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破籠後,她一腳踹開渣男霸總免費第3章

破籠後,她一腳踹開渣男霸總免費第3章(2)

昭然眸子有些熾熱:「我想負責。」
我怔住了。
大家都是成年人,到這個年紀了大概都有了男女朋友,甚至可能已經結婚了。
我再次感到抱歉,低下頭踟躕:「你女朋友會……」「我沒有女朋友,也沒有結婚。」
他好像在解釋着什麼。
我擰着眉頭。
像安昭然這樣的大帥哥,居然沒有女朋友?
所以。
不是他要對我負責,而是他是在要我對他負責!
聽說了畫外音,我的臉有些微紅。
這些年,我身邊只有韓灝一個男人,從來沒有想過跟別的男人在一起。
此時耳邊響起了閨蜜的話:「你難道不覺得八年都跟一個人有點虧?」
「憑什麼韓灝跟你在一起的時候,心裏還裝着別人?」
「安昭然可是你暗戀四年的人啊,現在不把握,什麼時候還有機會啊!」
我有些猶豫了。
到是安昭然,他掏出一盒粥:「先吃飯吧,我一會帶你去大學裏轉轉。」
九月是開學季。
安昭然說今天公司沒有事,開車帶我瞎轉轉,我們去了母校。
他說記得讀大學的時候,我最喜歡的地方就是圖書館,每天都是最後一個走的。
我點點頭是啊,那時候,為了看在圖書館兼職的安昭然,我總是借很多的書。
時間一長,我竟然成績穩步上升。
最後獲得了榮譽畢業生稱號。
我暗戀了他四年,到最後那句喜歡也沒有說出口。
只因為,他身邊早已有了那個她。
聽說是學校領導的千金,長的很水靈,有着南方妹子的清純嬌憨。
他們形影不離,大抵是互相喜歡的吧。
後來,畢業的時候,韓灝央求我做他的女朋友。
他說他一直暗戀我,跟着他,我會幸福一生。
我不知道為什麼就答應了。
可能,從他炙熱的眼神中看到了自己。
曾經,我也是被韓灝寵着的女神。
直到……「想去湖邊坐坐嗎?」
安昭然提議,他指了指湖心亭,「那邊人少,安靜點。」
我點點頭,他卻很自來熟的牽起我的手。
很奇怪,我卻讓他牽着。
他給我介紹,畢業後學院有了哪些變化,還有老師退休了,發揮餘熱當起了民事協調員,最後被氣得住了院。
「我去醫院裏看他,他說還是學校里的孩子單純,一想到他們將要到社會上,成為社會人,他就心痛。」
我知道那個教授,他在去年冬天的時候永遠走了。
我的畢業論文還是他指導的。
「安昭然,你還有那顆初心嗎?」
我們法律人的初心。
這點我在韓灝身上越來越感覺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