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全家偷聽我心聲殺瘋了,我負責吃奶353 第4章_淺官小說
◈ 第3章

第4章

許氏愣着回不過神來。

覺夏笑着道:「夫人,咱家小少爺懂事了呢,老爺知曉一定開心。」

夫人和老爺情深似海,要說唯一的缺憾,便是三個孩子不成器。

許氏嘴角帶出一絲苦澀。

映雪瞪了覺夏一眼,夫人枯坐一天,都沒等來老爺,夫人心裏正難受呢。

正要說什麼呢,便聽得門外回稟。

「夫人,登枝姑娘回來了。」

許氏坐直了身子。

登枝面色陰沉的難看:「你們出去守着門外。」兩個二等丫鬟便退了出去。

大門一關,許氏面色也落了幾分。

登枝哐當一聲跪在地上。

眼眶通紅,渾身都在顫抖,近乎咬牙切齒道:「夫人料事如神,那青雨巷中……」登枝紅着眼睛,她瞧見那一幕,幾乎當場瘋魔。

「奴婢去時,老爺正好扶着一個裹得嚴實的女人上馬車。懷中還抱着個剛出生的嬰兒。」

登枝都快哭出來了。

哎呀,看來我沒被掐死,兩個婆子被抓,他們怕出意外,轉移陣地啦……

這句話,她倒是聽真切了。

許氏深深的吸了口氣,強忍着心頭的震撼。

「你可看清楚了?當真是……侯爺?」她幾乎咬着牙,一張臉蒼白如紙。

登枝擦了擦淚:「奴婢聽她喊陸郎。」

「奴婢裝作租賃房屋的模樣,聽隔壁住戶說,他們已經在此處住了多年。一直以夫妻相稱。兩人……」登枝抹了把淚。

「兩人極其恩愛,陸侯爺擔心她受委屈,還親自買了禮物去各家登門,拜託大家多照顧她。」各家都對他們印象極好。

許氏的心口彷彿被生生剜開。

「夫人……」登枝忍不住看向夫人,她都如遭雷劈,更何況夫人呢?

漂亮娘親咱不哭,不為渣男掉眼淚啊,好心疼娘親……小傢伙吧唧吧唧嘴,這麼美的娘,渣男是瞎眼了啊。

「那個姑娘,姓什麼?」良久,許氏才幽幽問道。

語氣,都含着幾分絕望。

「奴婢只聽說姓裴,素日里侯爺喚她姣姣,興許是她小名兒。」

許氏眼中最後一絲希望,也轟然倒塌。

姣姣?

前些年中秋,家中團聚多喝了一句,夜裡陸遠澤夢中便喊了一聲姣姣。

許氏只覺嘴裏一陣腥甜,她多年的恩愛,多年的信任,轟然倒塌。

許氏靠在床頭,眼淚大滴大滴落下。

還來不及感懷,便聽得那道軟軟糯糯的小奶音又道。

娘親,你快別哭了。你娘家那顆歪脖子樹下,藏了當今聖上的八字……

陸朝朝只恨自己不會說話,許家被搜家,歪脖子樹下查出大逆不道之物,大舅舅一人頂罪,被斬首示眾。

這也是許家落魄的開始。

許氏聽得那句八字,心口一陣陣發麻。

當年陸遠澤求娶許氏,家中父兄不同意,她強硬要嫁,才成了這門親事。

這些年,因為陸遠澤不喜,她便有意疏遠娘家。

深怕惹了陸遠澤不悅。

可她,並不願娘家出事啊!

她瞬間坐直身子,想要多聽兩句,可半響小傢伙也沒吱聲。

當今聖上,最厭惡巫蠱之術,若從許家搜查出來……

許氏來不及細想。

招手讓登枝上前,在登枝耳邊細語。

「就說我月子里,想吃娘親手做的參湯。你偷偷去挖出來,不要被任何人瞧見。」許氏說完,眼中閃過一抹掙扎。

「不,你等等。」許氏掙扎着從床上起身。

十月的天,她一身已經被冷汗浸濕。

她從最高的柜子里取出一張佛經,佛經是她親自所抄,原本,是給婆母賀壽所用。

此刻,她咬破手指,忍痛在上面不斷的寫着什麼。

待字跡晾乾:「將樹下的東西取出來,將這血書放進去。不要被任何人發現端倪,那東西取出來立馬回府!」

許氏面色凝重,登枝也不敢馬虎,當即匆匆出了門。

這一夜,許氏徹夜難眠。

直到第二日清晨。

陸侯爺才滿面疲憊,匆匆回府。

「芸娘,都怨我,昨夜朝中有要事,忙的徹夜未眠,未能及時趕回,委屈芸娘了。」陸遠澤一進門便請罪,這樣的事,何其熟悉。

曾經,他每次這般認錯,許氏都會極其貼心的安慰他,政務要緊。

可現在……

她仔細看着陸遠澤,陸遠澤今年三十有四,可依舊身形俊俏,比當年的模樣還多了幾分儒雅,更添氣質。

他眼中的愧疚和神情,似乎快要將她淹沒。

我這便宜渣爹,長得倒是人模狗樣的。難怪哄得人家等他十幾年。陸朝朝不由吐槽。

「這便是咱們的小女兒吧?哎呀,快來爹爹抱抱,這可是咱家唯……」陸遠澤頓了頓。

許氏眼中泛冷,唯一的女兒?

「是啊,是咱陸家唯一的女兒。」許氏微斂着眉道。

「這眉眼像你,嘴巴像我。」陸遠澤眼裡閃過一道不悅。

但不得不說,這孩子長得確實好。

「前面三個你都沒抱過,這個你倒是肯抱了。」許氏輕笑着道。

「兒子可不能慣着,女兒不一樣嘛。」陸遠澤入官場十幾年,同僚已經是大腹便便的胖子,他依舊身形瘦削,帶着幾分儒雅,又有着上位者的氣勢。

在京城,喜歡他的女子,一向很多。

所有人都贊他潔身自好,在京中頗有名聲。

漂亮娘親,他又騙你。他對哥哥們……她嘀嘀咕咕,許氏一句都沒聽懂。

涉及到三個兒子,她心裏瞬間提了起來。

他對兒子做了什麼?

她不由頭皮發麻。

許氏的腦子,一下子清醒了。

她只以為,陸遠澤是變了心,難道,這其中還有什麼秘密嗎?

素來心細的陸遠澤也並未發現她的異樣,這麼多年的欺騙,他已經不需要另外再想理由。

只隨口一句胡說,她就信極了。

「孩子的名字可起好了?」許氏看着他。

陸遠澤怔了怔。

愣神的功夫,便聽得陸遠澤身後的小廝道:「老爺可關心夫人這一胎呢,孩子還未出生,就在書房徹夜想名兒了。」

「老爺可是把詩經翻了個遍。」

「多嘴!」陸遠澤面色一沉,猛地呵斥出聲。

小廝一抬眸,便見老爺面色極其陰沉,一副風雨欲來的模樣。小廝心裏直犯嘀咕,明明老爺翻名字都翻了三天啊?

陸遠澤見嚇着許氏,搖了搖頭道:「本想給你個驚喜,卻讓這蠢貨捅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