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6章(2)

,老身都不敢來探望,深怕過了病氣給你。」

老夫人一伸手,就親昵的拉着她。

「怎麼瘦了這般多,可是下人沒盡心伺候?」老夫人掃了登枝一眼,登枝立馬跪下。

許氏不着痕迹的收回手,笑着道:「母親,您可別嚇着這些丫頭。她們盡心着呢,芸娘啊,自個兒吃不下。」相公在外面守着外室生孩子,她怎麼睡得好,吃得下呢?

眾人紛紛讚歎,許氏嫁對了人家,忠勇侯府待她如親生。

「快到吉時,可不能誤了朝朝,怎麼侯爺還未回來?」長公主微蹙着眉頭問道。

「待我回宮,可得好好與皇兄說道說道,今兒這等大事,可別耽誤小朝朝的吉時。」長公主眉眼有些不喜。

老夫人眉頭跳了跳。

看了眼身側的嬤嬤。

嬤嬤不留痕迹的退了下去。

沒一會兒,便瞧見侯爺匆忙回府,這般冷的天,額間還帶着細細密密的冷汗。

許氏唇角帶笑,笑意卻不達眼底。

只怕是忙着應付外室那場滿月宴。

「讓眾位久等了,小女滿月,特意讓人去尋了南洋夜明珠。這才耽誤了些時辰。」陸遠澤看向許氏,滿眼的歉意。

「南洋夜明珠?」

「這可是好東西。」

「皇兄前年得了一顆,賞給太子當小夜燈了呢。」長公主不由讚歎道。

陸遠澤朝着長公主行了一禮:「比不得陛下那顆。」

南洋距離京城數千公里,且因為地處偏僻,要在深海才能採摘,導致夜明珠極其珍貴。

「快將小小姐抱出來吧。」許氏擺了擺手。

看向陸遠澤的怨氣也少了幾分。

沒多時,映雪便抱着小朝朝出來了。

長公主有些驚訝,不由上手接過了映雪手中的奶娃娃。

映雪看了眼夫人,瞧見夫人頷首才將其遞過去。

「哎呀,這丫頭可比前面三個都生的好。」肌膚雪白,胎髮如墨,長得白白嫩嫩的,一雙眸子滴流滴流的轉。

長公主看了便心生歡喜。

她多年無子,如今瞧見陸朝朝簡直喜歡到了心坎里。

這就是她夢寐以求的夢中閨女啊。

「吶,爹爹給你尋來的夜明珠,可喜歡?」陸遠澤笑着將夜明珠送上去,小奶娃兩隻手合攏才勉強抓住。

陸朝朝直溜溜的看着夜明珠。

夜明珠!

他給陸景瑤送了十二顆夜明珠做成的頭面,送了一顆邊角料給我?

哼,別人不要的,我也不要

許氏聽得這句心聲,嘴角的笑容緩緩一滯。

心頭那點升起的希冀,又熄滅下去!

她的女兒,只配得到別人不要的東西嗎?!

許氏只覺心口痛得厲害,呼吸都帶着針扎一般的痛。

許氏氣得厲害。

小朝朝朝着長公主咧着嘴一笑,便雙手一拋……

「咚……」的一聲。

那顆夜明珠,便落在了地上。

陸遠澤的臉,彷彿被扇了一巴掌似的,面上青一陣白一陣。

眾人皆是愣了一下,長公主笑道:「陸侯爺可要再上點心。咱家小朝朝啊,可看不上這東西。」

「本宮喜歡朝朝,與朝朝投緣,若得空帶朝朝來長公主住幾日。」她不舍的將陸朝朝還了回去,眼睛還落在孩子身上捨不得離開呢。

她給足了許氏臉面。

「是,等天兒暖和起來,一定登門。」許氏笑着應下。

正說著,便聽得門房來報。

「太子殿下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