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全家偷聽我心聲殺瘋了,我負責吃奶353 第7章_淺官小說
◈ 第6章

第7章

三月初六很快到來。

陸朝朝出生一個多月,能吃能睡,長得憨頭憨腦,頗有些可愛。

誰見了都忍不住抱一抱。

一大早,忠勇侯府便忙上了。

「朝朝小姐,似乎也知道今兒是她的好日子呢,大早上就樂呵的很。」映雪很喜歡抱她,每次見了她便眼睛亮晶晶的。

搶了女主的滿月宴,開心開心小朝朝揮舞着胖爪子,咿咿呀呀的喊。

許氏笑看了她一眼,這丫頭大概是年歲小,心聲時而聽見,時而聽不見。

許氏也不強求,來日方長,她能窺見半分未來,便已經是莫大的好處。

只是這脖子上懸着一把刀,讓她有些不安。

「今兒人多,萬萬看好朝朝。」許氏吩咐了一聲。

自從出生那日,有人對朝朝下手,她便將映雪和覺夏留在了她身邊,寸步不離。

「是,夫人�殘王爆寵囂張醫妃�」

「夫人,前院來賓客了,老夫人請您過去呢。」登枝在門外稟報。

說起來,忠勇侯府雖然有爵位可繼承,但全仰仗着老侯爺跟隨開國皇帝的從龍之功。

陸家原本是泥腿子,即便入京封侯,也與京城世家格格不入。

陸家高娶了許氏,許氏八面玲瓏,頗有才華,又有她教養陸家子女,這忠勇侯府才漸漸顯露出來。

當年為了娶許氏,陸遠澤在許家門外跪了三天三夜,才求得賢妻。

「老夫人也真是,朝朝小姐都滿月了,也不來看一眼。」覺夏撇了撇嘴,心中不服的很。

「行了,這等話出了聽風苑,便不可再提。」許氏嚴厲的掃了她一眼。

覺夏低着頭應下。

許氏一路朝着前院而去,前院已經來了不少賓客,長公主果然也在其中。

陸遠澤的嫡妹,陸晚意早已殷勤的守在跟前。

許氏目光頓了頓。

「嫂子,你終於出月子了。晚意好想你啊……你生產晚意都不曾趕回來,晚意心裏難受。」陸晚意一月前便回了清溪老宅,近來才剛趕回京城。

陸晚意親昵的上前來挽着她的手臂。

「你們姑嫂兩人,可真是少有的親近。」長公主與許氏算是閨中密友,兩人相識多年。

陸晚意笑眯眯的:「長嫂進門時,晚意才兩歲,說句長嫂如母,也不為過的。晚意自然親近嫂子。」陸晚意神色間皆是孺慕之情。

許氏心頭稍安。

至少,晚意對自己還是真的。

陸晚意是老夫人的老來女,她進門時,陸晚意才兩歲,幾乎算是她拉扯大的。

這些年她儘力教導她,費了不少心思。

許氏拍了拍陸晚意的手,便聽得她問道:「大哥怎還未回來?今日可是小侄女的滿月宴,誤了時辰,我可不饒他。」陸晚意微翹着嘴,頗有些不悅。

許氏笑了笑沒說話。

只帶着一眾賓客入了門,紛紛進大廳與老夫人寒暄見禮。

老夫人是鄉下來的,即便在京中住了幾十年,但舉手投足的氣質,哪裡比得上打娘胎里熏陶的眾位夫人。

「母親。」許氏深深的吸了口氣,微垂着眉,在堂前屈膝拜了一拜。

老夫人着一身暗色長襖,此刻高坐堂前。

「快扶你嫂子起來。我這身子啊,不爭氣。你月子里,老身都不敢來探望,深怕過了病氣給你。」

老夫人一伸手,就親昵的拉着她。

「怎麼瘦了這般多,可是下人沒盡心伺候?」老夫人掃了登枝一眼,登枝立馬跪下。

許氏不着痕迹的收回手,笑着道:「母親,您可別嚇着這些丫頭。她們盡心着呢,芸娘啊,自個兒吃不下。」相公在外面守着外室生孩子,她怎麼睡得好,吃得下呢?

眾人紛紛讚歎,許氏嫁對了人家,忠勇侯府待她如親生。

「快到吉時,可不能誤了朝朝,怎麼侯爺還未回來?」長公主微蹙着眉頭問道。

「待我回宮,可得好好與皇兄說道說道,今兒這等大事,可別耽誤小朝朝的吉時。」長公主眉眼有些不喜。

老夫人眉頭跳了跳。

看了眼身側的嬤嬤。

嬤嬤不留痕迹的退了下去。

沒一會兒,便瞧見侯爺匆忙回府,這般冷的天,額間還帶着細細密密的冷汗。

許氏唇角帶笑,笑意卻不達眼底。

只怕是忙着應付外室那場滿月宴。

「讓眾位久等了,小女滿月,特意讓人去尋了南洋夜明珠。這才耽誤了些時辰。」陸遠澤看向許氏,滿眼的歉意。

「南洋夜明珠?」

「這可是好東西。」

「皇兄前年得了一顆,賞給太子當小夜燈了呢。」長公主不由讚歎道。

陸遠澤朝着長公主行了一禮:「比不得陛下那顆。」

南洋距離京城數千公里,且因為地處偏僻,要在深海才能採摘,導致夜明珠極其珍貴。

「快將小小姐抱出來吧。」許氏擺了擺手。

看向陸遠澤的怨氣也少了幾分。

沒多時,映雪便抱着小朝朝出來了。

長公主有些驚訝,不由上手接過了映雪手中的奶娃娃。

映雪看了眼夫人,瞧見夫人頷首才將其遞過去。

「哎呀,這丫頭可比前面三個都生的好。」肌膚雪白,胎髮如墨,長得白白嫩嫩的,一雙眸子滴流滴流的轉。

長公主看了便心生歡喜。

她多年無子,如今瞧見陸朝朝簡直喜歡到了心坎里。

這就是她夢寐以求的夢中閨女啊。

「吶,爹爹給你尋來的夜明珠,可喜歡?」陸遠澤笑着將夜明珠送上去,小奶娃兩隻手合攏才勉強抓住。

陸朝朝直溜溜的看着夜明珠。

夜明珠!

他給陸景瑤送了十二顆夜明珠做成的頭面,送了一顆邊角料給我?

哼,別人不要的,我也不要

許氏聽得這句心聲,嘴角的笑容緩緩一滯。

心頭那點升起的希冀,又熄滅下去!

她的女兒,只配得到別人不要的東西嗎?!

許氏只覺心口痛得厲害,呼吸都帶着針扎一般的痛。

許氏氣得厲害。

小朝朝朝着長公主咧着嘴一笑,便雙手一拋……

「咚……」的一聲。

那顆夜明珠,便落在了地上。

陸遠澤的臉,彷彿被扇了一巴掌似的,面上青一陣白一陣。

眾人皆是愣了一下,長公主笑道:「陸侯爺可要再上點心。咱家小朝朝啊,可看不上這東西。」

「本宮喜歡朝朝,與朝朝投緣,若得空帶朝朝來長公主住幾日。」她不舍的將陸朝朝還了回去,眼睛還落在孩子身上捨不得離開呢。

她給足了許氏臉面。

「是,等天兒暖和起來,一定登門。」許氏笑着應下。

正說著,便聽得門房來報。

「太子殿下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