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7章(2)

溫迎,今晚餐廳演奏的人手不夠,你能過來一趟嗎,我給你雙倍的薪水。」

溫迎答應的很爽快:「好呀,我現在就過來。」

她離的不遠,坐地鐵二十分鐘就到了。

這是家極其富有情調的法國餐廳,來往的都是些有錢人。

溫迎從小就彈得一手好鋼琴,以前在這裡兼過職,餐廳的老闆是個四十多歲的法國人,很欣賞她,因此這三年期間,每每有人手不夠的時候,都會找她,價格也從不含糊。

她到了以後,熟門熟路的走到了更衣室。

溫迎換上演出服,將自己的東西塞進柜子里,便走到前廳。

樂隊演出是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燈光也隱約又朦朧。

溫迎無聲坐在鋼琴前,加入了這場演出。

連續演奏完五曲後,會有十分鐘的休息時間。

溫迎看着自己纏着紗布的手背,只感覺那股火辣辣的疼已經快要鑽心了。

她在空中甩了甩,起身想要去找塊冰冷敷一會兒,可旁邊壓低的討論聲卻傳入了她的耳朵里:「誒,你們看靠邊那桌,是不是就是前兩天公布婚訊的霍氏集團總裁和梁氏集團的千金小姐啊?」

「還真是!霍總也太帥了吧,好羨慕梁小姐啊。」

「羨慕有什麼用啊,人家家世相貌都是一等一的,要多登對就有多登對,哪兒輪的着咱們。」

「是啊,所以人還是得有自知之明,不是自己的,就別瞎往上湊。」

「可不是嗎,就怕有些人仗着自己有幾分姿色,就覺得與眾不同了,充其量就是供人消遣的玩物罷了,時間一長就膩了。」

她們幾個人說說笑笑,像是在互相調侃,又像是別有深意。

溫迎順着視線看了過去,梁知意坐在窗邊,不知道說了什麼,單手掩着唇,笑的矜持又得體。

而她對面,男人雖然只有一個側臉,也透着冷淡的斯文,從容又貴氣。

溫迎對他的評價只有四個字,衣冠禽獸。

她沒有再欣賞他們的兩人世界,去後廚要了一袋冰,壓在手背上的那一瞬間,她微微吐了一口氣。

休息時間很快就到了。

溫迎把冰袋放在旁邊的花盆後面,準備一會兒再過來繼續冰敷。

她轉身剛走了幾步,突然就被一道女聲叫住:「溫小姐?」

溫迎腳步微頓,回過頭時,臉上的笑容恰到好處:「梁小姐。」

梁知意看見她,神色頗為意外:「沒想到這麼巧,溫小姐也在這裡吃飯嗎?」

「我在這裡兼職。」

梁知意上下打量了眼她的穿着,神色有些疑惑。

溫迎解釋道:「我在樂隊演奏。」

梁知意隨即露出一個瞭然的笑容:「這樣啊。」

這時候,她們身後傳來腳步聲。

梁知意轉過身,親昵的挽住男人的胳膊,笑着開口:「行洲,你看我在這裡碰到誰了?」

話畢,她又看向溫迎,歪着腦袋道,「看來我跟溫小姐還真是有緣分。」

霍行洲瞥了眼溫迎,臉上沒有多餘的情緒,只是道:「結完賬了,可以走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