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一個小時後,她和池南雪並肩坐在沙發上,不約而同嘆了一口氣。

溫迎側眸:「你怎麼了?」

池南雪感慨道:「我就是過了這麼多年,再次聽到林清硯這個名字,忽然開始懷念自己的青春了……」

溫迎:「……」

池南雪看向她:「你呢。」

溫迎垂着睫毛沒說話。

池南雪又用胳膊碰了碰她:「別跟我說你沒想法啊,整個學校誰不知道你喜歡林清硯,而且他對你也是與眾不同的,如果不是他高中畢業就出國留學了的話,你倆肯定早就在一起了吧。」

溫迎抱着膝蓋,打了個哈欠:「你都說了如果,如果他沒有出國,如果我家裡沒有出事,如果我沒有給霍行洲當情人……」

「停停停。」池南雪打斷她,「你跟霍行洲那就是雙方都你情我願的事,我們現在的年輕人把這個叫做談戀愛,說什麼封建餘孽的話。再說了,他也是今天才傳出訂婚的消息,你之前又不知情。」

池南雪是她從高中時期開始的朋友,也是唯一一個知道她和霍行洲在一起的人。

溫迎眼睛無神的看着前方,確實是有些困了:「可他每個月都給我拿錢啊。」

「談戀愛不花錢?那你白給他睡是做慈善呢。」

「……謝謝你,有被安慰道。」

池南雪誒了聲,拍着她的肩膀:「這才對嘛,反正你們也已經分手了,正好林清硯回來了,你還可以無縫銜接……不是,重新投入幸福的懷抱。」

溫迎淡笑着起身:「不早了,洗洗睡吧。」

池南雪看着她的背影想要說什麼又咽了回去,她知道溫迎其實很在意跟霍行洲在一起的這三年。

可她除了這聊勝於無的安慰,也做不到什麼了。

原來那個明媚耀眼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千金小姐,早就向現實低了頭。

溫迎這些年為了還溫家破產時欠的那些錢,也是吃了不少苦頭的。

不過現在應該也快還完了。

……

溫迎躺在床上,明明身體是極累的,可卻怎麼都睡不着。

以往每周的今天,她都能被霍行洲折騰的回來倒頭就睡,直到中午才醒。

霍行洲和林清硯的名字,就像是兩個小人在她腦海里,來回打着架,讓她頭疼欲裂。

溫迎索性坐了起來,鑒於霍行洲今天離開前的那個模稜兩可的狗態度,她決定正式的,以書面形式,再跟他說一次。

溫迎拿起床頭的手機,編輯了一段文字,思索良久後,點擊了發送。

說起來也挺可笑的,他們在一起時,沒簽什麼合同,分開還搞得有模有樣。

也算是她給自己這三年畫上了一個句號吧。

做完這一切後,她放下手機,重新鑽進了被子里。

……

霍行洲看到溫迎那條短訊時,已經是早上了。

他抬手接過傭人送來的咖啡,目光冷淡的掃了眼手機。

霍先生,這幾年的時間承蒙照顧,感激之情無以言表,唯有祝您心想事成,身體健康。也祝您和新婚妻子幸福快樂,琴瑟和鳴,早生貴子。

霍行洲輕哂,將手機反扣着放在了餐桌上。

他對面,霍夫人道:「既然你和知意的婚事已經定下來了,那你就多抽點時間陪她,儘快培養感情,早點把婚禮給辦了。」

霍行洲嗓音無波:「婚事都定下了,還有培養感情的必要嗎。」

霍夫人一頓,知道他是不滿這樁婚事。

她道:「你父親馬上就要帶着那個女人和她兒子回來了,你要是再不抓點緊,就會讓他們有機可趁,梁家雖然不及霍家,但也能作為你的後盾。你父親之後要是想讓那個私生子進公司,多多少少也會有所顧慮……」

霍行洲沒有反駁,只是道:「您高興就好。」

霍夫人抿了下唇:「行洲,你老實告訴我,你之所以不想和知意結婚,是不是因為外面的那個女人?」

她知道霍行洲這三年每周末都會固定去一個地方,也知道他在外面有一個女人,他這個年紀很正常,之前她從未多加干涉,只是現在情況不同了。

如果那個女人會影響到霍家和梁家的婚事,她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您多慮了。」霍行洲起身,「一個女人而已,還不會影響我做決定。我說了,您高興就好,不管是梁知意還是趙知意,我都行。」

話畢,他轉身闊步離開。

霍夫人攥緊了桌上的餐布,那張端莊的臉微微顫動,她絕對不會,給那個女人和她的私生子,留下一點機會!

……

周一早上,溫迎被鬧鐘吵醒。

她從衣櫃拿出職業套裝穿上,又化了個淡妝,遮住眼底的黑眼圈便出了房間。

池南雪的聲音從廚房傳來:「我做了早飯,你吃點再走啊。」

溫迎彎腰穿鞋:「不吃了,我時間要來不及了。」

「那你拿着路上……」吃。

池南雪追出來時,門口已經沒了溫迎的身影。

她只能把三明治咬在了自己嘴裏,又轉身去收拾東西了。

溫迎在一家翻譯公司上班,上個星期公司接了個西班牙語的翻譯,客戶點名要了她。

負責人特意叮囑,這次的是個大客戶,讓她千萬別掉鏈子。

溫迎到約定的地方時,才八點四十五,提前了十五分鐘。

她喘了一口氣,將心放在了肚子里。

溫迎站在路邊看着自己手腕上的一圈捏痕,想起了昨晚最後那次霍行洲的粗暴,轉身進了不遠處的藥店。

除了這裡,其他地方也挺疼的。

溫迎剛買完葯出來,一輛白色的保時捷便停在了她面前。

面容姣好的女人打開車門,對她溫柔的笑道:「你就是溫小姐吧。」

溫迎看着她,瞳孔微縮,有一瞬間的走神。

女人已經朝她伸出手:「你好,我叫梁知意。」

溫迎當然認得她,幾個小時前,新聞鋪天蓋地都是她和霍行洲的照片。

溫迎收回思緒,緩緩握住她的手:「你好,梁小姐。」

梁知意笑着開口:「溫小姐本人比簡歷上的照片還要漂亮,我就知道沒有找錯人。」

溫迎扯了扯唇,卻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如果她知道,這次的大客戶就是霍行洲未婚妻的話,給她再多錢也不會接這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