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什麼?蘇傾城!這混賬東西眼瞎了嗎?竟然選擇了此女,不想活了?」

葉蒼海瞬間將茶杯砸在地上,滿臉憤怒之色。

葉輕舟猶豫了一下,詢問道:「父親,這蘇傾城的底細,我們已經了解過一遍,她是天都府大將軍蘇戰天的女兒,蘇戰天如今已經讓權養老,威脅不大,他的女兒又能在這天門翻起多大的浪花呢?」

「真正的威脅不是蘇戰天,而是大周帝王!蘇傾城是大周帝王挑選的王妃……」

葉無涯沉聲道。

「大周帝王的王妃?」

葉輕舟神色微驚,臉上多了一抹忌憚之色。

十八年前,大周剛繼位的三皇子不知所蹤,在那位狠辣鳳國師的幫助下,姬城作為外戚封侯,直接登上王座,成為大周新王。

朝中凡是敢忤逆他的,全部被他以血腥的手段鎮殺。

而他的修為也在不斷暴漲,早在十年前便踏入了大宗師之境,如今更是神秘莫測。

誰能想到,那蘇傾城竟然是他選定的王妃,這有些嚇人了。

葉蒼海捂着眉心道:「蘇傾城來天門本就是躲婚的,蘇戰天那老匹夫為了此事,還許了我一柄鎮岳劍,原本我打算隨便糊弄一下他,沒想到這個坑,竟然被葉凌天那個混賬跳了,現在事情麻煩了。」

葉無涯三人一聽,均有些無語,感情這坑是你自己挖的啊!

他們就說,這與朝堂有關之人,若無天門允許,怎麼可能輕易進來。

「鎮岳劍……名劍譜名第十四的神兵!」

不過三人很快又是臉色一驚。

鎮岳劍乃是一柄無上神兵,由一代鑄劍大師歐治子所鑄,此劍兇猛異常,劍出可撼百萬師,無比霸道。

昔年蘇戰天便是憑藉此劍,一人斬殺帝國十大宗師,從而聞名天下。

「若非如此,我豈會讓那蘇傾城來到天門?」

葉蒼海此刻也是一陣頭疼,以葉凌天的脾氣,一旦盯上那個女人,肯定不會輕易放手。

到時候多是大周帝王找上門來,事情就有些難搞了,天門雖然無懼朝堂,卻不願意與其鬧出太大的矛盾。

葉無涯眼中閃過一道精光,道:「父親如今已是宗師巔峰強者,若是持着鎮岳劍,或可戰大宗師級別的存在。」

「如此來說,我天門豈不是擁有了三柄名劍?」

葉輕舟有些驚奇。

名劍譜,只收錄天下排名前二十的劍。

每一柄上榜的劍,均是萬里挑一的神兵利器,由厲害的鑄劍師所鑄造,意義非凡。

對江湖中人而言,每一柄名劍都是可望不可求的無上至寶。

這也難怪葉蒼海沒有拒絕蘇戰天的請求,畢竟他眼饞那柄鎮岳劍已經很久了。

葉儒風淡笑道:「確切來說,現在天門之中一共有四柄名劍,排名第三的天問、排名第十四的鎮岳、排名第十七的藏鋒、以及排名第十的紅袖!」

天問劍,天門最為不凡的一柄劍,多年以來,處在天門一處神秘地帶,很多人都見過它,可惜迄今為止,卻無人可以將其拔出。

鎮岳劍,如今在葉蒼海手中。

藏鋒劍,在葉無涯手中,此劍曾是一代劍聖葉白衣的佩劍。

紅袖劍,藏劍山莊傳承神兵,藏劍山莊覆滅之後,虞紅綾帶着此劍東躲西藏。

沒錯,虞紅綾抱着的那柄劍,正是排名第十的紅袖!

「罷了!不說此事了,實在不行的話,到時候就把人交出去,反正蘇傾城那等女子,能夠被姬城看上,肯定不簡單,葉凌天那混賬駕馭不住的。」

葉蒼海輕輕揮手,不打算繼續談論此事。

他思索了一下。

又道:「再過十日,便是天門十年一次的弟子考核,你們三人若是想要當這個門主的話,可得好好表現一下,若是連考核都過不了,以後怎麼讓其他人信服你們?」

「父親放心,我們肯定可以過關。」

葉輕舟自信的說道。

「你們的實力,我自然相信,不過這次給你們要把自己選的新娘帶入考核地……」

葉蒼海眼中閃過一道幽光,讓人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麼。

葉無涯三人面帶沉思之色,把新娘帶入考核地,這是打算做什麼?

提前一番試探一下這些新娘?

……

夜晚。

一個房間中。

燭光璀璨,熏香淡淡。

月扶遙倒了一杯美酒,輕輕抿了一口,暗自道:「夜梟,你就在這天門之中,我很好奇,你到底是誰?」

她其實是羅網的殺手。

半年前,她去執行一個特殊的任務,被一位大宗師打成重傷。

就在她以為自己必死無疑的時候,一位戴着面具的神秘男子出現,救了她一命。

在她多方探查下,才知曉,那位神秘男子,竟然是江湖中讓人聞風喪膽的殺手,夜梟!

夜梟,一位無比神秘的存在。

他遊走在江湖之中,一柄聽雨劍,殺戮無數,所過之處,必染血腥,哪怕是羅網,也有諸多強者死於他之手。

但是此人太過詭異,縱然羅網最強大的情報組織,也難以查探到此人的絲毫底細。

在一個偶然的情況下,月扶遙聽聞夜梟曾消失在天門,這便讓她有所懷疑,夜梟,是否是天門之人?

此番她設計進入天門,並非是為了長生印,而是為了找人!

她想看看,那救她一命的夜梟,到底長什麼樣子。

羅網,也有嚴格的等級劃分。

天羅地網,天地玄殺!

天、地、玄、殺,是羅網殺手的四個等級。

其中天字一等,最為強大,乃是大宗師級別的強者,通常不會出手,神秘莫測,屬於羅網高層。

其餘地字、玄字、殺字,均有四等之分,地字對應宗師、玄字對應先天、殺字對應先天之下。

羅網的殺手,遍布各地,無處不在。

羅網組織的考核要求極為嚴格,最低都是五品武者,五品以下,連參加考核的資格都沒有。

一旦入了羅網,便不可脫離,想要脫離,唯有一個辦法,那就是死!

而她,則是地字二等,宗師後期存在。

天羅地網,覆蓋江湖與朝堂。

這張網具體有多大,無人知曉。

「葉凌天!一番觀察下來,倒是沒有太大的問題。」

月扶遙喃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