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全文腰軟知青下鄉後,被狼性大佬摟腰親 第5章_淺官小說
◈ 第4章

第5章

【純種傻白甜,不摻水】

何況,還是時宛孜這樣的病弱大美人。

站在時宛孜身邊的陳清雨第一個忍不了了,她生得高大,看着時宛孜就像是看着一隻軟乎乎毛茸茸的小兔子一樣,現在兔子小姐這麼安靜地落淚,她都覺得心疼。

「魏雅雯,時知青她說的是真的嗎?你真的就將她一個人扔在了山上?你剛才不是還跟我說她是想一個人在外面吹吹風嗎?」陳清雨回頭皺眉看着魏雅雯說。

魏雅雯在時宛孜反駁自己的那瞬間就愣住了,這可是這麼多年來,時宛孜第一次當眾反駁自己。

「我沒有,明明是宛孜你說心情不好,想去後山走一走啊!」魏雅雯反應過來後,飛快說,然後暗暗地瞪了時宛孜一眼。

她就不信平日里對自己不敢說一個不字的時宛孜在接到自己眼神後還敢頂嘴。

「可是……我平日里根本就不喜歡去後山……」時宛孜伸手飛快擦了擦自己面頰上的淚珠,「何況我怎麼會想要一個人吹吹風呢?往日魏知青你們去後山的時候,我從來沒有跟着一塊兒去過。若是我一個人留在後山的話,我肯定是找不到路的呀,我真的沒有想一個人留下……」

時宛孜這話立馬得到了很多人的認同。

「沒錯,我還記得上周周末,我們去後山時,時知青就沒有去,她吹了冷風身上要起疹子。」

「我也記得,而且前兩周我們去後山回來後,還是時知青在廚房給我們做的晚飯呢!」

「是哦,我反正每次都去了後山,但沒見過時知青一塊兒。她從來沒有去過,應該不會想要一個人留下吧?」

大家七嘴八舌地討論着,說著說著,便都將疑惑的目光落在了魏雅雯身上。

剛才魏雅雯和時宛孜各執一詞,但現在看起來,時宛孜的話好像更可信一點?

「魏雅雯,你不會真的帶着時知青去了後山,然後又一個人下來,故意將她扔在山裡吧?」陳清雨目光如炬,冷冰冰地盯着魏雅雯問。

她看起來對誰都很熱情,但也不是沒腦子的傻大姐。誰有心眼,誰跟一張白紙似的,這麼多天,陳清雨心裏門兒清。

像是時宛孜,陳清雨固然很喜歡後者的那張白嫩嫩的小臉蛋,但更重要的,她能看出來時宛孜沒什麼心眼子,別人說什麼就信什麼,純種傻白甜,不摻水,被人賣了還要數錢。

陳清雨這話像是問出來了所有人的疑惑,平日里魏雅雯很會來事兒,見到誰嘴巴都很甜,跟知青們的關係都很不錯。而時宛孜則是內向得很,大家對她的印象也就停留在愛生病的花瓶上。

如今說跟平日里跟時宛孜關係最好的魏雅雯故意將時宛孜一個人扔在後山裡,大家都有些不敢相信。

魏雅雯忽然被所有人用審視的目光盯着,她還沒想明白時宛孜怎麼敢反駁自己,也意識這時候她如果再不洗清自己身上的嫌疑,真要出大事。

下一刻, 魏雅雯便先將時宛孜的反常放在一邊,直接哭出聲,「我怎麼可能故意將宛孜留在山上呢?!宛孜是我姐姐的小姑子,我們說起來都是親戚,我沒有理由害她的呀!我在山上的時候真的以為她說想要一個人靜靜,這才離開的,真的……可能,可能那時候風太大,我,我聽岔了吧?宛孜,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相比於時宛孜無聲的流淚,魏雅雯哭起來的時候聲勢浩大,聽着撕心裂肺,好像被冤枉後真的委屈得不行。

時宛孜一時間看着這模樣的魏雅雯也愣住了,她記得除了自己小時候沒臉沒皮還不知羞時,才會在人前這麼放聲大哭。等到懂事一點,她便很難哭得這麼聲嘶力竭,雷聲大雨點小令她覺得很丟人。但現在,時宛孜看着哭得快要一把鼻涕一把淚的魏雅雯,忍不住捂住了嘴,乾嘔了一下。

太噁心了!

知青隊長左梁平是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老好人,在看見魏雅雯大哭之後,又見時宛孜好像也沒出什麼大問題,便吆喝着大家散了。

「都到了休息時間,趕緊都回去睡覺,明天還要起來幹活兒。」左梁平開口說。

原本眾人因為看見魏雅雯這麼痛哭流涕的樣子,心中的疑慮消除了不少。再加上知青隊長也發話了,大家也就準備這麼散了。結果時宛孜冷不丁乾嘔的這一嗓子, 一時間,眾人再看向魏雅雯時,那眼神就變了。

就連大大咧咧的陳清雨,都忍不住背過身,捂住了嘴巴,又拍了拍胸口。

那什麼,不知道怎麼的,她看着時知青流淚的時候,就感覺像是自己的心尖尖被人掐了一下,又酸又痛,只恨不得把人抱在懷裡讓她別哭。但是看着魏知青嚎啕大哭時,尤其是那鼻涕和眼淚都差點混在一起時,她不僅沒有覺得心疼,反而有點想反胃。

魏雅雯:「……」

時宛孜是第一次住進集體宿舍,還是七八個人可以一起躺下的大通鋪,她眉頭緊了緊。

既來之則安之。

片刻後,時宛孜打了熱水,站在陳清雨旁邊,用毛巾輕輕擦拭着自己的身體。宿舍沒有條件讓她在寒冷的初春晚上洗澡,只能用毛巾擦一擦。

當感覺到身邊傳來的視線時,時宛孜下意識地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其實她還穿着小衣,不用手遮擋也不會叫人看見什麼。反而這麼一伸手遮掩,倒是多了幾分欲拒還迎的意味。她就完全是紙片人的身材,骨架極小,巴掌寬的腰,纖細的四肢,尤其是胸口鼓鼓脹脹的,伸手捂胸的動作,直接讓那像是蜜桃一樣的白嫩的胸脯,被勒得鼓起來大兩團。

「時知青,你可真白。」陳清雨也知道自己現在這樣子跟外面的二流子似的,但她是真的看見時宛孜就有些走不動路,這麼白嫩嫩的小姑娘,誰不稀罕多瞅兩眼?不僅想看,還想摸兩把,軟軟白白的女孩子最香了。

有了陳清雨的這話,在同一間宿舍里的女知青們也七嘴八舌地調侃着時宛孜。

「是啊,我還沒見過這麼白的人呢!」

饒是時宛孜在從前聽過了那麼多誇讚自己容貌的話,但現在還是忍不住紅了一張臉。

她剛才進門的時候,已經照過了門口倒掛的紅鏡子,現在這具身體的模樣,跟她剛上大學那會兒幾乎沒什麼差別,水嫩得很。也許因為這個時代沒什麼污染,她也沒有從小看着手機電腦,眼神還特別清澈,一看就是沒經歷過社會毒打的傻白甜。

「宛孜。」這時候,魏雅雯也擠到了時宛孜身邊,她有些嫉妒地看了一眼時宛孜裸露出來的雪白的肌膚,「你現在還生我氣嗎?」魏雅雯問。

時宛孜輕輕地看了她一眼,魏雅雯選擇在這種時候,當著大家的面問她這話,顯然是要徹底給今日的事划上句號。若是她說還在生氣,旁人指不定會覺得她有些小肚雞腸,畢竟她也沒有出什麼大事,在山頭她吹了冷風誘發了急性蕁麻疹,只有她和江昀野知道,現在若是主動說出來,倒有些像是故意賣慘,還可能沒人相信。但若是她說已經不生氣了,那就是徹底將今夜的蓄意陷阱,變成了意外。

這一手好算盤,時宛孜差點看笑了。

但她又不是原主,學不來忍氣吞聲,更學不來委曲求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