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第10章(2)

楚的時候,南幼便知道,她做夢都渴望着裴珩對她溫柔以待的那一天。
南幼嘆了口氣,從床上爬起來,打開檯燈,書桌上正擺放着裴珩傍晚給她的積分表。
裴珩說,如果他能讓她加滿一百分,她就回到他身邊。
第35章南幼看着那空白的積分表,久久的回不過神來。
她從來沒有奢望過和裴珩在一起,就連一開始設置積分表的時候,她都只想着,等到她加夠了一百分,她就去向裴珩表白。
南幼沒有想到,裴珩竟然一直都知道,自己喜歡他的事,於是她沒有等到加滿一百分,便執着的向他告白了。
她糾結再三,最終還是決定答應裴珩的提議。
是她自己先違背了積分表的初衷,那麼這一切就重新開始。
還有半年,就要到南幼二十八歲的生日了。
她曾經想過,無論如何,她都要在二十八歲那年結婚,這是南幼一直以來的心愿。
南幼捏着那張空白的積分表,心中做出了決定。
她再給自己和裴珩最後半年的時間,如果這半年內,裴珩再次讓她失望,她就回家聽從父母的安排結婚。
如果……裴珩對她的確是真心的,可他說的回到他身邊是什麼意思呢?
回去,做他一輩子見不得光的情人,還是為了不讓他和別的富家小姐聯姻,一次又一次的攪黃他的相親宴?
南幼緊了緊握筆的手,決定下次遇見裴珩的時候,問問他到底是什麼意思。
如果他這輩子都不能給她一個名分,那麼南幼決不允許自己再犯賤下去。
但此刻,南幼還是忍不住,在空白的積分表上寫下一筆。
裴珩對我坦誠相告,加十分。
次日,幾近晌午,南幼才昏昏沉沉的起了床。
昨天睡得太晚,而這兩個月在意大利瘋玩了這麼久,她如今的時差也有些倒不過來,好在,她如今倒是不用早起上班了。
跟在裴珩身邊的那五年,南幼每天忙得腳不沾地。
因為裴珩挑剔又龜毛,所以大大小小的事情都需要南幼親自確認,免得哪裡出了差池,他又要大發雷霆。
也不知道她走的這兩個月,銘宇集團上下是不是雞飛狗跳的,畢竟裴珩那尊大佛,不是人人都能伺候的了的。
如今她休息了兩個月,也是時候該找新工作了才對。
雖然南媽媽一直念叨着讓她回家相夫教子,但對於南幼來說,比起在家裡相夫教子,她更喜歡自己在職場上大放異彩的感覺。
南幼的家庭雖比不得裴家,但好歹也算是小康,南父南母能養得起自己,並不需要她來贍養。
南父南母沒指望過南幼嫁進裴家那樣的豪門,唯一的心愿就是能看見有一個男人好好愛她,和她組成一個圓滿的家庭。
之前得知她不打算和舒懷遠結婚了,南父南母氣得好幾天沒和她說話,但最後還是選擇了尊重南幼的決定。
想起自己的父母,南幼心中不由得一堵,如果他們知道自己喜歡了裴珩這麼多年,還不知道他們會是什麼心情。
自從決定不和舒懷遠結婚之後,南幼還沒見過他一面。
念及此,南幼決定當面去向舒懷遠道歉,畢竟當初是她原本答應的好好的,卻又臨陣脫逃。
南幼撥通了舒懷遠的電話。
第36章她還沒來得及說話,舒懷遠溫潤的聲音率先響了起來:「喂,純純。
我還以為,你這輩子都不會再主動聯繫我了呢。」
「怎麼會?
雖然做不成夫妻,但是我們還可以做朋友。
你今天有空嗎?
我請你吃飯吧。」
「班花同學請吃飯,就算是沒空也得有空。」
和他約好了地點後,南幼笑着掛斷了電話。
舒懷遠約在了離雲城大學不遠的一家高級餐廳內,等南幼到的時候,舒懷遠早早的已經到了。
看見南幼進來之後,他起身,紳士的替南幼拉開了凳子。
南幼受寵若驚的道了謝,舒懷遠這個男人,還真是無論何時都這麼體貼入微。
二人誰都沒有注意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