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破籠後,她一腳踹開渣男霸總免費第2章

破籠後,她一腳踹開渣男霸總免費第3章

韓灝走到客廳**,環顧了一圈,抬頭望了一眼在二樓遊戲室前站着的我,眼中有幾分不耐煩。「給大家介紹一下,這是周雲階,我的~」他頓了一下,意味深長的看了我一眼,周圍的人也隨着他的目光凝聚向我。,他摟緊了周雲階,「未婚妻。」,所有人安靜了。,在場的男人女人把所有的心思寫在了臉上。,有惋惜的,我把眾人的表情盡收眼底,施施然走下樓。。。,周雲階微笑着切了一塊蛋糕給他。「我要你喂我。」,眼中都是面前的女人。,心裏一陣乾嘔。「林司念,這幾年我們過的挺沒意思的,感情早就淡了。」,淡淡的對我說道。,「巧了,我也是。」,周雲階抓了抓他的手,我看她的手上戴着一枚鴿子蛋,就是我誤收的那枚。。
見我目光停留在周雲階身上,韓灝探出身子擋住她:「今後,大家還是朋友,如果你在深城有什麼困難,可以打我名片上的電話。」
我沒有搭理他,只是直勾勾的盯着二人:「蛋糕好吃嗎?」
周雲階不自覺的摸了一下戒指,隨後給我一個大大的微笑:「早聽說韓灝說你賢惠,今天的聚會辦的挺好……」她話沒有說完,就杏眼圓睜,騰的站起身來,口中有些結巴:「林司念,你幹什麼……」下一秒,大別墅里回蕩着韓灝的怒吼:「林司念,你有病吧!」
我打開別墅大門,回眸冷哼:「蛋糕好吃就多吃點,沒毛病!」
僅僅一回頭,我看到了在場的所有男女臉上都寫着:林司念,你瘋了!
是啊,我把蛋糕拍在了韓灝臉上。
那個跟在韓大律師身後的附庸品竟然開始不聽話了。
這是我第一次跟韓灝正面叫板,他有些難以置信。
關門時我聽見身後有人問:「你們說林司念能去哪裡?」
韓灝怒氣未消,冷哼:「以前吵架的時候,她就去保姆房睡一覺,第二天還不是乖乖的給我做飯?」
「對啊,誰不知道林司念就是一隻菟絲花,八年都沒有工作。
哪裡像新嫂子一樣,高學歷,海歸留學回來就當了CFO。」
我沉沉的關上門,打開車庫門,拎出早就收拾好的行李,直奔機場。
我要去渝城。
曾經我三番五次提出要去渝城都被韓灝否決了,他說沒時間。
後來,我想着度蜜月再去也不錯。
在候機室,我手握着機票,看着人來人往,突然一瞬間淚流滿面。
就這麼一個樸素的願望竟然八年都未能實現。
不是因為錢,不是因為時間。
而是,因為不夠愛。
當年他追我的時候,把獨棟別墅讓給我住,珠寶首飾都是特制定做的。
我曾經認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而我不知道的是。
那些珠寶首飾都在隱秘的角落裡刻着不屬於我的名字。
現在想想就覺得荒謬。
我自嘲自己蠢笨如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