裡之前,裴珩就知道,南幼沒這麼容易原諒他。
南幼很溫柔,卻也足夠的清醒理智,她絕不是那種別人三言兩語便能哄騙得頭昏目眩的小姑娘。
裴珩知道,像南幼這樣溫柔的人,比起暴躁的自己來說,難哄多了。
但是沒關係。
南幼已經等了他這麼多年,愛了他這麼多年。
這一次,是時候該輪到他走向她了。
……打開家門後,余裊裊立馬就迎了上來,看見南幼通紅的眼眶,她立馬就怒了。
「純純,怎麼哭了,是不是裴珩那混蛋欺負你了?」
南幼搖了搖頭,抱住了余裊裊,「沒有,他說……在我離開的這段日子,他才發現他喜歡我。」
原本想要破口大罵的余裊裊,在聽見南幼這番話的時候,噎住了。
什麼?
裴珩向南幼表白了?!
但隨即余裊裊又擰眉問道:「那你之前跟我說的那個,他的白月光呢?」
第34章「他說當年肖楚楚為了救他,瞎了一雙眼,對於這件事他一直很愧疚,所以這些年才對她百依百順。
上個月肖楚楚已經成功做了眼角膜移植手術,恢復了視力。
他們已經兩清了,不會再來往了。」
余裊裊捫心自問,如果有人因為救她瞎了眼睛,她也會一直牽腸掛肚的,所以裴珩這話倒也說得過去。
最主要的是,這說明裴珩是個有情有義的人,否則他完全可以棄肖楚楚於不顧,又怎麼會耗費十年的時間替她找可以移植的眼角膜呢?
余裊裊的心裏,已然已經對裴珩的印象稍微好了幾分,但依舊還是不能原諒這些年他給南幼帶來的傷害。
剛想再說些什麼的時候,她卻看見了南幼手中拿着的照片。
余裊裊接過照片一看,認出了那是十二年前南幼參加鋼琴比賽的照片,也正是她喜歡裴珩這麼多年的原因。
她有些震驚的問道:「這是裴珩給你的嗎?
這照片看起來有年頭了。」
南幼點了點頭,「是,他說他記得我,只是他沒認出來我居然是當年的那個小女孩。」
余裊裊被現實所震撼,她沒想到裴珩居然也記得當年的事情。
她還以為裴珩是個徹頭徹尾的大渣男呢,畢竟在圈子裡,裴珩的名聲就不太好。
可如今和裴珩交鋒兩回,余裊裊那樣下了他的面子,裴珩竟然都沒和她計較,這其中不外乎兩種原因。
第一種,就是裴珩他脾氣很好,平常就不愛計較。
但顯然這個理由是不成立的。
裴珩的龜毛挑剔、不好相處是出了名的,他斷然不可能在余裊裊面前破例。
那麼裴珩不和余裊裊計較的原因,便只剩下了最後一個。
便是因為裴珩喜歡南幼,而她是在為南幼出頭,所以裴珩不跟她計較。
想通這其中原委後,余裊裊頓了頓,忍不住問道。
「純純,所以……你決定原諒裴珩了嗎?」
聞言,南幼抱住余裊裊的手緊了緊,她搖了搖頭,說道:「我不知道,裊裊,我真的不知道。」
余裊裊嘆了口氣,安撫的拍了拍南幼的背,輕聲說道:「純純,順其自然吧。」
「這些年你有多喜歡裴珩,為了裴珩做了多少,我都看在眼裡。
如果到時候你們真的走到一起,我會替你開心的。
我的純純,終於得償所願了。」
深夜,南幼在床上輾轉反側,怎麼也睡不着。
一閉上眼睛,耳邊便是裴珩向她表白的溫柔話語。
要說南幼一點兒也不因為這些話悸動,那肯定是假的。
在她發現自己可恥的嫉妒着肖楚楚的時候,南幼便知道,她做夢都渴望着裴珩對她溫柔以待的那一天。
南幼嘆了口氣,從床上爬起來,打開檯燈,書桌上正擺放着裴珩傍晚給她的積分表。
裴珩說,如果他能讓她加滿一百分,她就回到他身邊。
第35章南幼看着那空白的積分表,久久的回不過神來。
她從來沒有奢望過和裴珩在一起,就連一開始設置積分表的時候,她都只想着,等到她加夠了一百分,她就去向裴珩表白。
南幼沒有想到,裴珩竟然一直都知道,自己喜歡他的事,於是她沒有等到加滿一百分,便執着的向他告白了。
她糾結再三,最終還是決定答應裴珩的提議。
是她自己先違背了積分表的初衷,那麼這一切就重新開始。
還有半年,就要到南幼二十八歲的生日了。
她曾經想過,無論如何,她都要在二十八歲那年結婚,這是南幼一直以來的心愿。
南幼捏着那張空白的積分表,心中做出了決定。
她再給自己和裴珩最後半年的時間,如果這半年內,裴珩再次讓她失望,她就回家聽從父母的安排結婚。
如果……裴珩對她的確是真心的,可他說的回到他身邊是什麼意思呢?
回去,做他一輩子見不得光的情人,還是為了不讓他和別的富家小姐聯姻,一次又一次的攪黃他的相親宴?
南幼緊了緊握筆的手,決定下次遇見裴珩的時候,問問他到底是什麼意思。
如果他這輩子都不能給她一個名分,那麼南幼決不允許自己再犯賤下去。
但此刻,南幼還是忍不住,在空白的積分表上寫下一筆。
裴珩對我坦誠相告,加十分。
次日,幾近晌午,南幼才昏昏沉沉的起了床。
昨天睡得太晚,而這兩個月在意大利瘋玩了這麼久,她如今的時差也有些倒不過來,好在,她如今倒是不用早起上班了。
跟在裴珩身邊的那五年,南幼每天忙得腳不沾地。
因為裴珩挑剔又龜毛,所以大大小小的事情都需要南幼親自確認,免得哪裡出了差池,他又要大發雷霆。
也不知道她走的這兩個月,銘宇集團上下是不是雞飛狗跳的,畢竟裴珩那尊大佛,不是人人都能伺候的了的。
如今她休息了兩個月,也是時候該找新工作了才對。
雖然南媽媽一直念叨着讓她回家相夫教子,但對於南幼來說,比起在家裡相夫教子,她更喜歡自己在職場上大放異彩的感覺。
南幼的家庭雖比不得裴家,但好歹也算是小康,南父南母能養得起自己,並不需要她來贍養。
南父南母沒指望過南幼嫁進裴家那樣的豪門,唯一的心愿就是能看見有一個男人好好愛她,和她組成一個圓滿的家庭。
之前得知她不打算和舒懷遠結婚了,南父南母氣得好幾天沒和她說話,但最後還是選擇了尊重南幼的決定。
想起自己的父母,南幼心中不由得一堵,如果他們知道自己喜歡了裴珩這麼多年,還不知道他們會是什麼心情。
自從決定不和舒懷遠結婚之後,南幼還沒見過他一面。
念及此,南幼決定當面去向舒懷遠道歉,畢竟當初是她原本答應的好好的,卻又臨陣脫逃。
南幼撥通了舒懷遠的電話。
第36章她還沒來得及說話,舒懷遠溫潤的聲音率先響了起來:「喂,純純。
我還以為,你這輩子都不會再主動聯繫我了呢。」
「怎麼會?
雖然做不成夫妻,但是我們還可以做朋友。
你今天有空嗎?
我請你吃飯吧。」
「班花同學請吃飯,就算是沒空也得有空。」
和他約好了地點後,南幼笑着掛斷了電話。
舒懷遠約在了離雲城大學不遠的一家高級餐廳內,等南幼到的時候,舒懷遠早早的已經到了。
看見南幼進來之後,他起身,紳士的替南幼拉開了凳子。
南幼受寵若驚的道了謝,舒懷遠這個男人,還真是無論何時都這麼體貼入微。
二人誰都沒有注意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