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全文假斯文 第2章_淺官小說
◈ 第1章

第2章

溫迎知道霍行洲要訂婚的消息時,男人修長的手指正拂過她的脊背,帶起了一陣戰慄。

她身體微顫,剛想要再度看向手機上那條推送的新聞,男人似乎也察覺到了她的分神,將她下巴掰了過去,嗓音低沉醇厚:「專心點,嗯?」

溫迎望着那雙深黑色的瞳孔,張了張嘴想要說什麼,換來的卻是一道悶哼聲。

男人用了力,帶了幾分懲罰與警告。

霍行洲一向很挑剔,她每次都必須全身心的配合他。

溫迎收回思緒,將手機塞到枕頭下,用汗涔涔的藕臂環住他的脖子,喘着氣道:「那樣我不舒服。」

她漂亮的眼睛裏滿是濕漉漉的霧氣,媚態橫生。

溫言軟語的,像是在撒嬌。

霍行洲黑眸微眯,眼底暗流洶湧。

直到凌晨兩點,屋內的動靜才算是停了下來。

溫迎趴在床上,把手機撈了出來,打開才發現,各個平台都在報道霍氏掌權人和梁氏集團的千金即將訂婚的消息。

看來她是最晚一個知道的。

幾分鐘後,浴室的水聲停止,男人走了出來。

溫迎回過頭,毫不避諱的看着他。

寬肩,窄腰,線條分明的腹肌和人魚線,再加上那張完美無瑕的臉,不論從哪個方面來說,他都是人間極品。

霍行洲拿起旁邊嶄新的襯衣穿上,從下擺繫到了領口,遮住了所有風光。

溫迎每次看見他一點點恢復這副衣冠楚楚斯文敗類的樣子,都會忍不住咂舌,如果不是他十分鐘前還扣着她的腰,低聲哄着她再緊一點,她倒還真像是外界那樣覺得他有多麼的清冷禁慾,凜然不可侵犯。

霍行洲穿好衣服後,目光終於投了過來,嗓音已經不同於之前的低啞,淡漠分明:「我下周不過來。」

溫迎同時開口:「我們分手吧,我喜歡的人要回國了。」

兩道聲音交疊響起,片刻後,整個屋內又重新安靜了下來,死一般的寂靜。

霍行洲眉頭明顯的蹙了下,氣壓明顯低了下來:「你再說一次?」

溫迎神色無辜的對他笑了笑,緩緩坐直了身體,重複道:「我說,我喜歡的人要回國了,我們是時候結束這段關係了。」

霍行洲抬手捏住她的下巴,黑眸危險的眯起:「溫迎,你把我當什麼了?」

溫迎見他生氣了,討好道:「當然是金主爸爸了,我們不是一開始就說好了嗎,走腎不走心,雙方都有權利叫停這場交易。更何況,我們這三年確實也配合的挺好的,你的錢沒有白花,是吧?」

霍行洲沉沉看着她,不語。

溫迎指了指時間,提醒道:「你到點該下班……不是,該走了。」

霍行洲眸子里泛起了冷意,將她翻了個身。

雖然霍行洲這個人不怎麼樣,但他每次都是來她這裡解決生理需求的,這種事主要就是講究一個雙方的默契,要是有一方不舒服的話,另一方也不會好到哪裡去。

所以他在這上面,還是會挺在意她的感受,很少會像是現在這樣,不給她絲毫準備的時間,動作也比平時粗暴了很多。

溫迎知道自己拿了他的錢,就得供他消遣,沒有什麼話語權,即便疼也一聲不吭的忍着。

霍行洲昂貴的襯衣面料摩挲着她光滑的背部,他那雙骨節分明的手,玩味般的捉住她。

男人薄唇貼在他耳廓,嗓音低的像是情人般的低喃:「你喜歡的人,知道你被我睡了三年嗎?」

說出的話,卻如同魔鬼的低語。

溫迎覺得,他是在故意羞辱自己,而她也確實被羞辱到了。

身體有了明顯的變化。

霍行洲輕嗤了聲:「原來你愛聽這些。」

溫迎將頭埋進了被子里,手指緊緊攥着床單,調整着自己的呼吸,盡量讓自己好受點。

片刻後,霍行洲將她扔在一邊,扯了幾張床頭的濕紙巾,有條不紊的將自己處理乾淨。

緊接着,溫迎聽見他道:「本來打算給你abc萬,看來現在不需要了。」

說完,轉身闊步離開。

溫迎等到關門聲傳來,才慢吞吞的起身進了浴室。

雖然有些遺憾,但她一直堅信,付出多少,得到多少,拿了這abc萬她怕遭報應。

再者說,些年她從霍行洲那裡拿到的錢,也有不少了。

溫迎洗去了一身疲憊,再出來時,看着滿是狼藉的大床,不免有些走神。

她和霍行洲相識於三年前。

那時候,她在商務會所里兼職,有個客人一直在騷擾她。

當她準備辭職時,卻被那個客人下了葯。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逃出來的,醒來睜開眼發現到了霍行洲床上。

霍行洲已經穿好了衣服,氣質清冷,貴氣逼人。

他淡聲問她:「給你兩百萬,還是跟着我?」

溫迎那時候是挺屈辱的,但事已至此,又有什麼用,她的尊嚴遠遠不值兩百萬。

最關鍵的是,她需要錢。

而且天上掉餡餅這種事,不是誰都能遇見的。

她問:「跟着你能有多少?」

男人諷刺的勾唇,像是料定了她的答案,嗓音更加平冷:「兩百萬,一個月。」

溫迎很快答應:「好的老闆。」

於是溫迎便當了他三年的金絲雀。

霍行洲基本是一周固定來這邊一次,她也正好當周末兼職了。

除此之外,他們沒有任何的交集。

溫迎覺得,她這個床伴當得還是挺稱職的,床上使出渾身解數配合他,床下如同死了一樣不存在,簡直是物超所值。

霍行洲每個月這兩百萬絕對買不了吃虧買不了上當。

溫迎收回思緒,簡單的收拾了下自己的東西。

她也不住在這裡,只是會提前過來等他。

溫迎穿上外套,剛走到門口,手機便響起,好友的聲音激動傳來:「迎迎,我聽說林清硯要回國了!」

啪的一聲,她手裡的包摔在了地上。

電話里的聲音還在絮絮叨叨的講着,溫迎卻什麼都聽不見了,只是覺得心臟悶悶的。

她沒想到,半個小時前拿來誆霍行洲的話,居然一語成讖。

林清硯,確實是她喜歡了很久的人,也是她整個少女時期的白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