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見葉凌天選擇了兩位新娘,葉無涯三人眉頭微微一皺。

選擇第二位女子也就罷了,對方是江南名門之女,名叫秦蒹葭,身份非常乾淨。

但若是選擇第一位女子,這就有些詭異。

因為第一位女子,名為蘇傾城,出身官宦世家。

之前葉蒼海就告誡過他們,莫要選擇與朝堂勢力相關的女子,否則的話,門主之位將與他們無緣。

不過,這句話,似乎只是對他們三人所言,並不包括葉凌天在內。

此番葉凌天選擇了此女,更加說明,他對門主之位不感興趣。

葉凌天淡笑道:「似乎沒有規定,說不能選擇兩位新娘吧?」

老嫗開口道:「確實沒有規定,不過你選擇的兩位新娘,一位只能作妾。」

葉凌天滿臉輕鬆的指着有蘇傾城道:「本公子現在封你為妾。」

蘇傾城眉頭一皺,心中雖然不舒服,卻沒有多言。

進入天門後,就得按照這裡的規矩來,無論被哪位公子選中,她們都得認命。

葉凌天的目光落在秦蒹葭身上,笑着道:「秦姑娘,一入天門深似海,從此塵緣是路人,你若是心中有什麼喜歡的男子,現在反悔的話,還來得及。」

秦蒹葭聞言,瞳孔微微一縮,卻還是柔聲道:「能被三公子選中,這是蒹葭的福分,何來反悔之說?」

「是嗎?」

葉凌天不置可否。

他揮了一下手臂:「既然這樣,秦姑娘和蘇姑娘便跟我走吧!」

秦蒹葭和蘇傾城跟上葉凌天的腳步離開。

……

聞香榭。

大院中。

葉凌天對兩女道:「從今往後,你們就住在這聞香榭中,有什麼需要,儘管告訴扶遙即可。」

秦蒹葭和蘇傾城看向一旁的月扶遙,眼中同時閃過一抹驚艷之色。

此女氣質太過出塵,猶如一位謫仙子,竟讓她們感受到了莫名的壓力。

月扶遙柔聲道:「兩位姑娘,以後但凡有任何需要,遇見任何問題,都可以告訴我。」

秦蒹葭猶豫了一下,問道:「三公子也住在這裡嗎?」

葉凌天點頭道:「不錯!本公子就住在這裡,不過你們放心,在沒有完婚之前,我不會亂來,當然,你們若是有想法的話,本公子也不介意……」

兩女聽完之後,卻是稍微鬆了一口氣。

這三公子好色成性,若是對方想要亂來,倒是非常麻煩,現在對方這樣說,倒是讓人有些捉摸不透。

「扶遙,接下來你帶她們逛逛吧!本公子去玩鳥了。」

葉凌天說完之後,便懶散的往旁邊的一座閣樓走去。

「玩鳥?」

秦蒹葭和蘇傾城神色怪異,果然如傳聞一般,三公子不單單好色成性,而且還玩物喪志啊。

月扶遙輕語道:「公子去年養了一隻鸚鵡,取名鳳惑,喜愛得不得了……」

「嗯?」

秦蒹葭和蘇傾城一聽到這名字,眸子一凝。

「兩位姑娘,怎麼了?」

月扶遙疑惑的看向兩女。

「沒……沒事。」

兩女微微搖頭,但她們的臉色卻有些不對勁。

鳳惑?

竟敢取這個名字,當真是好膽啊!

「我現在帶兩位姑娘逛逛吧!順便告訴你們一些需要注意的事情。」

月扶遙帶着兩女往前走去……

葉凌天剛進入屋子的時候。

窗邊架子上,一隻非常漂亮的鸚鵡開口道:「歡迎大爺光臨!歡迎大爺光臨……」

「去去去,傻鳥。」

葉凌天笑罵著揮手。

噗突!

鸚鵡瞬間飛出去。

葉凌天坐在椅子上,隨手拿起毛筆,在桌面的紙張上寫下一些字。

蘇傾城,先天巔峰,擅長機關、陣道、用毒。

秦蒹葭,先天巔峰,擅長刺殺、情報、六藝。

月扶遙,宗師後期,擅長……

前兩位的信息,他已經完全掌控,倒是這最後一位,他所了解的信息並不多。

當然,最為核心的東西,他自然是知曉的。

三位女子,均是武道高手,藏拙非常深,外人根本難以察覺絲毫。

要知道,天門四公子之中。

葉無涯也才先天巔峰,而葉儒風和葉輕舟也不過先天中期。

「那虞紅綾倒是有點實力。」

葉凌天神色帶着一絲玩味。

「如今有這三位,接下來的考核倒是簡單多了。」

葉凌天自語道。

再過十日,十年一次的天門弟子考核即將開啟,在考核之地,有一樣他必須要奪取的東西。

那東西關乎他是否可以快速踏入宗師之境,他必須要確保萬無一失。

天門考核地,十年開啟一次,若是這次錯過那東西,下次他可就沒多少機會了。

畢竟他和一位老傢伙還有一場交易呢!

……

葉蒼海的書房之中。

「都選好了?」

葉蒼海端起茶品了一口。

葉無涯三人輕輕點頭。

葉無涯道:「暫時還未發現出現在天門中的新娘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既然羅網不會放棄這絕佳的機會,肯定會讓姦細進入其中。

不過現在姦細剛來,肯定不會快速露出馬腳。

「無妨,時間久了,總會露出破綻的,你們也得細心一點,不要讓人家在咱們的地盤搞出大動靜,否則很丟臉。」

葉蒼海淡然道。

「父親放心,我們心中有數。」

葉無涯沉吟道。

「嗯!」

葉蒼海輕輕點頭,這三人做事,他倒是比較放心。

他又問道:「現在說說葉凌天選了一位什麼樣的新娘吧。」

「他選了兩位!」

葉輕舟道。

「兩位?」

葉蒼海神色有些怪異,卻是道:「這小子心很大啊!不過這樣也好,有兩位女人在身後,他就沒有多少時間去外面亂搞。」

葉無涯道:「葉凌天選的一位新娘是江南秦家的千金,秦蒹葭……」

「秦蒹葭?這位倒是不錯,擅長詩詞歌賦,琴棋書畫,在江南地帶,是出了名的才女,大家閨秀,可以。」

葉蒼海臉上露出了一抹笑容,心中有些感慨,那小子倒是會選人,竟然直接選擇了一個才華超群的女子,有眼光!

不過葉無涯接下來的話,卻是讓葉蒼海眉頭一皺。

葉無涯道:「他選的第二位女子是蘇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