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刺啦!

鮮血飛濺,匕首刺入葉凌天的胸口。

鑽心的劇痛感襲來,葉凌天身體一顫,瞳孔緊縮,頭暈目眩,全身的力量在快速消失,差點倒在地上。

「你…….」

葉凌天艱難的抬起手指着鳳惑君,臉色非常難看,他想不通,這毒還未下,對方怎麼就對他出手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沒按照劇本來?

難道是穿越引發的蝴蝶效應,導致劇情發生了變化?

但最終的結局,似乎並未改變。

刺啦!

鳳惑君瞬間拔出染血的匕首。

她冷笑連連的盯着葉凌天道:「黃泉散的滋味如何?放心,現在你只會散去全部的修為,等一下你就會心如刀割,肝腸寸斷……」

「你這個瘋批女人!」

葉凌天怒罵道。

「哈哈哈!說得對,我現在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瘋女人,不過你這生氣的樣子,真的讓我太開心了。」

鳳惑君得意的大笑起來,她伸出雙手,心情非常舒暢。

葉凌天見鳳惑君如此得意,心中極為不爽,反正也是一死,怕個球。

他一把抱住鳳惑君纖細的腰#肢,使勁的捏了一把對方的翹臀,直接吻上那鮮艷的紅唇,觸感柔軟溫潤……

但葉凌天此刻劇痛難耐,自然感受不到其中的旖旎,他一口咬下去。

鳳惑君先是一怔,刺痛感襲來,她臉色一沉,瞬間推開葉凌天。

滿臉厭惡的擦了一下嘴巴,嘴角已經破皮。

鳳惑君冷聲道:「黃泉散之毒可不會就這樣轉到我身上,你若是現在跪下求我,我或許可以考慮給你一個痛快。」

葉凌天此刻話都說不出來了,不想理會這個瘋批女人。

他緊咬牙關,艱難的往大殿外走去,剛來這個世界就要掛了,最起碼也得去看一眼殿外的風景。

說不定這次死了之後,他就可以回去。

「去吧,最後再看一眼你的江山,不要留下遺憾。」

鳳惑君冷笑連連的站在一旁,並未阻攔。

走出大殿之後不久,葉凌天只覺得渾身疼痛,頭昏腦漲,腳下突然踩空,似乎掉入了一個水池裏面。

「叮!檢測到宿主有生命危險,現在綁定長生抽獎系統。」

「綁定成功。」

「宿主:葉凌天。」

「修為:先天初期。」

「功法:大周帝王訣。」

提示:本系統為長生抽獎系統,需要以長生印為引,從而進行抽獎,宿主想要變強,就得尋找更多的長生印!

「來了!」

葉凌天激動無比,它終於來了!

「系統救命!」

葉凌天顫聲道。

「叮!檢測到宿主身上有一塊長生印,可進行一次抽獎,宿主是否進行抽獎?此刻抽獎,將能額外獲得新人贈送三連抽!」

「抽!」

葉凌天果斷說道。

「叮!四連抽開啟。」

「恭喜宿主獲得琴棋書畫全通。」

「恭喜宿主獲得體質百毒不侵。」

「恭喜宿主獲得過目不忘本領。」

「恭喜宿主獲得功法推衍能力。」

獎勵到了!

「我已百毒不侵,區區黃泉散,能奈我何?」

葉凌天察覺到身上的黃泉散之毒已經沒了,不禁有些興奮。

「啊……」

突然,一陣恐怖的撕裂感襲來,他只覺得渾身刺痛,然後便失去了意識。

轟!

一陣轟鳴聲響起。

鳳惑君臉上的笑容消失不見。

她默默的看着桌子上的酒壺,神色失落的說道:「葉凌天,你明知道我愛你已經入骨,你若猜忌我,我完全可以離去,又何必這樣呢?」

當匕首刺入葉凌天胸口的時候,她非常的暢快,有種大仇得報的感覺。

但是當葉凌天死亡的時候,她卻感到莫名的失落和迷茫。

一時之間,她似乎不知道自己接下來該做什麼了,有種莫名的疲憊和厭倦。

她拿起酒壺,輕輕鬆開。

砰!

酒壺掉入地上,酒水飛灑。

「嗯?」

鳳惑君眉頭微蹙,因為這酒水入地,並未腐蝕地面,酒水無毒!

「怎麼會這樣?」

鳳惑君神色一愣,難道是葉凌天還未來得及下毒?

「惑君,你……」

一道複雜的聲音響起,只見一位身着黑色長袍,劍眉星眸,長相俊美的男子進入大殿。

他名為姬城,大周天策侯,手中掌握百萬雄師,上一任大周帝王逝去後,他本有實力反叛奪權,但他卻選擇臣服鳳惑君,讓人費解。

「都看到了?」

鳳惑君淡淡的說道。

姬城嘆息道:「看到了,他墜入冥泉池,被絞成粉碎……我從未想過,你會對他出手。」

他實在想不通,鳳惑君愛葉凌天入骨,為何會對其下手。

鳳惑君不想繼續談論這個話題。

她緩緩開口道:「我記得第一次見你的時候,你說過自己想要當大周的帝王,現在你可以如願了。」

姬城搖搖頭,滿眼柔情的說道:「你知道我的心意,在江山和你之間做選擇的話,我始終會選擇你。」

鳳惑君伸出手,阻止姬城繼續說下去,她淡漠道:「此事不用再說,我現在想要靜一下,你現在就去準備,大周不可一日無主!」

姬城神色黯然,卻還是微微抱拳,將一封書信遞給鳳惑君:「這是葉凌天墜入冥泉池前掉下來的……」

鳳惑君隨手接過書信。

姬城轉身離開大殿。

拆開書信。

鳳惑君看着上面的內容。

下一秒,卻是身體一顫,臉色變得無比蒼白,整個人瞬間癱軟了下來。

信中只有一段話:「江山如畫贈予卿,我欲離去,望君珍重!」

原本葉凌天打算離開王宮,便寫下了這封辭別信,可惜還未來得及拿出來,鳳惑君便來了。

「葉凌天……」

鳳惑君發出一聲驚慌之色,眼淚瞬間流下來,她連忙往大殿外跑去。

殿外,姬城愣了一秒。

鳳惑君根本沒有理會他,立刻沿着一旁的血跡奔向不遠處的一個水池,水池還帶着幾分猩紅。

沒有猶豫,鳳惑君便要跳入水潭之中。

姬城臉色一變,立刻將她拉住:「你要做什麼?」

鳳惑君神色麻木,癱坐在地上,她抱着膝蓋哭泣道:「葉凌天,你這個騙子,你為什麼要騙我……嗚嗚嗚……」

這一刻,她已經分不清到底是自己重生,還是之前的事情,只是自己的一場夢。

若只是一場夢,一切都是虛幻的,不過是她一廂情願,而她卻殺了現實中的葉凌天。

因為一場夢,她殺了自己最愛的男人!

鑽心的疼痛感襲來,鳳惑君瞬間噴出一口鮮血,整個人昏倒在地上。

「惑君!」

姬城神色巨變。

……

十八年後。

蒼雲城。

聽雪樓。

一位身着白色貂裘長袍,身材略顯消瘦、眉目如畫、長相俊美、神態懶散的男子,正躺在藍裙美人膝蓋上,貪婪的吃着美人喂來的紫色葡萄。

「公子,看這天色,接下來恐怕會有一場大雨,你該回家了。」

藍裙美人柔聲道,纖纖玉手,輕輕擦拭着男子嘴角的汁液。

葉凌天伸出舌頭,舔了一下美人的縴手,笑着道:「醉卧美人膝,是無數男人的夢寐以求,你說我何必回家去受那個鳥氣?」

藍裙美人嗔怪了看了葉凌天一眼,然後又抬頭看向窗外,喃喃道:「無論如何,你都是天門的三公子。」

葉凌天聞言,才滿臉不舍的從美人膝蓋上爬起來。

他伸了一個懶腰,打了一個哈欠道:「是啊!得回去看看,雖然都是一些無聊的事情。」

說完,葉凌天走出了聽雪樓,一陣寒風吹來。

他下意識的抖嗦一下,消瘦的身材,彷彿隨時都會被寒風颳走。

「死了一次,還是沒有回去……不過避開了鳳惑君的女主光環,倒是舒坦了不少。」

葉凌天輕輕一嘆,緊了緊身上的貂裘,一頭鑽入寒風之中。