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葉無涯冷聲道:「各位姑娘,一旦入了這天門山,你們便徹底屬於天門,即使變成鬼,也只能是天門的鬼,在此之前,你們或許可以考慮一下,是否打算離去!」

「……」

十二位新娘一言不發,天門的規矩,她們自然清楚,否則也不會出現在這裡。

見無人離開。

葉無涯輕輕揮手道:「既然如此,我現在會讓人檢查一下你的東西,凡一切違禁之物,均不可帶入天門山!」

在場的女侍衛,立刻上前檢查。

一會兒後。

「這位姑娘,此劍不可帶入天門山,還請交出來。」

一位女侍衛看着一個雙眸無神,氣質清冷的女子。

女子死死的抱着一柄劍,嘴唇緊閉,一言不發。

「這位妹妹,別執拗了,快把這柄劍交出來吧!天門不允許帶入這種東西。」

一位新娘勸道。

但女子依舊無動於衷,她手中這柄劍,對她有特殊的意義。

葉無涯走上前去,剛要說什麼的時候,女子突然緊了緊手中的劍,她沒有抬頭,雙眸依舊無神。

葉無涯看着眼前氣質清冷的女子,微微一怔,他淡然道:「姑娘這柄劍可以帶入天懸山!」

女侍衛愣了一秒。

葉儒風輕語道:「這位姑娘是藏劍山莊的虞紅綾,門主有令,她可持劍入山!」

女侍衛聞言,立刻抱拳行了一禮,繼續檢查其他人。

檢查完畢後,眾侍衛恭敬的對葉無涯道:「大公子,該收繳的已經收繳。」

葉無涯輕輕點頭,道:「將各位姑娘的眼睛蒙上,接下來的路程,將會多有得罪,還望各位姑娘見諒。」

隨後,侍衛拿出紅布條,將姑娘們的眼睛蒙上。

到虞紅綾的時候,她突然身體一顫,竟然暈倒了。

葉無涯瞬間將她扶着,隨手把脈,皺眉道:「脈象凌亂,中了羅網的曼陀之毒。」

他快速檢查虞紅綾的身體,發現對方的胸口有血液浸染的痕迹,顯然已經身受重傷。

就在半月之前,藏劍山莊被羅網覆滅,羅網之人正在追查一個女子和一柄劍!

沒有猶豫,葉無涯瞬間將虞紅綾抱起來,對葉儒風和葉輕舟道:「接下來交給你們了。」

就在葉無涯抱着虞紅綾經過葉凌天身邊的時候。

葉凌天淡笑道:「都說士之耽兮猶可脫也,女之耽兮不可脫也,但我恰恰覺得相反,這姑娘命中犯煞,你可得小心了。」

葉無涯沒有理會葉凌天,快速抱着虞紅綾離開。

隨後,各位新娘子被蒙上眼睛。

「各位姑娘,接下來,無論你們聽到任何聲音,都不要驚訝,跟着侍衛們走即可。」

葉儒風說完之後,眾女侍衛便扶着這些新娘往前走去。

……

翌日清晨。

一座大殿之中。

十二位身着紅色長裙的新娘,依次排列。

一眼望去,美人身姿曼妙,奼紫嫣紅,傾城絕世,形成一道美麗的風景線。

「幾位公子,可以開始了!」

一位老嫗開口道。

嗚!

突然,一陣寒風襲來。

葉無涯神色冷厲的進入大殿之中,身上散發著冰冷的氣息,葉輕舟和葉儒風跟在一旁。

「葉凌天呢?」

葉無涯往四周掃了一眼,並未看到葉凌天。

「來了!」

葉凌天的聲音響起,只見他穿着厚厚的貂裘,啃着一個肉包子走了進來。

葉無涯三人的目光落在葉凌天身上,均是眉頭一皺。

葉凌天無所謂的說道:「別這樣盯着我,一日三餐還得保證,對身體好,你們這種每天吃兩頓飯的傢伙,遲早出問題。」

葉輕舟冷嘲道:「你的身體早就虧空,別說三餐,哪怕四餐也補不回來。」

葉凌天懶得理會三人。

「四位公子,請開始吧!」

老嫗再次開口,帶着催促的意味。

葉無涯三人對老嫗微微行了一禮,便開始觀察在場的新娘。

葉無涯作為天門大公子,擁有優先選擇的權利,他打量這在場的十二位新娘。

來到虞紅綾面前的時候,他問道:「紅綾姑娘,傷勢如何?」

虞紅綾開口道:「多謝大公子關心,已經無礙!」

她的聲音帶着幾分沙啞的感覺,似乎已經很久沒有說過話。

葉無涯輕輕點頭,拉着虞紅綾的手道:「我就選她了。」

虞紅綾身體一顫,卻沒有掙扎。

周圍的一些女子看向虞紅綾的眼神,充滿了羨慕。

能夠被大公子選上,未來定然會一飛衝天,因為葉無涯最有可能成為天門的下一任門主,而他的女人,必定是門主夫人!

「恭喜大哥。」

葉儒風對着葉無涯輕輕一笑。

葉無涯點點頭道:「到你了。」

葉儒風看向一個女子,臉色露出一抹溫和的笑容:「就你了。」

葉無涯盯着那個女子道:「四顧書院,顧清夢,確實與你比較般配。」

在此之前,他們肯定是對這些女子的底細進行過了解的,所以一早便有了人選。

葉儒風笑而不語。

「葉凌天,到你了。」

葉無涯看向葉凌天。

葉凌天道:「葉輕舟先選吧!我最後再選。」

「那我就當仁不讓了。」

葉輕舟也沒有猶豫,他看着一位嬌俏玲瓏的女子道:「我選她。」

「唐門,唐萱靈,不錯。」

葉無涯微微頷首。

見葉無涯三人選完之後,剩下的女子都是神色緊張,臉色一陣蒼白。

現在還剩下葉凌天,她們若是沒被選中的話,天門也會給她們安排好的出去,畢竟這天門之中還有很多優秀的弟子。

但若是被此人選擇的話,她們的下場就慘了。

「千萬不要選中我。」

有人暗自祈禱。

葉凌天神色玩味的盯着剩下的這些女子,他隨手指着兩位道:「兩位姑娘,你們出來。」

那兩位女子,怔了一秒,臉色有些不自然。

第一位,身姿婀娜,雍容華貴,不卑不亢,身上帶着濃濃的貴氣,一看就知道不簡單。

第二位,端莊秀麗,大家閨秀,氣質溫婉,猶如一幅潑墨山水畫,渾身帶着獨特的江南詩韻,恬靜溫柔,這是一位擅長詩詞歌賦的江南才女。

「就選你們了。」

葉凌天臉上浮現一抹笑容,眼底深處閃過一抹意味深長。

不可否認,葉無涯三人確實選到了絕佳的女子,尤其是葉無涯那傢伙,選到了一個比較厲害的存在。

不過自己選擇的這兩位同樣不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