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天門。

乃是江湖中的一個龐然大物,千載傳承,坐鎮一方,底蘊強大,高手眾多,很少有人敢招惹。

而天門坐落之地,名為天門山,又曰:天懸山。

天懸山,寓意為懸浮在天空中的大山,山體巨大,高聳入雲,地勢異常險峻,且有諸多機關暗器,守衛無比森嚴,若無手諭,想要上山,難如登天!

聞香榭!

小橋流水,聲如佩玉。

銀杏葉子和楓葉,掉落在地上,散發著獨特的美感,院中有眾多秋菊,瀰漫著淡淡的芬芳,配合著溪水清悅之聲,讓人心曠神怡。

樓中。

葉凌天閉上眼睛,自語道:「面板!」

「宿主:葉凌天。」

「修為:先天巔峰。」

「功法:大周帝王訣、縱橫劍道、青蓮劍經、雪落心經。」

十八年前,他遭遇鳳惑君的毒手,偶然獲得了系統,結果卻被冥泉池絞成粉碎。

等他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變成了一個剛出生的嬰兒。

一轉眼,十八年過去,他重修練武,修為已經踏入先天巔峰,只差一步便可踏入宗師之境。

十八年時間,他都在打探長生印的下落,但只知曉其中的幾塊的信息,剩下的音訊全無。

天門之中,便有一塊長生印,由歷代門主所掌握,不過這塊長生印已經被他悄然奪走,又抽了一次獎。

獲得了一門《縱橫劍道》。

至於青蓮劍經,則是天門的功法,而雪落心經則是他人傳給他的。

他現在唯一的目標,就是尋找剩下的七塊長生印,唯有更多的長生印,他才能繼續進行抽獎。

「公子,門主讓你去一趟大殿!」

門外,響起一道溫柔的聲音。

吱呀!

葉凌天開門。

入眼的是一個漂亮的女子。

女子身着一襲銀白色的長裙,腳踏一雙精美的雲繡鞋,身姿婀娜,腰間系著一條白玉絲帶,將曼妙的身材展現得淋漓盡致。

她有一頭烏黑的長髮,猶如瀑布一般懸掛,頭上僅用一根古樸的木簪子插着,柳葉眉毛,彎彎如月,明亮的美眸,散發著光澤,似一泓清泉,泛起秋波。

她長着一張絕美的面孔,肌膚雪白,如玉一般的耳垂,精緻的鼻樑,小巧的嘴唇,生得端莊秀氣,神色溫和無比。

這是葉凌天的侍女,月扶遙。

一月前,葉凌天撿到了她,將她帶回天門。

「見過公子!」

月扶遙恭敬的向葉凌天行禮。

葉凌天輕然一笑道:「扶遙,可知老傢伙找我有什麼事情?」

月扶遙回道:「門主打算為四位公子選婚,如今其餘三位公子已經到大殿,就差你了。」

「選婚?」

葉凌天眼中閃過一抹思索。

月扶遙柔聲道:「公子年紀也不小了,是時候該娶妻生子了。」

葉凌天調侃道:「娶妻,不該娶扶遙這樣的嗎?」

月扶遙怔了一秒,低着頭道:「扶遙是公子的丫鬟……」

「哈哈哈!逗你的,看你這緊張的樣子。」

葉凌天朗聲一笑,便負手離開聞香榭。

……

大殿之中。

一位中年男子坐在最上方的位置,他氣度不凡,滿臉威嚴,濃濃的大眉毛,眼眸射出陣陣精光,極為攝人,讓人不敢與之對視。

這位是天門的門主,葉蒼海。

在他身旁,則是坐着幾位白髮蒼蒼的老者,乃是天門的長老。

下方的位置,則是站着三位氣宇軒昂的年輕男子。

「不知父親突然召我們前來,所為何事?」

天門大公子葉無涯恭敬的詢問道。

他身着一襲黑色長袍,雙眸猶如萬丈玄冰,幽深無比,給人的感覺就是深不可測。

天門之中,一共有四位公子。

大公子葉無涯,二公子葉儒風,三公子葉凌天,四公子葉輕舟。

四位公子,均是同父異母,因此從小關係比較特殊。

葉蒼海沉吟道:「如今你們年紀也不小了……」

「不好意思,來晚了!」

葉凌天的聲音響起,他快步進入大殿。

葉蒼海眉頭一皺,臉上露出一抹不悅之色。

他怒視着葉凌天道:「天門之中,就你最廢,平日懶散,流連酒肆勾欄,你什麼時候才能長大?」

葉輕舟臉上浮現一抹嘲弄之色,看向葉凌天的眼神充滿不屑。

葉無涯和葉儒風倒是神色無比平靜。

葉凌天滿不在乎的說道:「我天門家大業大,我作為天門的三公子,享受一下怎麼了?我若不好好享受一下,如何對得起這大好的家業?反觀你,一大把年紀了,都還在忙忙碌碌,就問你享受過生活沒有?」

「你……」

葉蒼海差點被氣得吐血,抓起桌子上的茶杯,便要砸出去。

天門四公子之中,就葉凌天最為廢物。

這傢伙從出生起就體弱多病,卻喜歡流連酒肆勾欄,身軀早就被酒色掏空,整日都是一副弱不禁風的樣子。

平日讓他練武強身健體,他也懶得去聽,要麼就是去調戲良家婦女、天門的各種侍女。

要麼就是偷出去玩鳥斗蛐蛐,甚至有時候還會跑到青樓為頭牌一擲千金,十足的敗家子。

在這天門之中,就他葉凌天的名聲最差最臭,若不是仗着三公子的身份,估計早就被人弄死了。

四位兄弟,其餘三人均是先天存在,而葉凌天呢?到現在也不過才六品武者。

而且他這個六品,還是用各種藥材堆積起來的,廢物到極致啊!

「咳咳!門主,正事要緊!」

一位長老連忙開口勸阻說道。

「哼!」

葉蒼海冷哼一聲,才將茶杯放下,問道:「我剛才說到哪裡了?」

那位長老道:「選婚的事情。」

葉蒼海盯着葉凌天四人道:「你們年紀也不小了,我打算為你們選婚,有一個賢內助,也能幫助你們不少事情,尤其是你葉凌天,這一次你必須要給我選一個新娘,提前把香火延續出來。」

在他看來,葉凌天就是一個紈絝子弟,心智不成熟,等有了妻子之後,應該會收斂很多。

葉凌天打着哈欠道:「想要延續香火,你完全可以自己來啊?不如聽我的,提前把這門主之位給葉無涯他們三人,你也好養精蓄銳……」

砰!

葉蒼海徹底爆發了,直接把桌子掀翻,他憤怒的指着葉凌天道:「豎子!你聽聽自己說的是人話嗎?」

「門主,鎮定,鎮定!」

幾位長老連忙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