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全文腰軟知青下鄉後,被狼性大佬摟腰親 第2章_淺官小說
◈ 第1章

第2章

【穿書】

時宛孜是被凍醒的。

她記得自己剛跟一群富二代朋友們在國外過了萬聖節,回到自己公寓累得澡都沒泡,匆匆卸了妝就倒在了床上。

但現在,時宛孜一睜開眼睛,渾身陡然一激靈。

她是在國外過的萬聖節,可不是在國內過的中元節,眼前這是什麼情況?!

黑黢黢的山林,瀰漫著霧氣,好似夜行的百鬼隨時都要從某個虛空中撕碎而出,令人瘮得慌。

抬頭是一輪明月,不過現在的明月也不能帶給時宛孜哪怕一丁點的安全感,月光灑落下來的碎光,將她周圍照出了一種朦朧的神秘感,未知總是令人感到恐懼。

下意識地,時宛孜想要拿出手機報警。

她懷疑是誰的惡作劇,可是一低頭,時宛孜就傻眼了。

在她身上,穿着一件半新不舊的深藍色的棉襖,菱格肥大的棉褲,兩條烏黑的麻花辮就搭在自己胸前。

這裝扮,是什麼時裝恐怖分子嗎?

時宛孜腦子裡忍不住浮現出這幾個字,她家境優渥,又是家中獨女,初中早早就出了國,高中在一次手工課上喜歡上了服裝設計,大學也在倫敦時裝學院學習,還沒有畢業,就已經拿到了幾大奢品公司的實習offer。時宛孜敢肯定,在自己的衣櫥里,絕對沒有這樣令人感到眼前一黑的常服。

時宛孜甩了甩頭,她暫時按下回頭一定要去找給自己換上這身衣服的罪魁禍首算賬的念頭,然後摸了摸自己的衣服兜兜。很快,時宛孜就發現衣服褲子四個兜里,加起來恐怕都比自己現在這張臉乾淨!

居然什麼都沒有!

這時候時宛孜才是真正感到心頭一寒,她從小體質並不好,就算是有朋友惡作劇,也不會太過分。但現在,將她扔在了不知道是哪一處的荒山頭,身上沒有手機,沒有iWatch,這是想要她的命?

當腦海中浮現出這個念頭後,時宛孜的目光掃到了距離她不遠處的一個已經打翻的竹篾菜籃子,在菜籃子旁邊,似乎還有一隻看起來有些年代感的手電筒。

時宛孜剛準備站起來,忽然感到腳踝處傳來一陣劇痛,跟這劇痛還很呼應的,也同樣在腳踝處,有她平日里很熟悉的**。

扭傷了腳踝沒讓時宛孜覺得多懊惱,但是這股身體最熟悉的癢痛,卻讓她面色大變。

撩開褲腿一看,果不其然,此刻在她細白的小腿上,已經起了一圈密密麻麻的紅色小疹。

時宛孜感到頭皮發麻,她不知道在荒山上吹了多少冷風,反正根據從前的經驗,她這病弱的體質對冷風過敏,此刻出現在身上的突發性的急性蕁麻疹已經說明了一切。而最要命的,她身邊沒有日常攜帶的弗雷他定,無法阻止過敏蔓延,這又是極為容易的休克性過敏,若是現在她真直接休克,身邊連個人都沒有,那今晚怕不是直接交代在這裡,明日就會喜提晨報頭條。

「有沒有人?!救命啊!」時宛孜一邊忍着痛走到手電筒旁邊,撿起手電筒,按照國際通用的求救信號三短三長三短開始求救,一邊不忘記大呼。

時宛孜才喊了兩三句時,她已經感覺到眼前有些發黑,整個人渾身無力,像是隨時都要倒下。

正好在這時候,山林之間忽然傳來了窸窸窣窣的聲音。時宛孜強忍着不適和恐懼,轉頭看着聲音的來源。

一雙黑色布鞋出現在她的視野中。

時宛孜順着這雙大腳朝上看去,她視線已經有些模糊,隱約能看出來此刻站在自己面前的是個年輕高大的男人。半夜出現在深山裡的男人,怎麼看都怎麼讓人覺得詭異,但對於此刻的時宛孜來說,這種她自己都可能快要死了的時候,哪裡還有那麼嚴重的防人之心?先奸後殺她都認了,時宛孜朝着對方伸手,語氣很虛弱,「救救我……」

剛說完這話,她頓時眼前一黑,身體不受控制地朝着旁邊栽倒下去。

意料之中的摔痛感並沒有傳來,溫暖而寬闊的胸膛代替了泥土地,將她接住。

江昀野是半夜上山來挖草藥,白日里要去地里賺公分,只有趁着傍晚後來山上。只是他沒想到,在這裡居然還能遇見旁人。

剛在聽見有人呼救的聲音時,江昀野沒有多想就跑了過來,但是現在在看見倒在了自己懷中的時宛孜時,江昀野那雙似劍的眉毛這才忍不住皺了起來。

他認出來了懷裡的人。

時宛孜來他們大隊後,村裡人估計沒有人不認識這個從城裡來的女知青。

當初時宛孜跟着一群知青出現在村門口時,過年後的初春,但對於果子溝大隊的人而言,還是在冬日裏,那群知青坐在牛車後面,吹了一路寒冷的山風,到了村口時,幾乎都煞白了臉,看起來格外狼狽。時宛孜自然也好不到哪兒去,但架不住她那張骨相優越極了的臉,哪怕看起來羸弱,卻也是楚楚動人的、令人心生憐愛的羸弱。她就像是應該養護在溫室里的名貴的花,意外出現在了他們這一片鄉野中,顯得那麼格格不入,卻又讓人忍不住想要駐足多看兩眼。

江昀野平日里幹活時,走過田埂,聽見過不少村裡男女老少談論村裡的知青。而在時宛孜來了後,她的名字出現在眾人口中的頻率最高。

沒辦法,誰讓這位女知青漂亮得像是一株空谷幽蘭,美得遺世獨立,想叫人不注意都難。

但現在,江昀野看着這朵名貴的嬌花落在了自己懷中,他只覺得麻煩。

想丟掉,但他估計這時候在山裡就只有自己。他若是不管時宛孜,對方怕是活不過今夜。

沉默片刻後,江昀野將時宛孜扛在了後背上,然後大步朝着山下走去。那樣子看起來,背着一個人也毫不費力一般,腳步穩健極了。

時宛孜是在一顛一顛感覺中醒來的,她剛睜開眼時,看見的就是跟前背着自己男人的冷峻的側臉。

她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這是什麼情況,腦子裡忽然擁進來了許多信息。

「醒了?」

就在時宛孜雙眼發愣時,背着她行走的年輕男人在這時候出聲,不是疑問,而是肯定。

時宛孜:「……嗯。」

她現在腦子裡亂糟糟的,腦子裡還有剛才沒能消化的信息。

這居然不是誰的惡作劇,但卻比惡作劇還要讓她覺得難以接受!

她居然穿進了一本男頻小說里!

在這本叫《七零下鄉之珠圓玉潤》的男頻小說里,男主角憑着一副不錯的皮囊,在下鄉期間廣開後宮,而時宛孜這個貌美又格外單純的城裡來的千金小姐則是對方看上的第一個獵物。只不過,她在這本男頻書中只是一個可憐的炮灰,在男主角回城之前,就已經香消玉殞。

而在書中,時宛孜第一次落進男主角虛假的溫柔陷阱就是在一個漆黑的夜晚。

偶然在山裡救了她的青年是叫江昀野,這人在時宛孜下鄉後沒兩天後就聽旁人說起過。

「哎喲,那江家的狼崽子,好人家的姑娘可不興跟他說話的,那是地主家的狼崽子,凶得很。」

「就一小混混小流氓……」

「江家的人都凶得很,可千萬別去招惹。」

後來,江昀野將她背下山後,就發現了同為知青的男主角塗自強帶着手電在尋她。相比於一個被眾人詆毀的狼崽子,時宛孜自然而然地更加偏向於靠近跟自己一起從城裡來的男知青。

可也是在這一晚後,村裡就開始流傳起來了她跟塗自強的桃色艷聞。

在鄉下,桃色新聞自然是最被人們津津樂道的,流言傳播速度之快,範圍之廣,已經遠超了原主的承受能力。

時宛孜這個單純得跟一張白紙沒什麼區別的小白兔一樣的小姑娘,就在流言的攻擊下,不得不接受了塗自強的好感。至於這種感覺究竟是不是喜歡,她也不清楚,最後卻死在了塗自強身邊別的女人的算計中。

如今正趴在傳聞中地主家的狼崽子背上的跟男頻文炮灰女配同名同姓的時宛孜,內心忍不住發出了一聲「卧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