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全集小說朕要她與渣男和離入我懷 第9章_淺官小說
◈ 第8章

第9章

要知陛下上位以後,就沒考慮過選秀納妃之事,似乎對女人毫不感興趣,比那清修的佛子還要冷淡自持。

意料之中,張德勝沒等來陛下的回答。

晉淵起身,站在書案前,提筆寫下了「戒躁」二字,筆鋒犀利蒼勁,亦如他這個人。

*

熬了一夜,易歡神色疲憊。

午時,桃心來伺候易歡用膳。

易歡是不與林青裴一道用膳的,林青裴往日里會去拂風苑與顧初雪一道。

至於公公婆母,往日里與大房那邊一道,易歡沒事不會去討他們嫌,只每月去請安兩次。

桃心不高興道:「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昨夜二爺來了又走之事,外邊都傳開了。」

「食不言,寢不語。」易歡沒放在心上。

不用桃心說,她都知曉那些人會說什麼。

起初來到林府時,聽到那些輕賤自己的話,易歡還會憤怒,可過了一年,許是被磨平了稜角,易歡已能做到不動聲色了。

「夫人!夫人!不好了!」

易歡剛用了兩口膳,桃柳匆匆忙忙的跑了進來。

桃柳是易家的人,是她嫂嫂身邊的貼身丫鬟,桃柳來,易家定是出事了。

易歡放下筷子,道:「桃柳,莫急,你慢慢說。」

桃柳一把撲到易歡面前,她紅着眼眶開口:「夫人,夫人,我們娘子真的沒有辦法了!易銘少爺他今日又去了賭坊,還欠下了三萬白銀!現下人正被賭坊扣着,我們娘子哪來這麼多銀兩!」

易銘是易歡的侄兒,父兄死後,易銘是兄長留下的唯一血脈。

只是易銘沒有繼承半點兄長身上的品質,行事荒唐,平日里招貓逗狗,沉迷賭錢。

易歡本就一夜未睡,此刻聽桃柳的哭訴,只感覺腦袋一陣嗡嗡的響。

她撐着身子起身,臉色發白,問:「你說他欠了多少?」

「三萬兩!夫人,是三萬兩!我們娘子聽見這個消息,已經哭暈過去了!倘若籌不到這些錢,賭坊說就拿易銘少爺的命來換!」

「夫人,夫人,還請您想想辦法呀!」

桃心也急眼了,她忍不住道:「桃柳姐姐,這你就不厚道了,我們夫人在林府過的什麼日子,你也不是不知道,我們夫人能有什麼辦法,你該不會是想讓我們夫人幫銘少爺去還那三萬兩白銀吧?」

「可是……賭坊說假如今日籌不出錢,少爺他就……他就……」

在易府時,易家兄妹關係極好,嫂嫂也時常幫襯自己。

易銘是兄長留下的唯一子嗣……

易歡捏緊了拳頭,她對桃心道:「桃心,去將我的首飾,以及名下的那些鋪子田莊,當了折現……」

「可夫人!那些都是老爺留給您的陪嫁呀!那是老爺給您傍身用的呀!萬萬不可!」

桃心不悅的望向桃柳,說道:「桃柳姐姐,您也看到了,我們夫人也是沒有錢的啊,銘少爺行事荒唐,那些都是他自個自作自受!憑什麼讓我們夫人替他兜底!」

桃柳也知這個道理,所以她沒有再說話。

易歡揉了揉額角,只覺得頭痛,她扶着桌子道:「桃心,快去,別再讓我重複第三遍。」

易銘是他大哥的孩子,得撈,但他這個好賭的毛病,易歡今日非要讓他改了不可!

桃心跺了跺腳。

直到傍晚,易歡才帶着家丁和銀錢,將易銘從賭坊里贖了回來。

馬車裡。

易銘高興道:「姑母,就知道你有辦法,你如今可是林府的二夫人,是林將軍的正妻!怎麼可能拿不出區區三萬兩!」

桃心聽到這話,怒道:「你可知,夫人可是將老爺留下的陪嫁都當了,才湊齊那三萬兩!」

易銘卻一臉不屑,道:「就算不用祖父留下的銀錢,林府也有的是錢,不就是三萬兩嗎?」

易銘笑嘻嘻,顯然沒將今日這事當回事。

「有時候真羨慕姑母你,能夠嫁給林將軍,可以在林府逍遙快活。」

「你看看咱們易家,我每日多下兩趟館子,我娘都要嘮叨我半天,說我不為家裡考慮,不節省開支。」

「如果我也是女兒家就好了,可以和姑母你一樣,嫁給侯府親王之流,從此飛黃騰達。」

他這話剛說完,易歡抬手。

「啪」的一聲,一巴掌打在了易銘的臉上!

易歡腦中那股耳鳴聲,嗡嗡嗡的,響的更厲害了。

看着面前的易銘,只覺得他此刻面目全非,這樣的人怎麼會是那麼好的兄長的孩子。

「閉嘴!」易歡斥道。

「姑母!你打我!你竟然打我!」易銘太高聲音,「好啊,我回去要告訴阿娘!」

「你不就是嫁了個好人家嗎?要你拿出三萬兩白銀怎麼啦?怎麼啦?我爹以前待你多好!果然如外界所說的一樣,嫁出去的女人潑出去的水!」易銘罵道。

易歡閉上眼,內心的沉鬱憤懣一股腦涌了上來。

她道:「停車!」

「林大林二,進來!」

林府家丁依言踏上馬車。

易歡冷冷道:「堵住他的臭嘴!」

「是,夫人。」

林二壓着易銘,林大將一塊粗布惡狠狠塞進了易銘的口中。

易歡冷冷望着易銘,這一刻,心中憋了許久的鬱氣,終於徹底爆發了出來。

回到易家,易歡將易銘扯進祠堂。

祠堂里兩旁的燭光映照出微弱的光,她把堵住他嘴的布料拿開,指着上邊的牌位,問:「易銘,你對得起你爹,對得起你祖父嗎?」

「你爹死了,你祖父你也死了,你母親管不住你,整個易家都沒有人能管你,很好,那今日我便行使長輩職責,我替他們管你!」

易銘大叫道:「你憑什麼管我!」

「憑我不想看到我兄長唯一的孩子,成為一個賭棍,被人打死在賭z場!」

「憑你姓易,辱沒的是易家的門楣!」

易歡紅着眼沖他道。

頭很疼,耳鳴也越來越嚴重,她嫁給林青裴後,在林府過的那般憋屈,沒成想到了易家人眼裡,竟成了一樁她高攀了林青裴的美事了,就連她的親侄子都這麼想!

「桃心,拿刀來!林大林二,把他給我按在桌上!」易歡目光幽冷。

「是,夫人。」桃心道。

「是,夫人。」林大、林二道。

易銘抖了下,問:「姑母,姑母你要做什麼!」

「今日我便剁了你這雙好賭的手!」易歡疾言厲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