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全家偷聽我心聲殺瘋了,我負責吃奶352章 第3章_淺官小說
◈ 第2章

第3章

許氏心裏亂極了,甚至有些茫然。

她想要細聽外室之事,可女兒年紀小,心聲並不真切,且她思維跳脫,她只能儘力從中挑出有用的東西。

今日幾乎推翻了她所有的認知。

女兒出生被掐,她能聽到女兒的心聲。

以及……

她的相公,正在等外室生孩子!

許氏心頭髮慌,從嫁過來到現在十幾年,她從未與陸家紅過一次臉,鬧過一次矛�孟寧傅廷修小說��。

她自以為嫁給了全世界最好的男人。

可現在,突然得知他有外室,她第一反應便是抗拒。

將她視作掌中寶的相公,竟然是騙她嗎?

「夫人您怎麼了?是不是身子冷,怎麼全身都在抖。」登枝四處瞧了瞧,明明窗戶大門緊閉,並未漏風。

許氏嘴皮發顫,只強忍着情緒道:「讓乳母過來給孩子餵奶。」

乳母是事先備好的,統共三個乳母。

不過讓人詫異的是,孩子只掀開眼皮子看了一眼,便猛地吐了出來。

又是吐奶又是咳。

嚇得幾個乳母跪在地上。

「夫人,小小姐不知為何,不肯吃奴婢的奶。」乳母急的額間都冒了冷汗。

她不止抗拒吃奶,甚至連喝無意進去的都吐了出來。

嗚嗚嗚……

咳咳……羊奶牛奶,我不要人的……陸朝朝鬼哭狼嚎,眼睛裏,倒是沒有一滴淚。

許氏試探着道:「拿羊奶牛奶試試?」府中常備羊奶,去腥後味道不錯。

登枝立馬吩咐下人去準備。

沒一會兒,孩子抱到隔間。

便聽丫鬟來報:「小小姐喝了十幾勺,一邊吃一邊打瞌睡。這會兒睡過去了。」

許氏微微鬆了口氣。

孩子又重新抱回她的寢屋,不敢讓孩子離開她的視線。

陸朝朝打了個哈欠。

她現在還是個嬰孩,又遭逢大難,此刻早已困到了極致。

嘴裏吐着泡泡嘟囔兩聲,便呼呼睡了過去。

「登枝,我能信任的人,只有你了。」許氏坐在床前,神色有些莫名。

她不願懷疑相公。

可今日聽到女兒的心聲,又讓她鼓起了一絲勇氣。

「夫人您怎麼了?」登枝有些不安,她是夫人的陪嫁丫鬟,與夫人感情非凡。

「你找兩個信得過之人,去青雨巷……」許氏語氣艱難。

「去青雨巷,探一探。老爺,可在那裡。」許氏幾乎一字一頓道,這句話,幾乎用盡了她全身的力氣。

登枝心頭一跳。

打開房門左右看了看,又道:「覺夏,映雪,你們守在房門三步外,不許任何人靠近。」

這幾人都是陪嫁過來,賣身契和娘老子都是捏在夫人手裡。

「是。」

登枝隨即關了大門,腳步匆匆走到夫人跟前:「夫人怎會懷疑老爺?難道……有什麼異樣?」登枝有些擔憂。

夫人這些年,心系陸家,幾乎所有心神都在老爺和陸家。

可以說,老爺就是她半條命。

許氏緩緩搖頭:「不要聲張,不要被人發現。」許氏緊緊捏着衣角,眼底瀰漫著不安。

「夫人放心,奴婢喬裝打扮一番,親自帶人去看看。」登枝心知此事非同小可,當即便讓人進來伺候夫人,自己急匆匆出了門。

許氏一直枯坐到傍晚,都不曾等來陸遠澤。

心頭的涼意,越發深。

「娘……娘,我回來啦。娘,妹妹呢?」外頭傳來一陣歡呼聲,一個小公子,像個炮彈似的衝進房門。

「三公子,小心別摔了。小小姐還在睡覺呢,別吵醒了她。」覺夏拉了他一把。

三公子陸元宵今年八歲,人如其名,元宵節所生,也長得胖乎乎的,像個元宵似的。

性子有些頑劣,不愛念書,喜愛吃吃喝喝。

平日里忠勇侯沒少罵他。

陸元宵猛地捂住了嘴巴,用氣聲道:「那我小聲點兒,小爺的妹妹呢?」

映雪笑着抿唇,指了指隔間的搖籃。

「娘,您辛苦了……您臉色怎麼這麼差?」陸元宵雖然只有八歲,但對娘親卻極其孝順。

許氏強掩着歡笑:「今日累了些,好好休養便無礙。你今日,怎麼回來的這般早?」

許氏似乎想起什麼,擰着眉問道:「你又逃課了?」

陸元宵嘿嘿笑了一聲:「反正祖母護着我,爹不敢打……元宵本就不愛看書。」為讀書,他沒少挨打。

許氏額角青筋直跳。

她眉宇有些愁緒:「元宵,你該學着懂事些了。或許,你爹爹會更……疼愛你一些?」許氏心中還殘留着一絲期望。

陸元宵哼了一聲:「不看書,死都不看!」看書,是絕不可能的!

許氏輕輕嘆了口氣。

陸元宵一路往隔間走去,趴在床邊,一張小胖臉湊在陸朝朝眼前。

陸朝朝被嚇了一大跳。

呀,是我那大怨種三哥啊……

長得虎頭虎腦的,還怪可愛的。

陸元宵一愣?

回頭往身後看了看,許氏離得遠,孩子又小,並未聽見。

陸元宵摸了摸鼻子,眼前就只剩他的妹妹。

呀,哥可真是天選之子。

他好像能聽到妹妹的心聲咧!陸元宵喜滋滋的。

可憐我三哥,真的好慘啊……

從小被人惡意引導,被人刻意慣壞,不愛讀書……是個令渣爹不喜,令侯府蒙羞的蠢蛋。

明明是侯府之子,卻大字不識,丟臉丟遍全京城。

哎,三哥看着就不太聰明的樣子。難怪,最後死的那般慘……

陸元宵手指頭都在哆嗦,我死的慘?

被人活生生拔了舌頭,割了耳朵,割了嘴巴鼻子,砍斷了四肢,被人裝進大罈子里做了人彘!好慘一男的……陸朝朝那三個哥哥,一個比一個死得慘。

陸朝朝幽幽的瞥了他一眼,從小就笨,還被人算計丟了小命。

陸元宵嗷的一下跳起來。

「怎麼了?」許氏回神,看向隔間的兒子。

陸元宵張了張嘴,結結巴巴道:「我……我,我要回房。」

他在許氏不解的目光中,眼含熱淚,小胖手握成拳頭:「我,我要回去讀書,我這就回去把書讀爛!」

嗚嗚嗚嗚,太慘了,他真的太慘了!!

小胖子哇的一聲,嗷嗷哭着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