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全文腰軟知青下鄉後,被狼性大佬摟腰親 第6章_淺官小說
◈ 第5章

第6章

【這男人好像不太好搞】

「如果我還生氣,你要跪下來求我嗎?」時宛孜輕聲問。

這話若是換一個人來說,不免顯得咄咄逼人。可是現在這時候的時宛孜,眼尾泛紅,散着一頭烏黑髮亮的長髮,楚楚可憐地看着魏雅雯發問,一點都沒有盛氣凌人的氣勢,反而看起來令人憐愛,恨不得她要什麼就給什麼。

魏雅雯瞳孔一縮,顯然沒想到時宛孜竟然會這麼回自己。

記得有次她去姐姐家過年,時父因為出差在國外,時宛孜也被送到了時家的大伯家中,跟他們一塊兒過新年。時宛孜的母親早逝,時父雖然忙碌,但在國外也時刻想着女兒,過年時更是托同事送來了一條國外流行的羊絨格子背心裙。那裙子穿在時宛孜身上,讓她看起來像是友誼商店櫥窗里的外國洋娃娃,精緻得不行。

魏雅雯從來沒有見過那麼好看的背心裙,她在放煙花時,故意對着時宛孜的新裙子燒了一個黑乎乎的洞,然後一臉歉意對時宛孜道歉。

那時候她分明看出來了時宛孜是有多珍惜自己父親從國外寄給她的那條新年新裙子,可是在聽見她的道歉時,還是忍住了哭,乾脆地原諒了她。

魏雅雯都不知道自己挑戰過多少次時宛孜的底線,但後者每一次的表現,都像是沒有底線一樣,她就是個泥捏的小人兒,沒有半分脾氣,所以無論她對時宛孜做再過分的事,也從來沒有過害怕和擔心。

但是現在,魏雅雯聽着時宛孜用最溫柔的聲音詢問自己,如果她還在生氣,自己是不是要跪下來求她原諒時,魏雅雯沒忍住自己的脾氣,直接狠狠瞪眼,那模樣看起來變得兇悍了很多。

「你瘋了嗎?時宛孜?!」魏雅雯是有些小心機的,但是在面對往日里都對自己百依百順的泥人的挑釁,哪裡能控制住自己的脾氣?尤其是時宛孜在她的潛意識裡,還是那個可以隨意拿捏欺負的傻白甜!「我給你跪下來?憑什麼啊?!」

魏雅雯現在眼裡都快冒火,時宛孜這是有多大的臉,竟然還想要自己跪下來求她原諒?一想到這裡,她表情也帶上了幾分猙獰。

她聲音一拔高,幾乎立馬吸引了周圍女知青的注意。

時宛孜像是被她的表情嚇住,忍不住後退了一步,眼淚又簌簌地流了下來,「魏知青,你,你現在看起來好凶……」

時宛孜發現這具身體好像就是淚失禁體質,她從前可沒這麼多眼淚,想要她哭出來,幾乎不可能。但是現在,她根本就沒想哭,但一聽見魏雅雯的音量一變大,眼淚簡直就不受控制一般,無聲泉涌。霎時間,淚如雨下。

時宛孜自己都愣住了。

時宛孜這一哭,女知青宿舍這邊頓時炸開了鍋。

「魏知青,你凶什麼啊!?時知青本來膽子就小,你可別這樣嚇她!」

魏雅雯:「???」

她長成這樣就嚇到了時宛孜?時宛孜是什麼琉璃娃娃嗎?

「對啊,其實就算是時知青說讓你跪下來,也只是說著玩玩吧?你幹嘛那麼較真兒?」

魏雅雯:「!!!」

說著玩讓她跪下?她生氣就是較真?

「魏知青你不是還說時知青是你親戚嗎?你也對她太壞了一點吧?時知青,你別哭,她就是嗓門大了點,人是粗魯了點,跟你不一樣,你別放在心上……」

周圍有別的女知青攬住了時宛孜的肩頭,引着她朝着土炕上走去,低聲溫和地安慰着她,讓她別哭了。

魏雅雯還被幾個女知青堵在洗漱台跟前「好好教育」,時宛孜已經鑽進了自己的被窩裡。

被子上面是嫩粉色綢緞的被面,上面還有銀色的暗紋,跟通鋪上的別的知青的純色的深藍色的棉被截然不同,被窩裡有時宛孜身上熟悉的香味,這麼看起來,從前的原主也是個講究人。

不過原主再怎麼講究,時宛孜還是有些睡不着。

她從未有過住集體宿舍的經歷,就算是跟朋友去旅遊,住一起開房時也是各開各的房。像是眼前這樣,聽着耳邊傳來各種不同程度的呼吸聲,時宛孜那敏感的神經就開始受不了。

偏偏這時候外面還開始下起了小雨。

「哎,又下雨了,快起來快起來!」

就在時宛孜頭疼該如何入睡時,睡在她身邊的陳清雨一個激靈就從床上坐了起來,然後飛快下床。

通鋪上的其餘幾個知青也紛紛快速地爬了起來,下了土炕穿鞋。

時宛孜也準備起身,但陳清雨已經先一步按住了她的肩頭,「時知青你就先躺着吧,你臉色看起來還很不好,別又着涼了。」

房間里別的知青也點點頭,她們早就知道時宛孜是個真琉璃美人,特別容易生病,反正現在大家只是起來用盆接個雨水什麼的,沒什麼大事兒。

時宛孜懵懵懂懂點頭,其實她剛才才知道大家這麼快下床是做什麼。

現在知青們住的宿舍,原本是村裡堆放雜物的倉庫,經年失修,一到下雨天,房屋就會漏水。早之前倒是有村民幫着補過,但這倉庫本來就算是危房一類,補了這裡,那裡又開始出問題。再加上這修繕房屋本來就是免費勞作,有那麼一兩次也還行,多來兩次,村民也不太願意。

最後就成了現在這模樣,每到下雨天,知青們就在宿舍里到處接雨水。

等到眾人忙完重新睡回到土炕上後,時宛孜將自己被窩裡的熱水袋遞給了陳清雨,「陳知青,你暖暖手吧。」

這房子並不保暖,不僅漏雨,還漏風。就算是今夜沒有下雨,但外面的涼風透過泥巴縫隙吹進房間里,那涼颼颼的感覺,也挺要命。

「謝謝啊。」陳清雨接過時宛孜塞來的硃紅色的橡膠皮的魚形熱水袋,上面還帶着時宛孜身上甜滋滋的味道,她忍不住笑了笑。

時宛孜:「陳知青,我們是要一直住在現在這宿舍嗎?現在雨小一點可能還沒什麼問題,但是若是遇見大雨,這房子怕會有危險吧?」

陳清雨嘆了一口氣,「其實我也擔心這個問題,但是村裡拿不出來多餘的錢修房子。」

「這個我知道。」這時候躺在旁邊的另一個女知青加入了她們的對話,「左知青前兩日就去找了村支書和村長,就是為了咱們宿舍的事呢。」

「村長他們怎麼說?」

那個女知青支起了上半身,她有一張圓圓的看起來討喜的臉蛋,「左知青問村裡有沒有剩餘的蓋房子的材料,這一次不用村民們出力,就我們知青自己幹活兒。雖然每天下工後擠出一點時間蓋房子,會慢一點,但應該也能在夏季汛期來臨之前,將新宿舍修建完畢。但是村長說,村裡沒有多餘的材料,如果我們想要重新蓋房子,他們可以向公社裡申請地,但是材料和人工都需要我們自己出。」

「我們哪裡有錢?」

「對啊,這麼說起來,那我們是要一直住在這漏風又漏雨的宿舍了嗎?我其實有點害怕,每次晚上刮大風,我這邊的窗戶都撲稜稜作響,像是隨時要掉下來一樣。」

在那個圓臉女知青說完後,宿舍里的人七嘴八舌地討論開了。現在的宿舍環境,沒人覺得滿意。

「左知青就沒有說別的了嗎?」陳清雨在這時候問。

圓臉女知青搖頭,「左知青就問能不能安排我們住進村民的家裡,只不過這樣的話,我們也是需要給村民們交一些糧票之類的。」畢竟,村民們不少人家裡也很擁擠,兩間房子里四世同堂,還要給知青挪個位置出來,如果無償提供,多數村民都會有意見。

「村長他們同意了嗎?」

圓臉女知青:「村長說召開一次村民大會,徵集村民們的意見。不過,我覺得這事兒多半能成,畢竟我們又不是不給一點糧食。」

時宛孜在聽見這話時,從被窩裡露出來的那雙眼睛頓時亮了亮。

她是想到了江昀野家裡的房子,原書中,江家沒幾口人。如果她能抱上江昀野的大腿,是不是還可能有一間自己單獨的房間?這對時宛孜來說,誘惑力極大。

不過有些讓時宛孜覺得擔心的是,就從今夜她跟江昀野的相處來看,這男人好像不太好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