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全文假斯文 第5章_淺官小說
◈ 第4章

第5章

霍行洲回來時看見的便是這一幕,女人俯着身,包臀裙襯得她比例更加明顯。

溫迎長得漂亮,身材好,不可否認的是個尤物。

否則他也不會將她留在身邊三年。

霍行洲不知道想起了什麼,眸色暗了幾分,喉結上下滑動,闊步走了過去。

溫迎手往下夠了夠,沒有摸着筆,應該是掉在更裏面去了。

她手撐在桌上,身體躬着,往後退了一點,想要蹲下去撿。

可這一退,卻好像撞上了什麼。

溫迎下意識回過頭,看着站在身後的男人,瞳孔微微放大。

他怎麼回來了?

霍行洲薄唇微啟,不帶絲毫感情的吐出了幾個字:「梁知意說你身體不舒服?」

溫迎張了張嘴,隔了兩秒才發出時聲音:「沒……沒什麼,謝謝霍總關心。」

霍行洲往前邁了一步,身體和她嚴絲合縫的貼在了一起。

溫迎這才意識到,他們現在的姿勢有多引人遐想……

她連忙站直了幾分,轉身正對着他,公事公辦的語氣:「我會在今天下午三點之前,把這次會議的所有翻譯資料整理好,發給梁小姐。」

霍行洲抬手捏住她的下巴,慢條斯理的問:「昨晚弄疼你了?」

「……!」

溫迎腦袋轟的一下炸開,雖然他之前也時不時愛說這種話,但這是在神聖的會議室,他未婚妻就在樓上。

更何況,溫迎從來沒想過,也完全不想,和他在生活中有什麼交集。

溫迎轉過頭,試圖避開他的觸碰:「霍總,梁小姐還在辦公室等你。」

霍行洲卻沒有放過她的打算,冷淡的嗓音平添了幾分不耐:「問你,哪裡不舒服。」

溫迎耳朵更燙,臉也微微漲紅,那些地方能說得出來嗎?

霍行洲已經有了答案,視線從她臉上逐漸往下。

男人的目光極具穿透性,溫迎瞬間便有種衣不蔽體的既視感。

她硬着頭皮道:「霍總……」

這時候,門外傳來了梁知意的聲音:「行洲,你在裏面嗎?」

溫迎瞬間屏住了呼吸,驚恐的抬起頭。

霍行洲四平八穩的看着她,絲毫沒有即將被未婚妻撞破醜事的緊張。

溫迎渾身輕顫,用目光無聲哀求。

霍行洲這種人,豢養情人的事或許不值一提,畢竟豪門似海,見不得人的事太多了。

可她不行,如果被梁知意發現,她的生活工作就會全毀了!

霍行洲還是第一次,在她臉上看到這種神情。

她每次見到他,都是討好的,諂媚的,迎合的,她的身體,也讓他很滿意。

在梁知意進來之前,霍行洲將她拉到了會議室的隔間。

這裏面是放投影儀設備的。

梁知意打開會議室的門,見空無一人,咦了聲道:「人呢,他們明明說會議已經結束了。」

溫迎整個人靠在門上,聽着外面的動靜,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忽然間,她感覺身後一涼。

溫迎詫異的轉過頭,還沒來得及反應,男人長指虛虛掩住她的唇,薄唇貼着她的耳廓,嗓音極低:「別出聲。」

溫迎眼裡滿是不可思議,他怎麼能,怎麼可以……

在這種地方?!

隨着霍行洲緩緩有了動作,溫迎感覺自己渾身血液都匯聚到了一起,最可恨的是,她身體似乎已經習慣了他,很快便產生感覺,像是在給他回應。

溫迎又羞又憤,張嘴咬在了他手指上。

換來的是男人加重的力道。

門板也隨之發出了細微的響動。

梁知意似乎是聽到了聲音,抬頭看了過去,神色愈發的疑惑。

溫迎心瞬間提到了嗓子眼兒,整個身體都因為緊張拚命的收縮。

霍行洲對此似乎很滿意,帶着她轉了身,離開了門口。

溫迎被他抵在冰冷的設備儀器上,渾身一抖,下意識靠進了他懷裡。

霍行洲偏頭,咬住她的耳朵:「我這幾年就是這樣『照顧』你的嗎?」

他刻意咬重了「照顧」兩個字。

溫迎手指瞬間攥緊,萬萬想不到,他居然拿着她那麼正式的分手短訊,在這種時候來羞辱她!

霍行洲氣息吞吐在她耳邊,不緊不慢的繼續:「給你個機會,收回昨晚說過的話。」

溫迎聲音發顫:「霍總你……違約了。」

雖然她也沒什麼道德尊嚴,但那是建立在不傷害到別人的前提下,可現在他已經訂婚了,她不願意做那個被人人唾罵的小三。

男人冷冷勾唇,直接將她身上的襯衣扯開,吐出的聲音更是不帶絲毫感情。

他道:「既然如此,那就讓你喜歡的人看看,你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溫迎聽着他的話,痛苦的閉上了眼睛。

下一秒,突兀的手機鈴聲從她上衣口袋裡傳來,劃破了設備室的曖昧。

溫迎倏地睜開眼,手指緊緊攥住了霍行洲的胳膊。

會議室里,梁知意拿着手機,再度看向那道暗門,緩緩走了過去:「溫小姐,你在裏面嗎?」

溫迎聽着她在叫自己,眼淚險些被逼出來。

她拚命想要逃離,可男人強勁的懷抱卻如同桎梏,讓她無處躲藏。

就在梁知意的腳步聲到了門口時,溫迎神經綳到了極點,死死咬着唇,渾身上下每個細胞彷彿都在抗拒叫囂着。

男人閉眼享受着這股快意,連呼吸都重了不少。

外面,梁知意的手已經觸上了門把。

這時候,陳越的聲音忽然從她身後響起:「梁小姐。」

梁知意回過頭:「是你啊,行洲人呢?」

「霍總臨時有個行程,出去了。」

梁知意明顯是有些失望的:「好吧。」

陳越又道:「我送梁小姐回去。」

「不用了,我還要送用溫小姐去醫院,我聽她手機在這裏面響……」

「霍總已經派人送溫小姐去醫院了,她手機應該是落在這裡了,一會兒會有人給她送過去的。」

梁知意對他笑了笑:「那就麻煩你了。」

陳越微微頷首:「梁小姐請。」

等他們出了會議室後,溫迎喉嚨里的聲音終於控制不住的溢出。

霍行洲沉沉掐着她的腰,眉眼冷郁。

兩分鐘後,溫迎身體無意識的抖動,最終無力的靠在了牆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