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全文腰軟知青下鄉後,被狼性大佬摟腰親 第1章_淺官小說
◈ 

第1章

【穿書】

時宛孜是被凍醒的。

她記得自己剛跟一群富二代朋友們在國外過了萬聖節,回到自己公寓累得澡都沒泡,匆匆卸了妝就倒在了床上。

但現在,時宛孜一睜開眼睛,渾身陡然一激靈。

她是在國外過的萬聖節,可不是在國內過的中元節,眼前這是什麼情況?!

黑黢黢的山林,瀰漫著霧氣,好似夜行的百鬼隨時都要從某個虛空中撕碎而出,令人瘮得慌。

抬頭是一輪明月,不過現在的明月也不能帶給時宛孜哪怕一丁點的安全感,月光灑落下來的碎光,將她周圍照出了一種朦朧的神秘感,未知總是令人感到恐懼。

下意識地,時宛孜想要拿出手機報警。

她懷疑是誰的惡作劇,可是一低頭,時宛孜就傻眼了。

在她身上,穿着一件半新不舊的深藍色的棉襖,菱格肥大的棉褲,兩條烏黑的麻花辮就搭在自己胸前。

這裝扮,是什麼時裝恐怖分子嗎?

時宛孜腦子裡忍不住浮現出這幾個字,她家境優渥,又是家中獨女,初中早早就出了國,高中在一次手工課上喜歡上了服裝設計,大學也在倫敦時裝學院學習,還沒有畢業,就已經拿到了幾大奢品公司的實習offer。時宛孜敢肯定,在自己的衣櫥里,絕對沒有這樣令人感到眼前一黑的常服。

時宛孜甩了甩頭,她暫時按下回頭一定要去找給自己換上這身衣服的罪魁禍首算賬的念頭,然後摸了摸自己的衣服兜兜。很快,時宛孜就發現衣服褲子四個兜里,加起來恐怕都比自己現在這張臉乾淨!

居然什麼都沒有!

這時候時宛孜才是真正感到心頭一寒,她從小體質並不好,就算是有朋友惡作劇,也不會太過分。但現在,將她扔在了不知道是哪一處的荒山頭,身上沒有手機,沒有iWatch,這是想要她的命?

當腦海中浮現出這個念頭後,時宛孜的目光掃到了距離她不遠處的一個已經打翻的竹篾菜籃子,在菜籃子旁邊,似乎還有一隻看起來有些年代感的手電筒。

時宛孜剛準備站起來,忽然感到腳踝處傳來一陣劇痛,跟這劇痛還很呼應的,也同樣在腳踝處,有她平日里很熟悉的**。

扭傷了腳踝沒讓時宛孜覺得多懊惱,但是這股身體最熟悉的癢痛,卻讓她面色大變。

撩開褲腿一看,果不其然,此刻在她細白的小腿上,已經起了一圈密密麻麻的紅色小疹。

時宛孜感到頭皮發麻,她不知道在荒山上吹了多少冷風,反正根據從前的經驗,她這病弱的體質對冷風過敏,此刻出現在身上的突發性的急性蕁麻疹已經說明了一切。而最要命的,她身邊沒有日常攜帶的弗雷他定,無法阻止過敏蔓延,這又是極為容易的休克性過敏,若是現在她真直接休克,身邊連個人都沒有,那今晚怕不是直接交代在這裡,明日就會喜提晨報頭條。

「有沒有人?!救命啊!」時宛孜一邊忍着痛走到手電筒旁邊,撿起手電筒,按照國際通用的求救信號三短三長三短開始求救,一邊不忘記大呼。

時宛孜才喊了兩三句時,她已經感覺到眼前有些發黑,整個人渾身無力,像是隨時都要倒下。

正好在這時候,山林之間忽然傳來了窸窸窣窣的聲音。時宛孜強忍着不適和恐懼,轉頭看着聲音的來源。

一雙黑色布鞋出現在她的視野中。

時宛孜順着這雙大腳朝上看去,她視線已經有些模糊,隱約能看出來此刻站在自己面前的是個年輕高大的男人。半夜出現在深山裡的男人,怎麼看都怎麼讓人覺得詭異,但對於此刻的時宛孜來說,這種她自己都可能快要死了的時候,哪裡還有那麼嚴重的防人之心?先奸後殺她都認了,時宛孜朝着對方伸手,語氣很虛弱,「救救我……」

剛說完這話,她頓時眼前一黑,身體不受控制地朝着旁邊栽倒下去。

意料之中的摔痛感並沒有傳來,溫暖而寬闊的胸膛代替了泥土地,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