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全集小說朕要她與渣男和離入我懷 第10章_淺官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林青裴下職回到林府後,自覺昨夜自己走的太快,對不住易歡,便想着與她一道用晚膳,補償補償易歡。

他走進凝萱堂,問:「你們夫人呢?」

「回二爺,夫人帶着兩個家丁和桃紅姐姐,回易家了。」

林青裴皺了皺眉,問:「為何回易家?」

上一回易歡回易家,還是因為他要抬顧初雪為平妻,她覺得委屈,便一怒之下回了娘家。

難道是因為昨夜他沒有陪她,所以生氣不滿了?

女人總是這樣,小性子多得很,林青裴無奈想道。

丫鬟也不知易家出了什麼事,支支吾吾說了半天:「夫人走的匆忙,什麼也沒交代。」

林青裴抬手打斷她,道:「罷了,我親自去易家走一趟,接她回來。」

*

林青裴來到易家後,在下人的指引下,匆匆趕來祠堂。

一到祠堂,就瞧見易銘被林大林二按在桌上,露出一雙手。

易歡手上拿着一把鋒利的刀。

易銘那破鑼嗓子,叫的像只鴨子,「姑母!姑母我錯了!我真的錯了!」

「姑母,不要砍我的手!」易銘哭着喊着,「我以後再也不賭了!」

易歡問:「之前每回嫂子把你從賭坊贖回來,你也是這麼說的,結果呢?」

她語氣輕飄飄的,手上的刀卻沒有鬆動半分,她道:「我看嫂子就是太相信你了,易銘。」

易銘聽到腳步聲轉過頭,看到了站在祠堂門口的林青裴。

他雙眼頓時一亮。

「姑父!姑父你來了!姑父快救救我!」易銘哭的涕泗橫流!

林青裴走進屋,看到這一幕,問:「歡兒,這是作甚?」

「郎君,此事你莫要管,這是我易家的家事,我在管教我的侄子。」易歡語氣冷硬。

林青裴從未見她這樣失態過,她印象里的易歡,總是一副柔弱乖巧樣,受了委屈也只敢偷偷紅眼眶。

易銘卻道:「姑父!我只是、我只是輸了三萬兩銀錢!明明這錢你和姑母都能拿得出來,還了就是了,何至於砍我的手!我可是她親侄子啊!」

「姑母你這般潑辣,當心惹的姑父不喜歡!」易銘又梗着脖子沖易歡道。

易歡卻笑了,反正不管她什麼樣兒,林青裴約莫都是不喜歡的,她又何必浪費那心思,苦心維持大家閨秀的模樣?

「按住他的手!」易歡對林大道。

「是。」

林青裴上前,說道:「歡兒,要不還是算了吧,畢竟是你侄子,倘若缺錢,可以找我。」

「就是,姑父都說了!姑母你快鬆開我!讓姑父去替你把阿爺留給你的首飾田產都贖回來就是了!」易銘急道。

「什麼?你當了易將軍留給你的陪嫁?」林青裴震驚的望向她,「這種事第一時間為何不來找我,我是你的丈夫,我總會幫你的,你何必將岳丈留下的東西變賣了。」

「郎君,我說過了,易家的家事你不要管,那些田產首飾鋪面,我是變賣了也好,留着也罷,都是我自個的事。」

「歡兒。」林青裴還欲說什麼。

易歡腦瓜子嗡嗡響,她狠下心,將手上的刀,惡狠狠朝易銘的手剁去!

易銘嚇的臉都白了,冰冷的利刃貼上來的那一刻,易銘沒出息的尿了褲子!

易歡一夜未睡,力氣不大,只在他手背上砍下一道深深的傷口,血不停地往外冒。

易銘疼的慘叫。

「姑母!姑母!你好狠的心吶!!!」

易歡卻道:「倘若我不管你,我才是真的心狠,易銘,你什麼時候才能長大?」

易歡曾也是躲在父兄背後的小女孩,有父兄庇佑着她,她可以什麼都不用想,什麼都不用做,可父兄死後,嫁入林府後,這一切就變了。

易銘疼的身體直哆嗦。

易歡問他:「以後還賭不賭?還賭不賭?」

易銘淚流滿面的搖了搖頭,說:「不賭了,不賭了!」

易歡拽起他的頭髮,逼迫他抬頭,面對上邊的列祖列宗牌位,她說:「易銘,我要你對着你父親祖父的牌位,向他們發誓!」

易銘一邊哭,一邊道:「我不賭了,我發誓我不賭了,嗚嗚嗚……列祖列宗再上,我易銘要是再賭,就讓我不得、不得好死!」

「好,易銘,你記住你今天的話,我可以撈你一次,卻沒有第二個三萬兩撈你第二次了,倘若下次你再被賭z場扣押,我便任由他們打死你!誰來求我都沒有用!沒有人再會救你!」

「姑母,我錯了,我手好疼啊。」易銘涕淚縱橫道,趴在桌上哀嚎。

「桃心,帶他去看府醫。」易歡吩咐道。

「是,夫人。」

桃心和易銘離開後。

易歡仍舊身體緊繃,死死抓着手上的刀,她望向林青裴,微微一笑,說:「今日讓郎君見笑了。」

不知為何,看到這樣的易歡,林青裴心裏不太舒服。

易銘可是她的親侄子,她都能下此狠手!

今日她能砍易銘,明日就能砍旁人,哪家大家閨秀會提着刀砍人的?只有市井潑婦才會那麼做。

不過是三萬兩白銀罷了,何至於此?

林青裴忍不住說:「倘若你需要三萬兩,你可以和我說,銘兒雖有錯,可你也不至於真的廢了他的手吧?要是讓嫂夫人瞧見,心裏得多難受。」

易歡平靜的望向他。

相處一年,這個男人從未為她考慮過。

「郎君覺得我今日做錯了嗎?」易歡輕聲問。

林青裴說:「出嫁從夫,你要做什麼事之前,以後可以先和為夫商量。」

易歡不語,她只是覺得很疲憊,不管是林青裴,還是易家的這一切,都讓她感到疲憊。

易歡提着刀朝外走去,那刀刃上還沾着血,林青裴下意識側身避開。

「我去看看嫂嫂。」她輕聲道。

*

晉淵批完摺子,看着手上的急報,聽着暗衛彙報今日之事。

他靠在榻上,眸子微微眯着,淡淡開口:「真是個小可憐,連父親的遺物都當了,去幫她贖回來吧。」

「是,陛下。」

「易晟是個好將才,不成想,教子無方。」晉淵感嘆道。

易晟便是易歡的兄長。

「換做朕,有個那樣的混賬侄子,管他作甚,打死了事,朕的歡兒還是太念血肉親情。」

晉淵隨手將急報扔到一旁,「小可憐,明日去林府一趟吧,易將軍那些遺物,總要還給她,想來她今晚定是難受死了。」

晉淵想起她那雙含淚的眸子,欲z望橫生,恨不得此刻就飛往林府,把她抱在懷裡好好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