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一周後。

聞香榭,葉凌天的屋子。

月扶遙正滿臉認真的給葉凌天捶背。

秦蒹葭和蘇傾城走進來。

「見過三公子!」

兩女恭敬的行禮。

葉凌天輕輕揮手道:「無須多禮,都坐下吧!扶遙也是。」

三女落座。

蘇傾城似無意的問道:「這一周的時間,都沒有看到公子的身影,公子是出去辦事情了嗎?」

葉凌天淡笑道:「我若說我這一周都在寒窗苦讀、溫習功課,你們相信嗎?」

除月扶遙外,秦蒹葭和蘇傾城都不怎麼相信葉凌天的話。

三公子懶散懈怠,文不成武不就,他會去溫習功課?怎麼聽都覺得怪異。

月扶遙輕語道:「公子確實是在溫習功課,因為三天之後,便是天門十年一次的弟子考核。」

「弟子考核?」

秦蒹葭和蘇傾城眼底深處藏着一抹異樣之色。

葉凌天道:「不錯,三天後便是天門的考核,此番本公子讓你們來此,也是為了此事。」

秦蒹葭問道:「公子是打算讓我們做什麼嗎?」

葉凌天笑着道:「不愧是才女,就是聰明,我確實想讓你們做一些事情。」

「什麼事情?」

蘇傾城下意識的說道。

葉凌天直言道:「我要你們助我通過這個考核。」

蘇傾城眼中閃過一道精光,道:「看來三公子不甘平庸……」

她下意識的想到,葉凌天是否也想要那門主之位,所以才如此在意這個考核。

天門之主,天地之間,又有誰可以拒絕呢?

若是如此的話,倒也不算一無是處。

葉凌天悵然道:「倒也不是不甘平庸,只是上面已經發話,我作為天門三公子,若是此番不能通過考核,那麼從今往後聞香榭的所有開銷都得折半……」

蘇傾城臉色微微一滯,竟然是這個原因?

果然是爛泥扶不上牆的三公子。

葉凌天神色複雜的看着秦蒹葭和蘇傾城道:「若是這次不能通過考核也沒關係,到時候你們把嫁妝全部拿出來,我們的小日子也能過得逍遙自在。」

兩女一聽,心中一突,她們的嫁妝裏面藏着一些特殊的東西,豈能拿出來?

而且拿出來之後,恐怕不是她們的小日子過得逍遙自在,而是葉凌天的日子過得舒坦快活。

「敢問公子,是怎麼一個考核法?」

秦蒹葭詢問道。

葉凌天道:「考核一共分為兩項,第一項考核,屬於文考,都是靠一些理論知識,這需要我自己上才行。」

「第二項考核,則是在天門秘地之中進行,具體考核什麼我也不清楚,但是根據一些我旁敲側擊得到的消息,這第二項考核的內容估計與一些特殊技藝有關,比如說機關暗器、琴棋書畫之類的。」

「天門秘地……」

兩女心中一震,卻沒有露出絲毫異色。

秦蒹葭猶豫了一下,繼續問道:「既是秘地,能讓我們進入裏面嗎?」

葉凌天笑着道:「這個不用擔心,天門四位公子,每人可以帶三人參與考核,你們作為本公子的未婚妻妾和侍女,自然可以進入考核地。」

說到這裡的時候,葉凌天隨手拿起一份圖紙,道:「這是我悄悄弄來的天門地形圖紙,裏面有一些重要的東西,你們好好記一下,到時候估計能用得上……」

「天門地形圖紙!」

這一次,連月扶遙都被震驚到了。

此物關乎天門安危,三公子竟然隨手拿出來給她們觀看,這心未免也太大了吧?

月扶遙神色複雜的看了葉凌天一眼。

三公子啊三公子,你還是太天真了,這麼輕易相信人,會吃大虧的。

「好了,接下來你們三人好好看一下,本公子出去釣釣魚。」

葉凌天起身,伸了一個懶腰,便往外面走去。

剛走出屋子的時候。

他的臉上浮現一抹玩味之色,魚兒上鉤了!

一轉眼。

三天過去。

外界。

一座神秘山谷之中,此處為羅網一個隱蔽據點之一。

一位身着黑色長袍的中年男子隨手伸出,一隻信鴿飛入他的手中。

他隨手取下信鴿腳上的紙條,翻開一看,目光頓時一凝。

「怎麼了?」

一位戴着面具的神秘人走了過來。

黑袍男子沉吟道:「今天是天門十年一次的考核,鷓鴣傳來天門地形圖……」

「效率這麼高?此圖會不會有問題?」

神秘人有些驚訝。

天門的地形圖,屬於極為核心的東西,按理說不該這麼快就弄到才對。

黑袍男子神色怪異的說道:「此圖出自那廢物三公子,鷓鴣尋了幾個地方,發現地圖都可以對應上。」

神秘人道:「如此說來,這倒是一個不錯的機會,天門此番考核,注意力都在那邊,我們就來一個出其不意,這樣也好探探天門的底細。」

黑袍男子思索了一下,道:「不用太過樂觀,天門之人,沒有那麼簡單,否則的話,我們也不至於多年以來一無所獲,現在這圖這麼輕易就被我們得到,我感覺有些不對勁,保險起見,我覺得還得繼續觀察一下。」

「機不可失,若是等考核結束,我們即使擁有地圖,想要出手,也非常困難。」

神秘人微微搖頭。

黑袍男子略帶沉吟,點頭道:「你說得也對,不過做事情還得謹慎一些,此番便由你帶領一百人前去,一旦情況不對勁,便立刻撤退。」

「放心。」

神秘人回了一句,瞬間消失在原地。

……

天門。

一個大殿之中。

三百天門弟子凝神靜氣,手持毛筆,正於紙張上答題。

葉凌天盯着紙張上的內容,一邊哈欠連天,一邊懶散的書寫。

第一項考核,屬於理論,主要是一些機關原理、藥理、四書五經、地理誌異、六藝之類的東西。

這些東西,天門的長老都會教。

滿分為一百,六十及格。

以前葉凌天考試,普遍都控制在四五十分,很少及格,這一次倒是要將其提到六十分才行。

半個時辰過去。

「時間到!」

隨着長老開口。

眾人快速交卷,然後離開大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