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破籠後,她一腳踹開渣男霸總 破籠後,她一腳踹開渣男霸總免費第4章_淺官小說
◈ 破籠後,她一腳踹開渣男霸總免費第3章

破籠後,她一腳踹開渣男霸總免費第4章

九月的渝城氣溫剛剛好,不像深城熱的讓人心煩。,我就去了動物園如願以償的看到了熊貓。,說我這是恐婚,散心後就回去跟老韓認個錯,你們還能好好的。「韓灝是個律師,他喜歡贏,你就低低頭,這件事就過去了。」,告訴閨蜜:「韓灝要結婚了,對象不是我。」,隨即招呼服務員點一份腦花和麻辣兔頭。,但是韓灝不喜歡。,我再也沒吃過了。,有些神秘:「你是不是覺得八年都跟一個人有點虧?」,只能笑笑。「這就對了,及時行樂啊,咱們同學一場,晚上攢個局子給你接風!」,我有些頭疼。,我推開了飯店後門,晚風習習,趕走了心裏的煩躁。「司念」,閨蜜趕來赴在我耳邊說,「快看,那是不是安昭然?」「我們聚會他一向不來,今天我總算把他騙過來了,你要好好把握啊!」。。
水泥封心,絕情絕愛了。
就算是大學時期的男神,我也沒感覺了。
「什麼沒感覺了?」
安昭然的臉在我眼前放大,可有一瞬間,我竟然看成了韓灝,頓時脾氣上來,巴掌一甩。
「韓灝你給我滾開,我看見你就噁心!」
手打的生疼。
閨蜜看熱鬧不嫌事大,「哎呦我的祖宗,你們都是我祖宗,快點吧,安大帥哥,趕緊把人帶走,再不走我晚上就泡不成帥哥了!」
我本想忍住不吐。
可是,不吐不快。
我不知道是不是吐在他身上了。
再睜眼,我看着一床被子發獃。
昨晚的事還在我腦子裡嗡嗡亂叫:「你喝醉了……」「韓灝,我跟了你八年,你他媽的就不是人,是石頭!」
「……」腦子在情不自禁的回憶昨晚的事。
閉上眼,就當不記得吧。
在床上放了一千元,拉行李箱準備走。
門卻在下一秒開了,安昭然手上拎着M記的袋子,初見時候臉上還有笑意,他的目光向下,停留在我的行李箱上,隨後嘴角的弧度降了下來。
他語氣有些疏離:「你還沒吃飯,一會再走吧。」
我支支吾吾:「有些不好意思……」他拉着我關上了門,隨後目光在床上定了定,面色也變了變。
我急忙快步走上前,收起一千元錢,咧嘴裝傻:「你看我這個記性,給冉冉的錢忘記收起來了。」
安昭然垂眸不語,輕輕把快餐放在桌上。
他是大學時候的校草。
他很帥,韓灝也很帥。
如今的韓灝已經成長了,飛得更高更遠了,成為一個野心家。
而安昭然身上還保持着一種年少時候的青蔥感。
他剛才咧嘴一笑,我有一瞬間感覺又回到了讀書的時候。
「那個,昨天,我不小心失態了……」「不用我負責嗎?」
我:……安昭然眸子有些熾熱:「我想負責。」
我怔住了。
大家都是成年人,到這個年紀了大概都有了男女朋友,甚至可能已經結婚了。
我再次感到抱歉,低下頭踟躕:「你女朋友會……」「我沒有女朋友,也沒有結婚。」
他好像在解釋着什麼。
我擰着眉頭。
像安昭然這樣的大帥哥,居然沒有女朋友?
所以。
不是他要對我負責,而是他是在要我對他負責!
聽說了畫外音,我的臉有些微紅。
這些年,我身邊只有韓灝一個男人,從來沒有想過跟別的男人在一起。
此時耳邊響起了閨蜜的話:「你難道不覺得八年都跟一個人有點虧?」
「憑什麼韓灝跟你在一起的時候,心裏還裝着別人?」
「安昭然可是你暗戀四年的人啊,現在不把握,什麼時候還有機會啊!」
我有些猶豫了。
到是安昭然,他掏出一盒粥:「先吃飯吧,我一會帶你去大學裏轉轉。」
九月是開學季。
安昭然說今天公司沒有事,開車帶我瞎轉轉,我們去了母校。
他說記得讀大學的時候,我最喜歡的地方就是圖書館,每天都是最後一個走的。
我點點頭是啊,那時候,為了看在圖書館兼職的安昭然,我總是借很多的書。
時間一長,我竟然成績穩步上升。
最後獲得了榮譽畢業生稱號。
我暗戀了他四年,到最後那句喜歡也沒有說出口。
只因為,他身邊早已有了那個她。
聽說是學校領導的千金,長的很水靈,有着南方妹子的清純嬌憨。
他們形影不離,大抵是互相喜歡的吧。
後來,畢業的時候,韓灝央求我做他的女朋友。
他說他一直暗戀我,跟着他,我會幸福一生。
我不知道為什麼就答應了。
可能,從他炙熱的眼神中看到了自己。
曾經,我也是被韓灝寵着的女神。
直到……「想去湖邊坐坐嗎?」
安昭然提議,他指了指湖心亭,「那邊人少,安靜點。」
我點點頭,他卻很自來熟的牽起我的手。
很奇怪,我卻讓他牽着。
他給我介紹,畢業後學院有了哪些變化,還有老師退休了,發揮餘熱當起了民事協調員,最後被氣得住了院。
「我去醫院裏看他,他說還是學校里的孩子單純,一想到他們將要到社會上,成為社會人,他就心痛。」
我知道那個教授,他在去年冬天的時候永遠走了。
我的畢業論文還是他指導的。
「安昭然,你還有那顆初心嗎?」
我們法律人的初心。
這點我在韓灝身上越來越感覺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